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雲觀點》扶植新創產業的韓國經驗

新頭殼newtalk 文/端木雲
1970-01-01T00:00:00Z
韓國首爾市政府將舊法院改建免費提供新創公司進駐。   圖:端木雲/攝
韓國首爾市政府將舊法院改建免費提供新創公司進駐。   圖:端木雲/攝

行政院長賴清德日前召開有關加速「投資台灣專案會議」時裁示,強調扶植新創產業(Startup)將成為台灣產業轉型的機會。新創產業近年來在全球蓬勃發展,包括美國的矽谷、紐約、英國倫敦、以色列特拉維夫、法國巴黎、亞洲的新加坡、上海等城市皆被列為全球前20大的新創城市。根據CB Insights的報告指出,全球共有224家「獨角獸」(指市面上估值達十億美元的少數公司),其中美國就佔113家,中國59家,日本1家,韓國2家。

新創公司想要成為具潛力的「獨角獸」,如同舊金山矽谷或是以色列成功的新創公司被國際大企業併購,第一步就必需先打開國際知名度。但台灣的市場規模有限,必須多與國際市場基金人才接軌才能創造機會,因此,國際鏈結成為當務之急。

的確,台灣新創產業處於萌芽階段,必須強化國際鍊結。但台灣也無須好高鶩遠,以美國或以色列等先進新創國度為標竿,而是應該參考發展程度相當的國家如何突破困境,透過產、官、學與民間的孵化器與加速器的強化,同時賦予新創公司成長時一定程度的獨立性。其中韓國的類似經驗可供參考。

韓國的新創公司數量從1998年的2042家,成長到2017年的35,000家。在前任朴槿惠政府時代,採取的策略是群體作戰與發揮綜效。具體作法包括:

首先是號召大企業一起建構完善的生態系統(Ecosystem)。韓國政府成立國家級風險投資公司,提供20億美元資助韓國創投,成功催生380個新創投基金,作為年輕人創業的活水。韓國中小企業處(文在寅政府時代升格為中小企業部)與18創投基金合作,以1:5的出資方式支持新創。

其次,韓國在全國17個城市由大財團認養當地的育成中心,成立經濟革新中心,提供創業家科技資源並快速調整產品原型,接著以9:1的比例,引進有實際績效的創投基金與新創團隊配對,加強新創管理與資本協助。除了大企業外,韓國跟行協會也集結18家銀行出資2,000億美元,協助民間加速器如D-Camp作為孵化培養年輕新創團隊的大本營。

復其次,韓國政府提出K-Global Project,將政府相關部門過於分散的力量與資源,集結成ICT創新的力量。文在寅政府新成立的未來科學部在此計劃下,整合先前各政府機關的單一分散力量,以發揮更大的效果。

此外,還以「學長拉抬學弟」的引領模式,帶來人際網絡的加乘效果。例如韓國的新創育成加速中心講究傳承,以校友與學長制來引導新創生手,而成功的新創企業也成為天使投資人,或是成立私募基金來拉拔後進,形成良性循環。此類集體傳承制度,值得台灣現階段較屬單兵作戰的新創運作模式學習。 

最後,韓國政府挑選出具有進軍海外市場潛力的100家「朝陽企業」,並保障這百家企業入駐位於京幾道板橋科技谷的資格,然後進一步提供創業所需的諮詢、顧問與資本機構來協助這些潛力企拓展海外版圖,或赴國外參展與競賽以打開國際知名度。 

回到台灣行政院提議,要協助新創產業進行國際鏈結的計劃,首先必須解決幾個問題。

首先是必須要有一個整合資源與推動策略的單位。現階段舉凡經濟部中小企業處、國發會所轄的亞洲矽谷、工研院、資策會、乃至外貿協會都在各自經營新創產業,也各自編列預算。結果是獲得補助的新創公司往往不清楚資金是來自政府哪個部門。如果扶植新創產業並輔導進行國際鏈結是行政院重視的方向,理應整合各單位的資源,至少由一位政務委員協調統籌,避免多頭馬車。過去韓國也曾面臨如此情況,後來加重中小企業部以及經濟振興院的角色之後,才獲得聚焦的成果。

其次,相較於台灣對國際網路公司採取較開放的政策,韓國政府向來習慣透過許多政策限制國際網路公司的發展,同時扶植本土業者,也讓包括Google、Facebook等公司在進入韓國市場時面臨諸多挑戰,因而紛紛透過投資來扶助當地新創的方式,投政府之所好,希望降低進入市場門檻。台灣也可以援引此例,建議這些國際網路公司來台設立駐點與研發中心,直接協助在地的新創產業。

韓國新創公司的人工智慧英語溝通機器人。   圖:端木雲/攝
韓國新創公司的人工智慧英語溝通機器人。   圖:端木雲/攝
首爾新創育成中心D-Camp。   圖:端木雲/攝
首爾新創育成中心D-Camp。   圖:端木雲/攝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