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資深立委助理H男 驚傳性騷擾多女達10年以上

新頭殼newtalk | 黃韋銓 台北市報導
1970-01-01T00:00:00Z
立法院驚傳資深立委助理「H男」性騷擾多名女助理,接獲陳情的台灣職業安全健康連線執行長黃怡翎指出,目前被害人本身有跟她接觸的有4個,加上受害者親友轉告的共7人。黃怡翎指出,H男在立法院持續性騷女助理「長達10年以上」,經常以言語騷擾,或藉故說話趁機親吻臉頰、刻意摟肩搭肩;且H男行徑誇張,上司立委卻長期漠視不處理。   圖:黃韋銓/攝
立法院驚傳資深立委助理「H男」性騷擾多名女助理,接獲陳情的台灣職業安全健康連線執行長黃怡翎指出,目前被害人本身有跟她接觸的有4個,加上受害者親友轉告的共7人。黃怡翎指出,H男在立法院持續性騷女助理「長達10年以上」,經常以言語騷擾,或藉故說話趁機親吻臉頰、刻意摟肩搭肩;且H男行徑誇張,上司立委卻長期漠視不處理。   圖:黃韋銓/攝

立法院驚傳資深立委助理「H男」性騷擾多名女助理,接獲陳情的台灣職業安全健康連線執行長黃怡翎指出,目前被害人本身有跟她接觸的有4個,加上受害者親友轉告的共7人。黃怡翎指出,H男在立法院持續性騷女助理「長達10年以上」,經常以言語騷擾,或藉故說話趁機親吻臉頰、刻意摟肩搭肩;且H男行徑誇張,上司立委卻長期漠視不處理。

黃怡翎指出,H男在立法院的時間非常久,一直陸續都有這樣的案件發生,受害人有資淺的也有資深的。被問到是如何性騷擾被害者?黃怡翎說,立法院很多業務需要與各委員辦公室合作,H男到了別人辦公室時,習慣性講話靠很近,甚至幾乎要貼到臉。

黃怡翎指出,一名個案向她表示,心裡感到非常害怕,為什麼那麼靠近,結果H男真的親她的臉頰,而個案也第一時間轉身到委員辦公室申訴,沒想到加害人當場逃走。受害者的委員也很生氣,打到H男辦公室找立委理論,但後續處理卻無疾而終。

黃怡翎也表示,另外案件是剛進來的新助理,因為業務關係,H男進辦公室向她要東西,「講話手搭在人家肩膀上,一直摟著她」,讓這位助理覺得很沮喪,甚至會躲到廁所哭。這名助理一開始甚至還在想,是不是立法院的潛規則?是不是應該接受?

被問到除了親臉頰摟肩外,有其他更誇張行徑?黃怡翎說,還會講一些性騷擾的語言,比較明確講到的是碰觸、靠很近,「甚至會故意在座位後方,靠著你的耳朵說話。」

黃怡翎表示,這些都是女助理們的共同經驗,有被害者當場就制止他,H男還一副有恃無恐的說,「你去申訴阿,反正申訴案也是我處理。」媒體問,H男背景為何?黃怡翎表示,由於受害者還是有業務往來,若要直接公布在媒體上,恐有顧慮。至於這位H男助理還在立院?黃怡翎說,至少在告知此事的時候還在立法院,「現在」還在不在,不是很確定。

媒體追問,H男的上司立委沒有進一步作為?黃怡翎坦言,「老闆沒有處理是非常離譜的事情。」也說事情發生當下旁邊不是沒人,而是大家習慣認為,反正H男就是這樣,離他遠一點就好,如果在場有其他人制止,也許這個行為可以被遏止,不過很遺憾,職場上大家都不想得罪人,反而漠視性騷擾事情發生。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