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雲觀點》歐普拉選2020美國總統?
新頭殼newtalk 文/
美國人興起一股歐普拉參選2020美國總統的討論風潮。
美國人興起一股歐普拉參選2020美國總統的討論風潮。   圖 : 翻攝自書單王國

有的時候,美國政治和台灣政治很像。例如,美國脫口秀女王歐普拉,日前在金球獎頒獎典禮以首位非洲裔女性接受終身成就獎時,搭著最近美國女性勇於揭發男性性騷擾「我也是」(Me Too) 運動的熱潮,發表振奮人心的演說。事後,美國人像是發現救星似的,興起一股歐普拉參選2020美國總統的討論風潮。

在某個層面上,這就像是台灣的中國國民黨在台北市長選舉找不到強棒可以擊敗現任市長柯文哲,但新生代立委蔣萬安在立法院發言兩小時,成功擋下勞基法初審,就彷彿成了國民黨光復台北市的救世祖。它反映的也是超過半數美國人民受不了現任總統川普,希望2020年能夠出現重量級挑戰者來撥亂反正一樣。

在情感面上,歐普拉與蔣萬安都是民主黨 (或反川普人士) 與國民黨不滿現狀的投射,以至於「這倆人有沒有資格做好美國總統和台北市長」如此更為嚴肅的問題,也就沒有太多人在乎。

回來談談歐普拉。在發表這場儼然是競選演說的表演之後,歐普拉本人絕口不提參選與否議題。倒是許多人跟著敲邊鼓,包括另一位影后梅莉史翠普跟著背書,歐普拉的密友也向媒體放話她刻正積極思考參選的決定。不少親民主黨的意見領袖、甚至共和黨內部「反普人士」也公開表態支持,與川普不和的主流媒體更是逮到機會大做文章。

對於美國民意絕對有引領風騷本事的歐普拉,2008年時力挺歐巴馬成為美國首位非洲裔總統,2016年則是支持希拉蕊成為美國首位女性總統。前者成功登基,後者卻敗在黑馬川普手中。但至少證明歐普拉與民主黨較為親近,而且她在好萊塢也深具影響力,媒體形象良好,較之希拉蕊,歐普拉更深獲美國女性崇拜。

但回歸政治現實,即使歐普拉有心挑戰川普,她具備哪些優勢?又必須克服哪些障礙?

除了少數死忠鐵粉,現階段多數美國選民應該後悔選出川普這樣一位總統,反映在他的民調支度就是證明,更何況當初川普是贏在美國特殊的「總統選舉人制度」,他的普選票還輸給希拉蕊。有人將川普執政一年的跌跌撞撞歸因於新手上路,再加上川普自大狂妄、甚至有時歧視少數族裔的性格,因此「行政經驗」仍然是能否成為美國總統的重要標準之一。但川普不及格,歐普拉也未能達標,甚且兩人出身背景類似,也都曾在電視媒體風光過,如果欠缺行政經歷的川普都能當總統,歐普拉為何不行?但如果川普的欠缺經驗,是造成他治國無方的主因,美國選民又如何能夠信任歐普拉是更好的選擇?否則諸如「巨石強生」等影藝界明星也表明有意角逐白宮大位,未來的美國總統選舉會否成為名人與名人之間的競爭?川普的執政歷中會否讓美國選民覺醒,認為還是有必要選出較具行政經驗的領導人?這些都將左右歐普拉參選的決定。

其次,美國總統選舉是一場費時、費力、費錢的競選過程,準備時間短則三年 (如歐巴馬),長者七、八年 (如希拉蕊)。而且2020年接任川普的總統,註定也要接收一堆爛攤子,歐普拉放著舒適的日子不過,何以要讓自己進入痛苦深淵。當然,如果她深具歷史使命感,又渴望享受權力在握的榮耀,的確可以嚐試。但2020年的美國選民不會因為川普做得太差就改投歐普拉,前進白宮之路仍要跨越重重的關卡,過程中需經歷種種負面的攻擊與中傷,更遑論歐普拉果真參選,她身負的是希拉蕊未能達成的歷史成就,亦即成為美國第一位女性國家領導人。

再者,雖然川普執政一年成績毀譽參半,但依然緊緊掌握死忠支持者的心。去年年底通過的稅改方案,是川普上任以來唯一的好消息,加上全球與美國經濟景氣復甦,內外在環境都有利川普實現他競選政見中要「讓美國更加偉大」的承諾。當然這項承諾主要是著眼於投資美國、提升就業等選民關切的貼身議題。至於川普的外交施政受到國際批評,或是他煽動族群議題分裂美國社會等令人無法接受的作為與言行,屆時化成關鍵選舉州選舉人團票的競逐時,可能影響不大。歐普拉若真的參選2020,也必須掌握此一選戰技巧。

總之,現階段討論歐普拉會否參選2020年美國總統,多係出於美國社會對於川普執政現狀的不滿。川普宣布參選共和黨初選時,他的民調支持度才1%,但一年半後他竟然打敗準備八年希拉蕊。但這也許不是常態,而是特例,也和競選對手的條件與選戰策略有關。現在的歐普拉或許聲勢看好,但真要決定投入這場與川普的長期競爭,還是必須從長計議。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