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新頭殼Newtalk

newtalk 新聞與雜誌

免費 - Google Play

管仁健觀點》你失去的只是一條命,但他失去的是錢啊!
新頭殼newtalk 文/
生活藝文
行政院要因應資方需求進行「勞基法」修法,引發勞資爭議外,衝突延燒到行政院和立法院。
行政院要因應資方需求進行「勞基法」修法,引發勞資爭議外,衝突延燒到行政院和立法院。    圖:新頭殼資料照片

女:「對,你無情!你殘酷!你無理取鬧!」

男:「那你就不無情?不殘酷?不無理取鬧?」

女:「我哪裡無情?哪裡殘酷?哪裡無理取鬧?」

男:「你哪裡不無情?哪裡不殘酷?哪裡不無理取鬧?」

女:「我就算再怎麼無情,再怎麼殘酷,再怎麼無理取鬧;也不會比你更無情,更殘酷,更無理取鬧。」

男:「我會比你無情?比你殘酷?比你無理取鬧?你才是我見過最無情,最殘酷,最無理取鬧。」

鄉民們別以為這段繞口令的屁話,只會出現在瓊瑤奶奶的連續劇裡,其實在弊國莊嚴的國會殿堂裡,照樣三不五時的一再登場。

這樣歹戲拖棚,戒嚴時代黨外政客說是因為老賊不用改選,解嚴後民進黨政客又說是因為國民黨萬年執政,政黨輪替後民進黨官員繼續說是因為國會裡朝小野大,如今給你們這些專說屁話的政客完全執政,連國會裡都擁有三分之二的席位了,但屁話卻跟瓊瑤阿姨的經典台詞一樣,從台灣搬到中國,從電影搬到連續劇,即使偶像男猩女猩一代換過一代,屁話卻依然萬古常青,永遠走不進歷史裡。

2017119日《新頭殼》報導〈勞基法「修惡」 勞團千人行政院抗議〉:

「『反對修惡勞基法』『抗議資方打手賴清德』,來自全國各地三十多個勞工團體、一千餘位勞工今天(9日)群聚行政院大門口抗議政府修改勞基法,勞工喊著口號,要求行政院停止修法……

勞工團體表示,行政院長賴清德主導勞基法修惡,將工作條件倒退三十年了,千名勞工前往行政院,要求行政院立即撤回勞基法修法案,強烈表達基層勞工反對勞基法再修惡的訴求……

最近行政院在修法過程,喊出:中南部勞工喜歡加班的說法;高市產總副理事長江健興說,今天來到行政院門口,就是要告訴賴清德:『中南部的勞工,沒有愛加班』,而現有的工時跟國外比起來都嫌太長了,當大家已適應一例一休,賴清德卻欺侮勞工,勞工必須要休息不應該被操死,之前政府取消七天國定假日後,保全業等於被剝奪了七天的薪水,因為保全業在國定日也要上班,有七天國定假日時上班有加班費,取消七天假仍要上班,卻沒了加班費,資方是得了便宜還吐苦水。」

就人類歷史來看,有關勞動條件的修法,總是越修對勞工的保障越好,極罕見有越修越壞,甚至施行不到半年,就逆時代潮流而行,倒退到比修法前更不堪的怪象。勞動部試圖扭轉現行勞動保護諸多規定,與產業發展、勞動保護及世界潮流背道而馳。

勞基法施行30多年來,不論評價如何,兩黨輪替執政幾次,修法總是試圖加強勞動保護。步調快慢雖難讓各方都滿意,但從來沒有像這次勞動部所提的版本,完全無視於勞基法的核心精神與目的,幾近崩盤式的推翻既有工時保護體系,也讓4千年前《聖經》裡就明示,工作6日之後要嚴守1日的安息日,人類社會這一百年來「不得連續工作逾7日」的文明成就,在台灣藉由本次修法而正式破壞,將勞動者的健康光明正大地任資本家宰割。

勞動部這次修法的荒謬,讓本魯想起瓊瑤奶奶的名著《一簾幽夢》。話說1970年代,本魯還在讀小學,哪裡都無毛,辦事當然不牢;而瓊瑤奶奶也還是「阿姨」(平家子女則視她為二奶)的時代,就看過這齣謝賢、秦祥林、甄珍與汪萍這種「雙生雙旦」的愛情芭樂劇。

汪綠萍(汪萍,連續劇裡的蕭薔)與汪紫菱(甄珍,連續劇裡的陳德容)是一對同父同母但能力性情卻完全不同的姊妹,姊姊綠萍學業舞蹈兼優,妹妹紫菱卻愛玩不肯讀書,高中畢業後重考多年仍上不了大學。在7分都能讀大學的今天,鄉民們也許看不動瓊瑤奶奶要表達什麼,用白話文說當時就是「女魯蛇廢咖」一枚啦!

汪家的世交楚家,有個花花公子楚濂(秦祥林,連續劇裡的林瑞陽),與汪家兩姊妹從小就是青梅竹馬。楚濂是個成功的建築師,與樣樣都優秀的綠萍,從小就被汪楚兩家視為天生一對,在雙方家長和親友眼中早已訂了親。

偏偏被冷落一旁始終當著「電燈泡」的紫菱,用今天的話來說就是個「綠茶婊」,當然不甘心的姊姊這麼幸福,心中那始終存在的「正義感」OS就浮現了:「×!這婊子跟芭比娃娃一樣什麼都有,老娘非替天行道,搶個姊夫來先用一用。」於是天雷勾動地火,楚濂「一箭雙姊妹雕」後太爽了,騎車載著綠萍失神而出了車禍,綠萍從此斷了一條腿,也斷了她的舞蹈之路,只好先娶了綠萍。

紫菱看似輸了第一回合,但綠茶會冷,婊性卻難改。這時另一男主角費雲帆(謝賢,連續劇裡的劉德凱)是個有著龐大家產的土豪,也是汪家多年來的好友,但他喜新厭舊地離了好幾次婚。多次「情場失意」(其實是多次得意)的中年大叔費雲帆,遇到多次「考場失意」卻首次「情場失意」的紫菱,地火又勾動天雷,於是兩人小說中去了義大利(連續劇裡去了法國)。

紫菱毀了姊姊的一生,卻還能找個又帥又有錢又愛她的大叔,在海外過著富婆生活,爽嗎?別傻了,紫菱是天生的資本家,哪會這麼簡單就放手。暢遊歐洲後還是要回到台灣,找姊夫重續良緣。這世界如此寬闊,要當小三多的是土豪,為何非找姊夫?還要一副受害者的小白兔嘴臉,不原諒她就是「你無情!你殘酷!你無理取鬧!」 

鄉民們,在瓊瑤奶奶的《一簾幽夢》裡,就是這個瘋子綠萍在折磨紫菱與楚濂,一旁的費雲帆還指責綠萍:「你失去的只是一條腿,但紫菱失去的是愛情啊!」其實這齣戲裡只有綠萍一個人是受害者,就跟現在修法後等著過勞死的勞工一樣,卻被當成無理取鬧的瘋子。

唉!資本家與執政黨通姦,換來的就只是這句批評勞工的名言:「你失去的只是一條命,但他失去的是錢啊!」

(喜歡這條新聞,給新頭殼按個讚!)

分享

 

網友回應
開講無疆界
「提供各界不論就政治、經濟、文化、科技、社會等各領域議題,有話直說,有意見就來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