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劉家昌與前妻及前前妻的分手故事
新頭殼newtalk 文/
生活藝文
劉家昌與前妻甄珍在Facebook為家務事互槓,也引發大家對這對銀色夫妻陳年感情事好奇。
劉家昌與前妻甄珍在Facebook為家務事互槓,也引發大家對這對銀色夫妻陳年感情事好奇。   圖:翻攝自劉家昌facebook

不管你喜不喜歡「劉家昌」這個人,從戒嚴時代至今,你都不得不佩服這位才華洋溢,可以橫跨政治、演藝與社會三大新聞版面標題的「國語版豬哥亮」。而且數十年如一日,始終堅持把家事變成國事;人家結婚熱鬧3天,他的離婚卻要鬧上3年。201777日《新頭殼》報導〈家醜搞上檯面!甄珍FB二度被封〉︰

「資深音樂人劉家昌,近日與妻子甄珍、劉子千長達多年的恩怨浮上檯面,雙方利用臉書隔空駁火!然而就在甄珍忍受不了劉家昌批評其子『畜生』,因而在臉書發文反擊後,就旋即傳出她臉書遭到停用的消息!……不但其他人無法瀏覽該帳號內容,就連她個人也不能使用臉書!……甄珍只能無奈表示她只是回覆外界疑問,而且所言屬實,僅希望臉書趕快還給她帳號。」

四、五年級生的鄉民,對甄珍這位在林青霞之前,就是瓊瑤電影的第一代女主角必不陌生。當然,對於劉家昌這位縱橫國語歌壇與影壇數十年的才子,更是想不認識也不行。一般台灣人在印象裡都將這對銀色夫妻,視為外省人在台灣藝壇的代表。但弔詭的卻是︰其實甄珍與劉家昌兩人的童年既不在台灣,也不在中國各省,而是分別來自日韓兩國。

本名章家珍的甄珍,父親章沛霖是駐日大使館武官,因此童年在日本度過,學過芭蕾,肢體語言豐富,回台灣讀泰北中學時,還是英語演講比賽的代表。精通英日語的甄珍,剛入影壇時最吃力的卻是看中文劇本,李翰祥的國聯公司在台招考新人,試鏡時她化古妝,拿到《辛十四娘》劇本背台詞,念得2266,結束後還以為一定槓龜了。

豈料李翰祥卻慧眼識英雄,從3,700多位佳麗中,唯一錄取者就是她。李翰祥還以她是「甄」選出來的,取其三千佳麗只擇一之意,因此藝名定為「甄珍」。她在被錄取後,簽約與江青、鈕方雨、李登惠、汪玲成為「國聯五鳳」。至於劉家昌則來自南韓,新竹中學畢業後以僑生身分進了政大。

劉家昌稱23歲時,遇見15歲的甄珍立刻驚為天人,但窮大學生自慚形穢,對家境富裕的甄珍完全不敢有所行動。19743月,在影壇如日中天的甄珍,不顧父母反對,與螢幕情侶謝賢在香港註冊結婚,到19766月與謝賢簽字離婚。19786月,又在雙親反對下與劉家昌結婚,而且在拍完中影政策片《黃埔軍魂》後,因劇中男星谷名倫跳樓,劉家昌遭輿論抨擊,宣布息影隨夫赴美。19864月生下獨子劉子千。

雖被媒體譽為銀色夫妻典範,2015521日甄珍卻自爆,其實婚姻關係只維持了9年,在劉子千1歲時就已離婚,但為了給兒子完整幸福快樂的家庭,2人才決定保密了28年,劉子千也是直到2年前才知道這件事。至於離婚原因,甄珍不願多說,只希望兩人以後能互相尊重。

但最近劉家昌在臉書忽然暴走,狂轟甄珍母子:「兩個無知無恥的人,給我來了一封有關版權的信,可憐至極,你們以為又有負面新聞出現的機會了,試試看,你會死得很難看。」還罵︰「一個口口聲聲靠自己,32歲沒做一天事,吃我,花我的,跟我作對,畜生。我是怕人以為你死了,所以在網路上播了我的歌有你。你丟盡劉家的臉,過了五年我報仇了,時候差不多了,該找你們算帳了。」

劉家昌在臉書上的痛罵兒子,讓腦部剛開完刀的甄珍忍無可忍,回台受訪時反擊:「虎毒不食子,你什麼意思?繼續下去,一定告!」廣大鄉民也傻眼,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讓原來在螢幕前勝膠過漆的這一家人反目成仇?鄉民們可靜待後續發展。

不過劉家昌與甄珍,其實也都是再婚。甄珍當年與謝賢離婚,就是因為劉家昌介入,因此謝賢還向媒體聲稱:「劉家昌與甄珍傷我很深。」不過精通武術且在道上輩分極深的謝賢,因綠帽離婚時卻出乎意料地沒有動粗,反而很君子的躲去暗處療傷,相形之下劉家昌與前前妻江青離婚時,暴走的戲碼就比今日更誇張了。

1966720日,劉家昌與國聯五鳳之首,也是李翰祥從香港帶來的玉女紅星江青閃電結婚。1956年,10歲的江青考上北京舞蹈學校,學習中國古典舞,1957927日在北京首都機場,由總理周恩來拉著江青向匈牙利總理卡達爾獻花。但同年母親卻帶著江青的弟弟到香港投奔父親。1962年江青畢業前赴港探親,父母怕她回中國後會影響弟弟們出國升學,硬是將她留在了香港。

與劉家昌一樣超有個性的江青,拒絕在港繼續念書。1962年考入邵氏的南國實驗劇團,後來李翰祥籌拍《七仙女》時找她編舞,女主角樂蒂中途拒演,江青就瓜代成了女主角。日後李翰祥脫離邵氏,赴台自組國聯公司,也把江青帶來台灣。但極有主見的江青,拒絕跟其他港星來台時那樣,配合當局充當什麼「反共藝人」或「自由藝人」,李翰祥也答應了她。

1960年代,江青從影7年,在港台兩地拍了29部電影,1967年還以瓊瑤的《幾度夕陽紅》獲金馬獎最佳女主角。但在此之前一年,在未知會恩師也是老闆的李翰祥之前,就與劉家昌閃電結婚,讓李翰祥大怒。但結婚終究還是喜事,雖然合作的《鳳陽花鼓》拍到一半,當627日劉江這對新人來李翰祥家中登門請罪時,李翰祥除了道賀,也留他們在家吃了一頓晚飯,隔天外景還放了江青一天婚假,賓主盡歡。

但這段婚姻在江青生下獨子劉繼鵬後,仍維持不到4年。1970719日中午,劉家昌帶著導演張美君,搭了男星唐威的紅色小跑車,趕往桃園大楠片廠,企圖阻止江青快殺青的政策大片《緹縈》。結果在路上恰巧看到李翰祥的轎車,就改道一路尾隨至桃園夏威夷飯店門口。

等李翰祥進入樓下餐廳,剛坐下時劉家昌已衝過來,李翰祥正要打招呼,劉家昌已一拳打了上來,李翰祥嘴唇頓時濺血,接著他又連揮兩拳,打中了李翰祥的左臉頰及左眼,最後再從桌上拿起了一只煙灰缸時,才被一旁的張美君與唐威制止了。

劉家昌打了李翰祥三拳後,又從夏威夷飯店趕往大楠片廠,當時江青、甄珍、謝賢、王引、歸亞蕾、潘迎紫與胡錦等人都在準備拍戲,劉家昌衝進來當眾大聲宣佈:「為了成全江青與李翰祥,我已與江青離婚。」說完即離開片廠,江青愣了一陣,隨即恢復鎮定,繼續拍到下午二點半才返回台北。

接著導演劉家昌又回到台北,抱著他與江青的獨生子在記者會上說:「我與江青的婚姻是導演李翰祥一手破壞的。我打他只是給他一點應得的教訓。本來我可以憑藉手中掌握的『充份證據』控告李翰祥,但是李翰祥有一大家人需他撫養,所以不想循法律途徑與李翰祥理論,這件事就這樣結束,我與江青已正式離婚。」

李翰祥到了晚上也帶著傷向記者大聲喊冤,他說:「六年前我帶著江青回國拍《七仙女》時,就曾風傳說我與江青如何如何,之後江青與劉家昌結婚,謠言才慢慢平息,遺憾的是如今謠言又死灰復燃,假使我與江青之間真有感情,她就不會成為劉太太。我與張翠英結婚已19年,有了很多孩子,絕不會鬧婚變,即使將來真的婚變,也絕不會與江青結婚。」

劉家昌這人衝動暴躁,70多歲還暴走,40多年前一定更瘋狂。但李翰祥已這麼宣布,只要劉家昌能與江青和好,不誤解他,他寧願受些委曲,也不去追究這件事。大家自此就認為這只是鬧劇一場,新聞一天就會結束。不料次日江青在接受記者訪問時卻說︰

「我承認自己錯了,但劉家昌與李翰祥講的話都不是真的!與劉家昌的婚姻破裂,我們兩人都有責任,婚後的前三年半,是劉家昌的不對,因為他雖然結了婚,過的仍是單身漢的生活。但離婚前的八個月,我也該負責任。當初閃電結婚,是欣賞劉家昌的才華,後合組康昌青電影公司,也是希望幫他創一番事業,但創業並不容易,我卻從來沒有因事業上的挫折而有過絲毫怨言。」

談到劉家昌說的綠帽子,江青竟坦承無諱︰「今年五月間,我與劉家昌的婚姻已無法挽回,心情惡劣到極點,因此希望拍一部戲來寄託身心,結果李翰祥請她為《緹縈》編舞,兩人接觸增多,加上過去就對李翰祥就很感激,也很欣賞李翰祥的才華,於是產生了感情。」

到了7月底,江青決定拋下台灣的一切,赴美療傷。臨走前在機場哭著說:「假使我是一個自甘墮落的人,過去就不會與劉家昌結婚,現在即使他說要付一百萬美金作片酬,我也不會去演劉家昌的戲。而李翰祥也託一位朋友,要我答應與李翰祥及劉家昌在報上刊登一項聯合啟事,聲明所有傳聞都是誤會,但我拒絕了,因為我做錯了就是錯了。」。

江青又說︰「我與李翰祥通過電話,他罵我既然準備離開台灣,就不該發表這些不利於他的言詞,損害了他的名譽與事業。還警告我在他手裡握有之前寫給他的一些信,他會讓他太太憑這些信控告我妨害家庭。但我從不曾蓄意要去破壞李翰祥的家庭,所寫的信裡講的也都是這些話,因此不感心虛。劉家昌與李翰祥最近給我的困擾與刺激,使我四天四夜無法安眠,不得不離台赴美。」

在松山機場時,替她送行的只有父母、女星傅碧輝及一兩位親友,江青伏在她的母親肩頭上痛哭失聲,這也就是劉家昌與前前妻江青離婚時的經過。未來劉家昌與前妻甄珍之間,會不會出現比當年更戲劇性的高潮,鄉民們就耐心的看下去吧!

(喜歡這條新聞,給新頭殼按個讚!)


分享

 

網友回應
如何成為公民記者
只要具備關心公共事務熱情,願意提供真實新聞的公民,就可以成為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