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市市長補選
高雄市市長補選 高雄市市長補選

管仁健觀點》台灣電影史上首見的屍諫式冥婚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國片《血觀音》勇奪第54屆金馬獎最佳劇情片、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等3項大獎,戲中昗婚大戲別具意義。   圖:翻攝《血觀音》臉書
國片《血觀音》勇奪第54屆金馬獎最佳劇情片、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等3項大獎,戲中昗婚大戲別具意義。   圖:翻攝《血觀音》臉書

2017年11月25日第54屆金馬獎得獎名單公布,今年台片成績傲人,尤其楊雅喆編導的《血觀音》榮獲最佳影片。楊雅喆的電影作品並不多,從2008年的《囧男孩》,到2012年的《女朋友。男朋友》,平均4到5年才能看到一部,但也每一部都讓鍵盤小五郎感到驚豔。

《血觀音》有多好看,沒收到代言費之前,管大不會推薦。可是劇中關於「冥婚」這一段,雖是台片裡的老梗,2014年祖筠執導的《把我娶回家》,2015年謝庭菡執導的《屍憶》都曾提到;但在楊雅喆編導的《血觀音》,卻藉著一樁「辦不上去」的政商滅門案,帶出一小段民間盛傳的屍諫式冥婚,讓本魯這向來是「歷史控」的特酸影評者,也不得不佩服。

早期台片題材自我設限

台片與韓片,甚至港英時代的港片,題材上的最大差異,就是從金主到編導心中的「小警總」永遠存在。因此別說我們不會有《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華麗的休假》這樣的直球對決,即使是《五億探長》、《跛豪》的擦邊球也難見。如今台片裡政治不敢碰、貪汙不敢碰、黑道不敢碰,稍碰一下也要隱晦收斂,題材自然永遠常在虛構的大團結與實際的小確幸裡打轉。

《論語》裡孔子的學生子貢曾說:「紂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惡居下流,天下之惡皆歸焉。」意思是說商朝的末代皇帝紂王,並沒有傳言中那麼壞,但在改朝換代後成了「下流」,很多不堪的指控就都冒出來了;因此全天下所有不好的事,都很容易歸咎於紂王。就像台灣的某家少爺,連皇位都還沒登上,一個罹患隱疾,另一個被流放,但只要一提到「冥婚」,大家會聯想到這兩位少爺。

冥婚這一婚俗從周代就已見於史籍,但這就跟民間盛行的「叔接嫂」一樣,因為這類婚俗完全亂了宗法制度,別說官方在法律上嚴禁,儒家的禮教也不容,因此《周禮·地官》就明載:「禁遷葬者與嫁殤者。」但這些禁令與禮教,別說對基層社會缺乏約束力;就算是上流社會,犯禁者也屢見不爽。史載建安13年(208年)曹操的兒子曹沖(聰明到能秤出大象有多重)13歲夭折,曹操因太喜愛這孩子,竟為他與另一早夭的甄氏舉行冥婚。

當然,台灣民間除了這種為互不相識的早夭兒女冥婚,第二種是在新聞中也常見,車禍或其他天災地變中,雙方家長為一起罹難的情侶,在其喪禮時舉行冥婚。但第三種也是更常聽過的,就是過世的女方家屬,把生辰八字放在紅包袋裡,置於路邊等有緣人來撿,所以長輩會勸男生不要在路上亂撿東西。

70年代明星墜樓疑雲生

不論冥婚是雙方生前不相識,或是情侶一起罹難,甚至活男迎娶夭女,這三種冥婚都有一個相同點,就是與活人的婚禮不同,不會大宴賓客,更不收喜幛賀聯,大多低調進行。因此若見諸媒體,甚至當事者大肆張揚,背後往往就另有隱情,甚至是另有冤情,也就是所謂的屍諫型冥婚。

1978年12月24日上午9時15分(美國宣布與台灣斷交後不久),台北鬧區忠孝東路4段的光復大樓12樓,發生了一起年輕男子墜樓命案,死者竟是29歲的知名男星谷名倫。因為沒有遺書,又是兩腳先落地,臉上沒有明顯損傷,可見並非決心死亡,他想翻身抓東西卻沒抓到,經目擊的路人向台北市警松山分局三張犁派出所報案。

谷名倫演藝之路很順遂,又將與當紅女星張璐結婚,很難想像他為何會自殺?檢方研判他可能因為參加《黃埔軍魂》的演出,不但剃了頭,還寫了一本《黃埔日記》,獲得國軍第14屆文藝金像獎。但國防部要頒給劇中十位演員獎狀時,導演劉家昌因為演員太多擺不平,心想反正他是子弟兵,就把他從獲獎名單中抽掉,害他覺得榮譽受損,才一時想不開。

谷名倫「自殺」的原因被媒體揭露後,劉家昌立刻成為眾矢之的,只好出國避風頭。谷名倫的母親陳麗雲,還寫了一本《劉家昌還我兒子命來》。不過劉家昌也大聲喊冤,他與《黃埔軍魂》男主角柯俊雄都認為,谷名倫是因《落花流水春去也》裡有一段自殺戲,他自己去彩排時不慎墜樓。然而導演宋存壽則堅決否認該片有跳樓自殺的劇情,而且墜樓現場是光復大樓,並非拍攝現場的大陸大樓。

1988年3月下旬的《民進時代週刊》與其他黨外雜誌,很「好心」的紛紛替劉家昌伸冤,證明他是代罪羔羊。而且都提到是當年二少爺(太子爺當時已因「病」退出接班混戰)「欽點」了某位女星,谷名倫卻很不識相,「當斷不斷」,於是被特務從大陸大樓「請」到光復大樓的樓頂,循循善誘、多方開導後依然冥頑不靈,才遭二少爺略施「薄懲」。據說是特務抓起他的四肢,讓他體驗一下「自由落體」的快感。

拍鬼片卻扯出鬼話連篇

除了這些黨外雜誌的報導,根據影劇圈或竹聯幫分子間的流言,其中提到谷名倫生前與母親陳麗雲演出的姚鳳磐執導的《鬼嫁》。這齣戲是描述一群大學生在野外露營時,男主角谷名倫去找柴生火,卻在深山裡迷了路,還撿到一個「冥婚包」,於是沿石階而上,在一棟很美的木屋裡,認識了女主角王釧如與她母親陳麗雲,進而人鬼相戀。

谷名倫回來帳棚後,他的大學生女友鄒娟娟覺得不對勁,調查後赫然發現,那棟木屋根本是兩座荒墳,就跟谷名倫母親的傅碧輝相約,一起找道士要來「釘鬼」。當木釘刺進陳麗雲前額時,原本緊閉的雙眼猛然一睜,並且大聲哀嚎,這幕戲嚇壞了許多觀眾。

戲裡陳麗雲扮演女主角王釧如的母親,戲外她卻是男主角谷名倫真正的媽媽。影劇圈或竹聯幫傳言,八字太輕的谷名倫很孝順,知道母親要拍這部「冥婚片」,立即按劇組裡的長輩吩咐,吃素到全劇殺青。但或許吃素太晚,仍被真的女鬼纏上「鬼嫁」才導致墜樓。可是當時黨外雜誌怎麼可能相信這種「鬼話」?仍一再影射就是二少爺逼婚所致。

谷名倫在隔年1月5日於陽明山下葬前,北投這裡都傳說一定會舉行屍諫型冥婚,還有大批民眾專程去看熱鬧。結果根本沒這回事,他論及婚嫁的女友張璐(父親還是我們北投這裡的開業名醫),只是在「相愛甚深小別纔半日詎料噩耗驚傳血肉君竟付塵土,我欲問蒼天遺憾何極文定在開年那堪佳期頓誤傷心」的輓聯上,以兄妹相稱。至於谷名倫喪禮前為何會有冥婚的謠傳?這是因為北投這裡還真的舉行過場面浩大的冥婚,故事偏偏又「走針」到大少爺。

破不了的血案只能意會

1968年5月29日下午1時40分,黨外出身的台北市長高玉樹,服預官役還1個月就要退伍的長子高成器,被女傭發現在陽明山菁山路市長專用的青山園別墅中,與未婚妻吳純純陳屍在臥房中。兩人屍體四週佈滿了鮮花,胸前也都捧著一束花。命案現場有三封信函,其中一封用英文寫的出於高成器;另兩封則是吳純純用中文寫的。

高成器說:「我的脈搏快停了,生命到此為止………除了這條路,我沒有別的路可走。……」吳純純則說:「希望弟弟好好保重自己,我已經不能再照顧你了。我所要得到的,都得到了;我所希望有的,也都有了!」但兩人在信中都沒提到自殺原因,甚至看不出是自殺。吳純純的同事也是結拜姐妹陳美江說:「吳純純自殺前,沒有一點異常的跡象。」

古亭女中2年6班的全體同學,也都不相信她們的導師會自殺。她們說平日吳老師常勸她們,對任何事情都要看得開,不要太計較。曾有位同學在週記上寫到因感情困擾想尋短。吳老師就對班上同學說:「自殺並不能解決問題,而且自殺是世界上最愚蠢的行為。」何況吳純純已經通過托福考試,也申請到美國密蘇里州立大學的獎學金,高成器明年6月也將赴日本早稻田大學留學,兩人實在沒有自殺的理由。

雖然家屬與學生都不相信兩人會自殺,但台北地檢處檢察官莊來成偕同法醫張志純,驗屍結果就已認定是藥物中毒死亡,並判定是服毒自殺。市長高玉樹只好將兩人遺體領回後,在6月2日早上,合葬於陽明山第一公墓,並舉行台灣歷史上最引人注目的冥婚儀式。

為何堂堂一個首都市長,要公開舉行這種屍諫型冥婚?當時坊間傳言,高成器服預官役時,大少爺想接收在古亭女中教英文的吳純純不遂,知道快退伍的高成器與吳純純在市長陽明山菁山路的別墅裡幽會,竟帶手下持槍闖入要「捉姦」。侍衛們將其「就地正法」,為免節外生枝,只好連禍水也一併處理,然後安排成殉情的畫面。

楊雅喆編導的《血觀音》,劇中重心的滅門血案,是影射當年的桃園縣長劉邦友官邸滅門案。台灣始終破不了的滅門血案,另外兩案是八德鄉軍統局帳房葉震家滅門案,及美麗島受刑人林義雄家滅門案,這三案都因高度政治性而被「辦」為懸案。至於《血觀音》裡在滅門案外,穿插一段場面浩大的公開冥婚儀式,編導是要影射什麼?還是請鄉民們看了本劇,鍵盤小五郎再來與大家切磋。

新頭殼關心您︰自殺不能解決問題,勇敢求救並非弱者,社會處處有溫暖,一定能度過難關。

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 
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張老師專線:1980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