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新系最低調大老張維嘉的台獨之路

新頭殼newtalk | 鄒麗泳
1970-01-01T00:00:00Z
張維嘉老師接受訪問。   圖:鄒麗泳/攝
張維嘉老師接受訪問。   圖:鄒麗泳/攝
民進黨新潮流系最低調的大老張維嘉,1968參與創立「歐洲台獨聯盟」。1979年台灣發生美麗島事件,張維嘉赴美加入美麗島週報,成為黑名單23年過著流亡生活,直到台灣解除戒嚴,1989年,張維嘉成為第一位被吊銷黑名單的黃議人士,那一年他重新踏上台灣的土地。

母親:出去了,就不要回來

一般人家,子女拿獎學金出國留學,鄉里同感光榮,樹林張家一個一個把孩子送出國讀書,五個男孩到日本、美國、瑞士及奧地利等不同國家念書。父母親深知么兒天生反骨,反國民黨之志早已顯露,在白色恐怖時代,隨時惹禍上身。「不要再回來」是父母對孩子的愛與不捨。

「我父母很偉大,把5個孩子都送到國外念書,他們知道自己的孩子是造反型的。16歲,在成功高中念書就開始反國民黨,上台大法律系也是如此」。母親看出兒子的反骨特質與組織能力,曾說「我朋友很多、很會招兵買馬」,「母親的叮嚀讓我印象深刻」,反對國民黨時就已抱定「回不了台灣的心理準備」。張維嘉的思緒回到51年前、1966年的留學生日子。

1966年5月,張維嘉踏上歐洲旅程,此去,既是留學,更是流亡生活的開始。

當初選擇到瑞士、而非美國留學,是因為四哥阿邦(張維邦)在瑞士,彼此可以照應,再加上,申請到天主教教會的獎學金,獎學金提供3年的學雜費、零用金、買書費用、吃飯都不用錢。當時包括張維邦、林山田、王泰銓及陳敬睦等前輩到瑞士留學的台灣學生只有9位。

張維嘉到瑞士佛萊堡大學研究蘇聯學,2年多後轉往巴黎。在風光明媚、景色如畫的瑞士,他沒有好好念書。「我的瑞士留學生活只用1/3時間念書,其他2/3時間多在與志同道合的朋友連繫」。

到瑞士不久,用代名賴堅志及王陽止設了兩個郵局信箱,當時,不像現在有line、facebook或電子信箱,都靠土法煉鋼用寫信方式與朋友連絡,這個舉動引起瑞士國安單位的注意。他們好奇一個外國留學生為什麼要設兩個信箱,於是透過關係拜託他接受訪談。張維嘉記得在佛萊堡警官陪同下,前往瑞士首都伯恩的聯邦大廈大廳。

第一次與瑞士國安單位接觸

他們問「你怎麼可以在瑞士從事政治運動?」,張維嘉回「你們告訴我,什麼是政治活動?」、「我與朋友透過信箱連絡,連絡內容不牽涉瑞士事務,難道通信也是政治活動嗎?政治活動與言論自由的界限在哪裡?」一個20來歲、來自封閉台灣、農村社會長大的學生讓瑞士國安人員無話可說。

訪談結束,他們要求張維嘉簽名。他反問「是你們拜託我來面談,我才會來,這不是口供」,當場拒絕簽名。「這是我第一次與外國的國安單位接觸」,自此未再上門。

歐洲台獨聯盟成軍 張家兄弟都成黑名單

1967、68年間,他與哥哥張維邦及朋友一起成立「歐洲台獨聯盟」,有8個共同創辦人,張宗鼎前輩擔任召集人。大家一心一意要打倒國民黨,也走上政治不歸路。

那個年代,台灣的政治天空依舊烏雲密佈,自由空氣仍是遙不可及的奢望。國民黨勢力牢牢掌控台灣,不僅留在台灣的老百姓害怕,就連出國留學的留學生也忌憚國民黨的海外特務或抓耗子學生。「如果我想害一個人,就說我跟某某人很熟,那個人可能會被列為黑名單。」政治氣氛緊張、風聲鶴唳可見一斑。

留學瑞士期間,張維嘉與林山田做了一件至今回想起來都覺得很暢快的事,那就是癱瘓「中華民國同學會」。有一次,同學會改選會長,他與林山田(台大法律系教授)商量並提議,一起去參加,推選林山田為新任會長。

林張聯手癱瘓中華民國同學會

就記憶所及,國民黨留學生只有2、3個出席,台灣留學生去了3、4人,選舉結果,林山田順利當選。林問「接下來該怎麼辦?」,張「就不要運作,把它癱瘓掉就好了,只要不改選、這樣它就倒了」,這件傑作後來也在法國複製。

張維嘉拿教會獎學金本來可以在瑞士度過3年無憂無慮的留學生日子,第2年他就主動放棄獎學金。他跟提供獎學金的教會主任說「我沒有專心在念書,不該占用獎學金名額,這筆錢應該給認真讀書的學生」,主任問「你有更好的獎學金嗎?」「沒有,我可以打工」,主任說「生平第一次,有人主動放棄獎學金」,後來推薦李姓同學得到這筆獎學金。很多朋友認為,放棄獎學金很可惜,張維嘉不以為意、也不覺得可惜,因為沒有認真讀書,放棄之後,反而覺得自由。

放棄獎學金轉推薦友人 在日內瓦印刷廠打夜工

失去經濟來源,學雜費、讀書以及生活費用都得自己打理。他去日內瓦論壇報印刷工廠打工,而且,專做夜班。夜班薪水是白天班的一倍半、周末假日夜班更是平常薪水的二倍半,暑假打工三個月就可以賺到一年所需,因為年輕,當時不覺得身體吃不消。

瑞士佛萊堡待了近3年,在正常課業稱不上是認真的學生,卻是張維嘉理論與思想體系形成的重要階段。

1950、60年美蘇冷戰進入白熱化,蘇聯集團支持民族解放運動對抗西方世界,例如,北非、阿拉伯世界政變頻仍,先有埃及納塞、後有利比亞格達費政變、依索比亞王室被推翻、古巴革命、希臘政變,被殖民國家紛紛獨立,國際情勢紛擾,這是一個動盪的革命時代。

當時,左派勢力強大,反帝國主義、反封建氛圍濃厚。「體察到這是一個革命時代,一頭栽進左派思想,研讀馬恩列主義(馬克斯、恩格斯及列寧主義)、毛澤東選集以及各國革命書籍與相關報導,我對拉丁美洲的革命運動特別關注」。

1969年轉往巴黎,也通過巴黎大學國家博士生,主修法律哲學。

將活動主力轉往法國之前,張維嘉於1968年6月初赴巴黎觀摩「學生運動」,這個由高中生發動,後來蔓延到大學生、工會並牽動主要政黨積極介入。剛開始,高中生要求學生治校,大學生評鑑教授,後來演變成武力衝突。法國諾貝爾獎文學家沙特、女權運動者西蒙波娃等人都支持學生運動。

當年不論是義大利或法國學生運動,都高舉毛澤東及胡志明的旗幟,第四國際與法國共產黨勢力與思想蔓延歐洲。學生運動代表年輕一代對舊體制、舊觀念的反體制文化革命。

轉移陣地巴黎、結交各路人馬

巴黎博士生與瑞士碩士生活類似,課業並非重心,發展組織才是張維嘉心之所繫,巴黎台灣學生約有200多人,積極結合理念相同的同志。

在巴黎念博士班時期,「我偶爾會去上課、給教授看一下」。幾個博士生坐在可以容納3、400位學生的大教室裡,學生與教授都是邊抽煙邊上課,上課以探討議題為主,大家都可以發表看法,巴黎學風非常自由。

不常上課的他,有一次隻身前往加拿大。學生上課期間出國必須教授出具証明才能申請到回法國的簽證,於是,情商70多歲老教授幫忙,教授很客氣地問「你是我的學生嗎?」這句話讓張維嘉很不好意思,教授還是幫了他的忙。

定居法國,張維嘉與更多志同道合之士暢談理念,當時加入台獨活動,包括邱啟彬、侯錦郎、侯美智夫婦,還有畫家陳錦芳等。原本就讀魯汶大學的盧修一也到巴黎推動台獨運動。

組協志會與國民黨公開鬥爭

1974、75年,與多位好友一起成立秘密組織「協志會」,這是一個左派社團,成員經常碰面討論事情並自我批判。他汲取以色列復國觀念,海外留學生應該回到台灣與國民黨展開長期的公開鬥爭,唯有鼓勵人才回台灣才能起作用,最早回台灣的就是前立委盧修一與無蝦米的創辦人劉重次。

所謂「公開鬥爭」不是用革命手段推翻國民黨政權,而是以宣揚民主、群眾運動等方式鬥爭,鬥爭的核心是觀念與思想。與台獨聯盟及獨派大老史明主張不同,史明是透過地下工作的革命手段推翻國民黨。

對國民黨而言,張維嘉是一個危險份子。他活躍於歐洲台獨運動,早被國民黨特務盯上,名列黑名單。有趣的是,他積極鼓吹台獨,卻不喜歡嘴巴一天到晚只講「台獨」,而是溝通觀念、討論台灣處境等。

被國民黨禁足、有家歸不得,他羡慕並佩服同樣是留學生的王世榕、吳榮義等可以返鄉,回台工作散播民主種子、影響大學生思想。

1966年踏進瑞士國土,對西方國家民主自由、體會社會開放進步,在歐洲生活近14年,生活習慣與思維已歐洲化。1979年赴美,將近10年的美國經驗,23年過著流亡生活。直到台灣解除戒嚴,1989年,張維嘉也成為第一位被吊銷護照的黑名單,那一年他重新踏上台灣的土地。(上)

張維嘉簡歷

1940年生,新北市樹林人。
台大法律系畢業、瑞士佛萊堡大學碩士肄業、巴黎大學國家博士生。
曾任立法院新國會辦公室主任、民進黨新潮流大老、現為台灣歐洲研究協會榮譽顧問。

本文經台灣歐洲聯盟研究學協會同意轉載

原標題:既留學又流亡 張維嘉抱定回不了台灣的決心(上)

張維嘉出席張維邦教授八十冥誕音樂會
   圖:張順雄/攝
張維嘉出席張維邦教授八十冥誕音樂會    圖:張順雄/攝
張維嘉老師1974年於法國與友人可愛女兒。
   圖:張維嘉/提供
張維嘉老師1974年於法國與友人可愛女兒。    圖:張維嘉/提供
張維嘉老師 1976年攝於日本。   圖:張維嘉/提供
張維嘉老師 1976年攝於日本。   圖:張維嘉/提供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