張文隆觀點》遊走紅藍綠間的黃煌雄
新頭殼newtalk 文/
政治經濟
1978年11月17日黃信介、康寧祥、林義雄、張俊宏等人,為黃煌雄舉辦「蔣渭水先生紀念歌發表會」餐會。圖為其餐會活動內容。
1978年11月17日黃信介、康寧祥、林義雄、張俊宏等人,為黃煌雄舉辦「蔣渭水先生紀念歌發表會」餐會。圖為其餐會活動內容。   圖:陳碧山先生提供

蔣渭水先生,對台灣人而言,是反抗殖民統治、追求當家做主的代表;對國、共兩黨而言,則是台灣人和他們「共同」抗日的典型。尤其把蔣渭水扭曲解釋為「台灣的孫中山」,更可以讓「中山黨國殖民體制」繼續存續於台灣各角落。因此眾多政客們一方面緬懷「蔣渭水」為台灣奉獻犧牲的精神,一方面繼續擁抱「孫中山」這個巨大的黨國圖騰。這兩種分別代表「獨立自治」與「殖民統治」的矛盾價值觀,就這樣巧妙又畸形的並存下來。黃煌雄和馬英九就是創造這畸形體制的推手。黃煌雄為何會做這種事?其實我們不用感到驚訝,因為他「一路走來,始終投機!」 

  • 2010~2013年 黃煌雄擔任監委期間,以台灣研究基金會名義,招攬台灣學者到北京召開蔣渭水研討會,參訪延安等。
  • 2014年1月7日,黃煌雄在檢察總長黃世銘彈劾案跑票,導致6票對6票,二度彈劾案未過關,讓黃世銘保住檢察總長職位。
  • 2014年6月11日,黃煌雄在陳水扁醫療人權案的結案報告中,建議應讓陳水扁「保外醫治」。

 一般人看到以下三則新聞報導,或許覺得不可思議,但只要明瞭黃煌雄的人生的準則,自然也就見怪不怪。

雖然黃煌雄口口聲聲敬佩蔣渭水的精神,但他終究不是蔣渭水。對黃煌雄而言,要他去做冒險的事,那是不可能的任務。他也習慣將民主當做商品,民主是可以喊價與買賣的。總之,「明哲保身」與「追求權位」是他的人生準則!因此過去他遊走藍綠,現在更遊走於紅藍綠間。他會繼續保持和紅、藍、綠的一定友好關係,以便時局若有變化,他永遠處於安全得利的位置。

根據中央社台北6日電報導:「蔣渭水後代家屬發聲明說……黃煌雄在戒嚴時期辭去正職工作,埋首圖書館,在沒網路的時代,從圖書館開門到關門,為反抗威權象徵的蔣渭水立傳論說,冒著被拘捕查禁的危險。……黃煌雄西元1976年出版的「蔣渭水傳」至今仍是研究者必讀著作之一。……黃煌雄在黨外時期就強烈主張公開紀念蔣渭水,1979年甚至家宅遭警方包圍搜索,威脅如果私自個別紀念蔣渭水,『一律依法嚴辦』。」

對於蔣渭水後代家屬發表聲明力挺黃煌雄,我們充分表示尊重。但做為台灣民主運動史研究者,筆者不得不向社會大眾說明黃煌雄早年在政壇的經過,因為黃煌雄擅長美化甚至神話自己從政的歷史。

黨外時代盛行著書參選,林義雄和姚嘉文在1976年合著的《虎落平陽?選戰、官司、郭雨新》一書即為其中代表之作。隔年在黨外人士團結以及宜蘭縣民眾對郭雨新的支持下,林義雄在宜蘭縣獲得73,000多票的第一高票成績,遠遠超過國民黨提名的兩位候選人而當選第六屆省議員。

另一方面經過1977年黨外的串聯以及省議會內問政的熱潮,更加激發了新人投入「黨外」陣容。1978年底又逢中央民意代表的選舉,有多位高學歷的知識分子如呂秀蓮、姚嘉文、陳鼓應、黃煌雄、張德銘、陳婉貞、王拓等人投入。

1978年9月下旬起,準備投入中央民意代表選舉人士,陸續舉辦選前的募款餐會。立委黃信介於王拓餐會中宣佈黨外決定組成「黨外人士助選團」,巡迴全省各地助選。

當時,郭雨新雖然已經離台赴美,但1978年11月17日黃信介、康寧祥、林義雄、張俊宏等人,仍以郭雨新時代黨外的中央總部,即位於台北市長安東路一段44號的郭雨新事務所─羅馬賓館為名,為黃煌雄舉辦「蔣渭水先生紀念歌發表會」餐會,邀集抗日運動耆老十多位及黨外助團幹部、各地民意代表及民主運動人士共五百多人參加,將日治時期蔣渭水的抗日與戰後老中青三代台灣人反抗國民黨的精神做連結。

此次中央民意代表的選舉,雖因12月16日美國總統卡特突然宣佈自次年元月起正式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而遭當局強行命令停止競選活動。但1980年底,恢復舉辦兩年前未完成的選舉。黃煌雄因此當選為第1屆第3次增額立法委員(1981年2月至1984年1月)。

飛黃騰達後的黃煌雄,又是如何回報郭雨新與林義雄這兩位恩人呢?講到這一段歷史,宜蘭民主前輩難掩心中的憤慨。

先說黃煌雄如何蔑視郭雨新。民主前輩陳甲春回憶說:「黃煌雄想要消滅郭雨新在宜蘭的力量,俗話說『尊賢啟後』──前輩我們要去尊重他,晚輩我們要去提拔他。但是黃煌雄這個人內心中,沒樹根、沒樹頭,他想說:『郭雨新在我心目中算什麼東西?』」民主前輩陳碧山也如此回憶:「黃煌雄每次上台演講,總離不開蔣渭水,對於郭雨新的貢獻卻隻字不提。下台後我一再勸告他要提郭雨新,他卻是依然故我,不當一回事。」

至於黃煌雄對待林義雄,更是造成他日後無法在宜蘭立足的導火線。

民主前輩陳甲春說:「方素敏在台上說到咳喉時,黃煌雄團隊如何攻擊她?黃煌雄團隊說:『第一,進去立法院是說理性的,不是唱哭調就可以的;第二,妳查某人再怎麼厲害,撒尿也撒不到牆壁;第三,母雞若會啼,就要斬頭了!』你黃煌雄團隊可惡不可惡?」這種可惡可恨的言論是黃煌雄授意的嗎?就算這些話不是黃煌雄授意的,黃煌雄也該制止團隊出此歧視、恐嚇、恩將仇報的言論!

民主前輩黃仁章先生則說:「『美麗島事件與林宅血案』這是林義雄為台灣人承擔的苦難!黃煌雄學歷念到那麼高,又是郭雨新、林義雄以外,黨外的重要領袖,卻是如此不會想,沒有同情心!這一點即使事隔這麼多年了,我還是無法諒解。1983年黨外徵召義雄嫂方素敏從國外回來競選立法委員救夫,而當時黃煌雄想尋求連任。姑且不提黃煌雄能當上立委是林義雄大力協助的,光是方素敏遭逢美麗島事件夫婿林義雄被捕,以及林宅血案致使婆婆、雙胞胎女兒慘遭殺害、長女身受重傷,你黃煌雄就應該退選轉而鼎力支持方素敏。結果,不管我們如何苦口婆心勸他,黃煌雄不聽就是不聽!當時他的支持者還嗆我說:『方素敏一個查某人,去立法院能夠做什麼?』這句話雖然不是黃煌雄親口告訴我,但我相信那應該就是黃煌雄的意思。我回答說:『就算方素敏是個啞巴,她只要有參選的資格,黃煌雄就該禮讓!』當時我們評估要兩個都當選是不可能的。不管我和高鈴鴻怎麼苦口婆心勸他,結果都是徒然!我們的想法就是:『不管方素敏進國會問政能力如何?我們一定要讓她當選,表達台灣人對林宅血案的抗議!』黃煌雄如果當時一時禮讓,一定會贏得我們的支持與歸心,一定能更上一層樓!可惜他就是貪戀權位。」

選舉結果,方素敏以第一高票121,204票當選!至於背叛郭雨新、林義雄的黃煌雄,從此在宜蘭難以立足。先是前往台北縣選立委,接著遊走藍綠當上監委,然後和馬英九合作將台灣人追求「獨立自治」的精神與國民黨的「殖民統治」體制巧妙組成畸形的「中山─渭水黨國殖民體制」。

作者張文隆/台灣史研究者,著作包括《郭雨新評傳》、《刺蔣:鄭自才回憶錄》等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