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管仁健觀點》這邊看不見台灣 那邊日月慶重光

新頭殼newtalk 文/
環境人權
2014年日月光排放重金屬廢水染橘後勁溪,<看見台灣>紀錄片導演齊伯林2014年空拍高雄後勁溪遭日月光排放汙水染橘的溪水。   圖:台灣阿布公司提供(資料照片)

一位紀錄片導演因空難殉職,若能喚醒台灣人的環保意識,那是不幸中之大幸:但若只是激起更多的陰謀論,那就可惜了。

2017610日清晨,導演齊柏林在花蓮執行《看見台灣Ⅱ》空拍作業時墜機身亡,連同助手與機師3人都被燒成焦屍。消息一出,震驚鄉民,少數鍵盤柯南懷疑絕非單純意外,因《看見台灣》第一集就起底多起知名大廠汙染事件,懷疑是擋人財路而陷入危機。

例如有網友質疑,齊柏林墜機現場,看見機艙幾乎全毀,滿地是碎片,猜測直升機尾旋翼整個脫落之類的嚴重機械故障,才可能使直升機大幅度失控墜落,但尾旋翼脫落之類的機率實在非常低,除非是蓄意的人為破壞,懷疑案情不單純。

另一方面新頭殼記者李蘇竣12日報導:「地球公民基金會於3月發起的撤銷亞泥展延活動,連署人數原先約有4.2萬人,但在導演齊柏林不幸辭世後,他生前捍衛台灣的精神感動上萬人,一天之內就增加2萬多人連署。目前連署人數直逼7萬人。」(https://newtalk.tw/news/view/2017-06-12/89047)

「齊柏林效應」是否會改變台灣財團生態,目前還無法斷定。別忘記《看見台灣》第一集裡最震撼人心的畫面,就是全球最大的半導體封測廠日月光,居然偷排有毒廢水污染高雄後勁溪。

2011年至2013年,日月光半導體K7廠多次被高雄市政府環境保護局發現稀釋廢水、放流水不合標準並被罰。直到2013101日,高雄市環保局發現遭強酸廢水汙染,德民橋下方廢水的pH值為3.02,溯源追查找到日月光K7廠;以及廠方隱匿通報,並抽引自來水至採樣槽供主管機關採樣,再將完全 沒處理的強酸廢水直接排入後勁溪。

高雄市稽查人員在日月光K7廠,發現一樓採樣槽的pH值為7.06,地下一樓放流槽則為2.63,兩邊數字差很大;廠方抽自來水到一樓採樣槽,明顯是意圖矇騙。日月光副總林顯堂仍飾詞狡辯,廠內維修中的儲槽感應器,101日因故障導致洗滌酸液流到放流槽內,才導致酸度異常,並非故意以自來水混充放流水供採樣,被高雄市環保局長陳金德斥其為狡辯。

1210日,日月光負責人張虔生依公共危險罪遭移送高雄地檢署偵辦。次年13日,高雄地檢署起訴K7廠務處長蘇炳碩等五人,日月光也以法人身分被起訴,負責人張虔生則因稱不知情被採信而獲不起訴。市府環保局的罰鍰處分,8日剛遭最高等恐龍法院判決駁回,日月光不必繳半毛錢。如今媒體與鄉民都緊盯花蓮的亞泥,誰還關心高雄的日月光呢?   

法律無法制裁日月光,鄉民們只好寄望歷史來還其公道了。埋暗管排放汙水的日月光張家,老闆就是溫州幫出身的張姚宏影與張虔生母子,從戒嚴時代就是靠著官商「關係良好」的建業起家。老蔣鼠肚雞腸、沐猴而冠,身邊侍衛近臣、閹宦佞倖,全都只用浙江人,因此寧波幫與溫州幫結黨營私,奸商土豪爭相逢迎來充當門神。  

日月光的母公司宏璟建設,當年供奉的監察人胡炘(前開發金總經理胡定吾的老爸〉,就是官邸侍衛長出身,退役後擔任駐新加坡商務代表。1989221日,宏璟建設總經理張虔生(現在的日月光老董〉知道土城市台橡電子廠因汙染而屢遭居民圍廠抗爭,急著覓地遷廠,這塊工業用地將有機會變更地目,就由監察人胡炘出面、用張虔生的個人名義,向台橡公司購買13筆土地,總金額147千萬,折合每坪14萬,也符合工業用地的行情。   

但在這筆交易裡,張虔生只拿出了32千萬,其餘115千萬,是在1992626日簽約過戶前6天,也就是在20日由宏璟建設董事長姚張宏影(張虔生的母親〉召開董事會,將公司持有的聖保羅建設、大統畜牧、嘉新畜牧、永光華金屬、鳳林、僑泰、宏總建設等股票及上海商銀的商業本票,交給張虔生向花旗銀行台北分行融資擔保貸借,這筆借款匯人張虔生的帳戶後,張虔生再開支票付款給台橡公司。   

半年後的199211月,再由董事長張姚宏影主持董監事會,決議以每坪28萬元的價格,向張虔生購買一半的土地,這樣一轉手,張家母子就掏空了公司 193761萬。五年後19977月,本案被調查局移送。

19987月,各報皆有報導,宏璟建設透過關係,找了司法首長出面「關心」案情,還遊說部分證人與金融機構採不合作態度,檢察官洪于智在壓力下於起訴前臨時抽案,引發輿論一片譁然,檢察官才趁機於128日,起訴董事長張姚宏影、總經理張虔生、董事張洪本(張虔生之弟)、周朝章、鄭士豪及財務經理周家佩、監察人胡炘等人。

20001226日、台北地方法院依偽造文書罪,將張氏母子各判處有期徒刑六年。但1998710日各報皆有報導,19965月,調查局台北市調查處在偵辦張虔生家族藉買賣土地掏空宏璟建設資產的同時,又發現了這一家族炒作自家股票的案外案。   

1997年年終時,證券期貨交易委員會經由股市交易監視系統,發現宏璟建設股票買賣異常,價格迅速飆漲後又重挫,顯示有人為操縱的可能,查訪後認為炒作集團和公司派有密切關連,函請台北市調查處協助查明真相。   

調查局在查訪後發現,張虔生、張洪本兄弟在日月光被稱為「大董、小董」,張洪本的老婆馮美珍,擔任日月光公司監察人,在1997726日到811日的這段期間,涉嫌分三波段連續以高價買入手法,將母公司宏璟建設股票價格從每股30.3元拉抬到43.3元的高價。   

在這十四個交易日裡,日月光的漲幅將近百分之五十,集中市場的總買賣金額超過二十億元,結果調查發現,大部分都是馮美珍透過人頭帳戶在喊盤買進。調查局依違反證券交易法罪嫌,將馮美珍函送台北地檢署偵辦。   

其實在1997年年底,張家的競爭對手南韓安南集團,不堪張家持續放話攻擊,乾脆在台灣大登廣告,指責日月光集團,雙方爆發出激烈的文宣戰;另外在1998年底,福雷電子TDR市後,日月光也在高檔出清持股,引起市場相當矚目。還在新台幣貶值風潮下,日月光將售股所得匯出,也引起央行的嚴重關切。

但政商關係超好的日月光,惡搞了這麼多年還是沒事。因為張虔生靠著溫州幫門神胡炘的圍事,早已有了新加坡國籍。如今齊柏林在花蓮殉職,所有媒體都將「齊柏林效應」聚焦於花蓮,之前埋暗管汙染南台灣的肩傷獲不起訴,如今連罰金也不用交半毛。唉!齊導一死,肥了南肩,瘦了東肩。這邊看不見台灣,那邊日月慶重光。

(喜歡這條新聞,給新頭殼按個讚!)


分享

 

網友回應

支持新頭殼

新頭殼網站堅持不受政治及經濟利益影響,在落實獨立經營的理念過程中,我們需要更多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