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度中風坐輪椅參加遊行 田春綢:要看到亞泥還我土地
新頭殼newtalk | 台北市報導
政治經濟
2度中風的「太魯閣族反亞泥還我土地自救會」發起人田春綢女士坐輪椅參與遊行全程,表示自己2度中風,是上天給她使命,要活著看到亞泥把土地還給族人。
2度中風的「太魯閣族反亞泥還我土地自救會」發起人田春綢女士坐輪椅參與遊行全程,表示自己2度中風,是上天給她使命,要活著看到亞泥把土地還給族人。   圖:汪少凡/攝

抗議亞泥3月14日獲經濟部展延礦權20年,地球公民基金會與民團今(25)日下午3點發起「看見亞泥 搶救太魯閣」遊行,緊鄰亞泥新城山礦場不到300公尺的中富世村太魯閣族人也北上走上街頭,抗爭20年、2度中風的「太魯閣族反亞泥還我土地自救會」發起人田春綢女士坐輪椅參與遊行全程,表示自己2度中風,是上天給她使命要活著看到亞泥把土地還給族人。

田春綢說,蔡英文去(2016)年向原住民道歉,然而亞泥在族人不知情情況下展限20年,「我都要去地下了還要展延20年。」田春綢回顧,1973年亞泥來太魯閣她才小學,土地被佔用,族人再也無法站上部落土地,但這20年來,因為有家人與律師一路陪伴才能撐過來。

曾兩度中風腦幹出血還得了憂鬱症,但老天讓她止血並活到現在,田春綢說「從鬼門關前走過,是上天給我的使命,要看著亞泥把土地還給族人。」田春綢批評,蔡英文從亞泥展限以來,一直冷處理沒回應居民,直到齊柏林失事令人哀傷,也連帶讓國人關注到部落的處境,她要感謝這麼多人站出來,而不只能孤單地在漫長行政訴訟過程中惴惴不安。

族人鄭文泉表示,今天來的太魯閣族都是住在亞泥旁,目的只因居住受到迫害、生命受到威脅,不論老少坐輪椅都要上來表達訴求,希望政府回應,財團聽聽他們聲音,他控訴亞泥挖了43年,還要繼續挖20年,「到底還要幾個20年?」他質問,也認為亞泥將山挖城大洞,什麼時後崩裂不知道,「亞泥能夠保證安全嗎?」他問如果崩塌,是人為造成誰要負責?希望徐旭東賺錢之餘可以收手,也希望偏向財團的政府尊重部落,「礦下有人,難道我們的生命不值錢嗎?」他問。

中富世村呂玉美牧師表示,從部落出來難過也沉重,因為弟兄姊妹很多在亞泥工作,用微薄薪水養活家庭,一面看山一片片被挖光,去年蔡英文道歉也沒有看到實質意義,以為女性執政會用愛與溫柔看待土地,卻看見族人無奈供應家庭需要,財團繼續挖空台灣。她呼籲,這座山不只是太魯閣族的山,也不只是花蓮人乃至全台灣人的山,而是上帝創造給人類最美麗的禮物,卻因為財團貪婪自私而挖得滿目瘡痍,希望蔡英文用母親的心看待土地。

族人余文良說,43年來礦場已經挖到岌岌可危不知何時垮下,派出所與國小都在附近,爭取抗議數十年,公部門卻不給答案是明顯「官商勾結」,有錢能埋沒一切,高呼政府欺負原住民。

環保聯盟花蓮分會理事長鐘寶珠表示,反礦20年因為齊導犧牲,而得以重新看見傷痕。她回顧早期動員很辛苦,媒體完全看不到他們的聲音,如今因為網路發達看見真相,但族人還是無法回到土地上耕種,因為有礦業惡法,就算族人有所有權,擁有礦權還是可以繼續使用土地,而亞泥背後有太龐大的政經力量,需要人民監督,礦業法一定要改,她相信「德不孤必有鄰」,只要站出來一定有希望。

協助族人與亞泥纏訟的一代律師許秀雯表示,律師三代來一起打這個帳,堅持15年還不願放棄,因為這是「法律人可以做的事」,而政府也有可以做的事,就是不再罔顧生態、原住民知情同意權與人權,立即撤銷亞泥違法展限處分,只有停止先前錯誤,才可以想明天怎麼繼續,政府應該拿出勇氣對財團說「不」,因為生態人權與財團之間無法兩面討好。二代律師陸詩薇也說,有族人簽了律師委任狀沒多久就過世,但是族人一次又一次在黑暗中呼喊,像一滴、一滴水一樣總有一天穿石。

2度中風的「太魯閣族反亞泥還我土地自救會」發起人田春綢女士坐輪椅參與遊行全程,表示自己2度中風,是上天給她使命,要活著看到亞泥把土地還給族人。
協助族人與亞泥纏訟的一代律師許秀雯25日表示,政府應立即撤銷亞泥違法展限處分,只有停止先前錯誤,才可以想明天怎麼繼續。   圖:汪少凡/攝

(喜歡這條新聞,給新頭殼按個讚!)


分享

 

網友回應
如何成為公民記者
只要具備關心公共事務熱情,願意提供真實新聞的公民,就可以成為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