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民議題 帆神批姚人多掌權後寬以律己

新頭殼newtalk | 林朝億 台北市報導
6377-06-19T07:01:57Z
太陽花學運總指揮林飛帆1日點名批評總統府副秘書長姚人多。   圖:林朝億/攝
太陽花學運總指揮林飛帆1日點名批評總統府副秘書長姚人多。   圖:林朝億/攝

針對傳統領域劃設抗爭,太陽花學運總指揮林飛帆今(1)日在凱道表示,總統府副秘書長姚人多是他很尊重的老師,但他要提醒,現在的所在位置已經不是民間團體;是握有權力的人;「一個掌權者為什麼會對於自己權力的運作這麼寬容,然後對於在街頭上的這些人卻用另外一種方式對待?這樣的對待到底跟國民黨所作所為,有什麼差別?」

行政院原住民委員會今日在台大醫院國際會議中心舉行全國原住民族行政會議。而在凱道、228公園抗爭的原民團體,下午則在凱道舉行「原轉小敎室總統道歉週年演說回應記者會」。

記者會一開始,就由魯凱族人跳起「勇士舞」。他們強調,今天凱道不是只有那布、巴奈、馬躍等3個人,大家不要讓有錢的集團去操控台灣人的未來財團佔據的都是私有土地,他呼籲蔡總統是否忘記去年的承諾;傳統領域劃分辦法既然錯了,就應該要改

身兼原轉會執行秘書姚人多29接受原住民電視台《部落大小聲》訪問時表示,「我沒有對不起原住民過」;對於總統府原轉會,姚人多辯護說,「為什麼要這麼快否定這個機制?就運動策略來講,如果要讓運動成功,全然否定原轉會的運作,就可以建構運動的正當性,我可以理解。」

太陽花學運總指揮、島國前進發起人林飛帆出席活動時表示,他223日第一次來凱道參加記者會,當時還想說會不會過了一百多天都不會回應。沒想到過了160天,蔡政府還是遲遲不願答應這訴求。

林飛帆說,坦白講,他心裡看了很難過。這幾天包括從府方、原住民立委談話中都覺得蠻遺憾。

對於傳統領域不應該排除私有地主張,林飛帆說,這些訴求非常好理解。他提黨產會為例,這些透過立法程序建立一套機制,面對轉型正義議題;但為什麼原住民族轉型正義上會有這麼大的差別?

林飛帆說,姚人多也是他很尊重的老師,過去在運動上很支持大家的老師。比較難過的是,希望提醒他,他現在的位置已經不是民間團體;是握有權力的人;「一個掌權者為什麼會對於自己權力的運作這麼寬容,然後對於在街頭上的這些人卻用另外一種方式對待?這樣的對待到底跟國民黨所作所為,有什麼差別?」

民進黨不分區立委谷辣斯·尤達卡日前批評凱道抗議的原住民,原住民運動不是像外面(指場外抗議)的運動,也不是賣毛巾和唱片而已,而是進入政府、體制內的運動,這才是真正的原住民運動。

對此,林飛帆批評谷辣斯說,他不想猜測她的動機。但這樣的談話彷彿預設一種,「乖乖跟我們一起開會的朋友才是真的想把這事情做成的朋友;而在街頭上的這些人不能代表原住民族的意見」。不想去猜測她的動機,是不是想要分化。但作為一個原住民立委,透過不分區制度進入民進黨不分區名單裡,應該知道所代表的聲音是哪些人的聲音,「你要知道多少人對你有多大的期待」。

對於蔡政府,林飛帆表示,一百多天過去,很多部落朋友持續在街頭餐風露宿,難道真的一點感覺都沒有嗎?

林飛帆說,最近看到那麼多報導,不斷談「改革的艱辛」、「改革的困難」、「改革需要時間」,這些都可以理解;也相信街頭上的朋友也都能理解。但改革也需要誠意,也需要溝通的誠意,「也需要意識到自己的權力位階跟其他人不一樣」,「也需要意識到自己所在的位置已經跟民間團體或在野黨不一樣」。

林飛帆說,執政政黨如果擺出一副姿態,「要告訴大我做了很多,我已經做了非常多、多辛苦,每天跟大家解釋我做的多少,這其實個不負責任的改革」。林飛帆批評姚人多,他不需要在媒體上面講這些,而是要親自到現場聽聽這些族人的聲音、親自溝通、一次又一次,很清楚的,每一個訴求,哪些事情可以做到、哪些事情他無法做到、哪些事情他覺得做錯了該道歉的,很誠懇的拿出他的態度來。

對於凱道抗爭第100天時,中正一風局冒著風雨突然拆除族人帳棚。林飛帆說,他們從原本在這裡,「然後被用一個像劉政鴻『天賜良機』的方式迫遷到另外一個地方。」他不知道還要等多久才能等到回應,還是只能等到這些透過媒體的訪談、直播,然後告訴你改革有多麼辛苦。

林飛帆說,在總統府有很多過去跟他們一起搞運動的伙伴,相信他們心理也很難過,很多侷限無法做到。但他要提醒,「你們現在所在的權力位階跟過去已經不一樣,你們是一個執政政黨」,必須拿出態度,必須很誠懇回應自己,「現在所面對的侷限」。深刻地告訴大家,「哪些事情你現在可以做到,哪些事情你現在不能做到,理由是什麼?清楚的告訴大家」。「民間團體的任務就是不斷地在體制外,在街頭上面不斷的向你宣告,哪些事情你還沒有辦法達成,必須不斷的向你挑戰」。

林飛帆說,一個執政的政黨要做的跟過去不一樣,就是要面對大家,告訴大家你現在的侷限,誠懇的道歉,誠懇的告訴大家,你在什麼時候可以完成。而不要告訴大家,你已經在做了。而你做了另外一件事情,跟其他這些意見不一樣,是因為你們這些人不代表原住民聲音,如果用這種方式去分化、去壓迫另外一群人,這不是一個誠懇執政者該有的態度。」

魯凱族人在凱道跳起勇士舞,聲援凱道族人抗爭。   圖:林朝億/攝
魯凱族人在凱道跳起勇士舞,聲援凱道族人抗爭。   圖:林朝億/攝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