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竹縣兩議員同請辭 周江杰:不敵建商遊說集團
新頭殼newtalk | 綜合報導
政治經濟
新竹縣議員周江杰表示,他的請辭希望喚起社會對「非自住房屋稅」更大的關注。
新竹縣議員周江杰表示,他的請辭希望喚起社會對「非自住房屋稅」更大的關注。   圖:周江杰/提供

新竹縣兩位縣議員昨(4)天下午突宣布「辭職」震驚新竹政壇,兩位議員分別是綠黨周江杰與勞動黨高偉凱,辭職理由竟與新竹縣龐大的「建商遊說集團」有關?周江杰受《新頭殼》獨家專訪表示,他與高偉凱兩年前推動《房屋稅徵收自治條例》立法,希望針對新竹縣「全台第四高」的房價做出因應,對「非自住房屋」訂出較高稅率,成功獲得議會支持立法,然而卻引發建商反彈,在以「新竹縣不動產開發同業公會」為首的建商集團強力遊說之下,新法實施不到一年昨日卻再度修法通過「調降稅率」的國民黨版本。而擁有強大遊說力量的「新竹縣不動產開發同業公會」,理事長竟是「新竹市議員吳國寶」。 

周江杰痛心表示,需要課徵「非自住房屋稅」僅佔全體新竹縣民8%,他的法案讓新竹縣府稅收提升7000多萬,可有效解決鄉鎮市公所預算不足的問題,改善鄉鎮匱乏的基礎建設,如今92%福祉的提升卻敗給8%的建商遊說集團,因此他決定為自己提的法案下台負責,他也指出新竹縣議會「不直播」的現況,讓人民不知道裡面在審什麼;希望藉由辭職,能因此獲得更多社會關注。他強調,唯有92%選民用選票送更多有理念的議員進議會,才能改善財團、建商壟斷市府及議會的現況。 

問:發生了甚麼事?

周:回到兩年前的年底,高偉凱跟我提了一個房屋稅非自住稅率修正案,針對「非自住稅率」部分,兩戶以下訂為2%;3戶以上訂為2.5%;每位縣民可以享有3戶「自住用房屋」,但到第四、五戶課徵2%的「非自住房屋稅」,六戶以上則提升到2.5%;這樣的修正案前(2015)年年底經過議會決議通過。

然而去年年中開始受到非常大的「遊說力量」,來自於「新竹縣不動產開發同業公會」,非自住稅率造成建商非常大的影響,去年11月國民黨團修正案送到議會來,要將非自住稅率調降為1.6%,去年11月、 今年3月各1次審查,但議場內議員人數不足、會沒開成;到5月可能提案黨團運作動員,讓非常多國民黨議員能夠出席成會,大家就通過了這樣的法案。

問:建商團體如何進行遊說?

周:看過來進行遊說的團體,是新竹縣不動產工會理事長吳國寶議員。其實遊說團體跟議員接觸、建立關係、有互動是民主政治的常態。但「92%民眾沒影響、8%建商有影響」的情況下,國民黨卻讓黨的意志凌駕人民的意志。我想,黨的意志大概判斷民眾不會知情、因為我們的開會沒有公開,新竹縣議會只有現場錄影、沒有直播,都是議員自己去申請、且只能申請自己發言的錄影帶,新竹縣民若沒有議員申請並公開在網路上,根本看不到議會中的情況。 

問:為何決定採取「請辭」的激烈做法?

周:我想,既然我跟高偉凱是「被修正的條例」的提案人,基於「責任政治」原則能夠「跟法案同進退」,希望大家更把焦點放在「富人稅」的差別稅率上,民眾能有更多了解。 

我希望大家關注公共議題,對政府運作更有正面助益。這次被修法對我而言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新竹縣議會依據慣例,我們不表決,不能刪除縣政府的預算,審議預決算、針對議案投票表決是議員可以運用的權利,在這裡卻是很退縮的情況。

新竹縣政府過去種種施政,傾向與財團靠攏,沒有向縣府申請就逕行動工的情況很多;縣政府也不尊重議會,例如審議外僑學校的過程,「議會決議」縣政府都認為「僅供參考」;縣府又刪除「非法定社會福利」,應該個別討論的重大議題,議員卻是一個「被告知」的情況。

新竹縣議會總共34席,民進黨3席、國民黨20席,無黨籍8席,民國黨1席加上高偉凱跟我2席;我們坐在議場裡永遠都是少數,即使可以出聲音,也是議會少數中的少數,在大家都不知道議會發生什麼事情的情況下,我們也無法真正改變些什麼。

「草根民主」應是由下而上的民主,對民主政治改變的期待才可能發生,我們一直在這裡,對於實際政治作為我認為很有限,經過這個案子一連串的波折,讓我們決定請辭議員。

問:非自住稅率的兩次修法,誰獲利?誰受害?

周:根據稅捐稽徵局的統計,課徵「非自住稅率」受到影響的,只有8%的新竹縣民,92%則如同大家想像的一樣,只有一戶、兩戶房產;多數人都不會因為這次刪減的稅率而受到照顧;這次國民黨刪減的稅率只嘉惠到8%的民眾,而這8%裡頭有「165戶建商」,昨天通過的新法明年上路後,新竹縣政府將會減少7000多萬的稅金;其中單單這165戶建商,就會少掉3000萬稅金,超過整體刪減稅金的4成;更可看出他們有強烈動機往下調整。

我提出但昨天被修正的原先版本中,有92%的多數人不會受到影響,反而因此受惠;受傷的是8%的人,但「這群建商」卻更有力道去進行遊說。92%為什麼受惠?是因為《財政收支劃分法》,房屋稅有六成要提供給鄉鎮市公所,而鄉鎮市公所目前預算資源非常不足,房屋稅是提供給鄉鎮市公所建設基礎設施的財源,富人多繳一些稅金,會有四成進鄉鎮市公所,兩成由縣市政府統籌分配使用,而後者又會回到鄉鎮市公所。地方上擁有這麼多房子的有能力者,如果願意協助政府,公共設施便會改善,居民生活品質就會提升。

問:為何兩年前推動調升非自住稅率的立法?

周:新竹縣有特殊環境,比如說年輕人,我們不吃不喝要8.47年才買得起一棟房子,「高房價所得比」的購屋負擔,我們在六都裡只輸台北、新北、桃園市,新竹縣的特殊情況,是鄰近科學園區、快速發展下的結果,但不是所有新竹縣民都在科學園區上班,因為這樣的時空條件,我主張要把自住跟非自住稅率拉開,讓房價不要再持續飆高。

在擬法案過程中,參考也「訂定差別稅率」的台北市與宜蘭縣,2%是台北市稅率;訂得更複雜的宜蘭縣則是2%與2.5%的稅率,此外也去參考相鄰近縣市的稅率怎麼訂。當初國民黨沒有動員,也沒有建商進行遊說,現在進行遊說的人當時可能不知道新竹縣議會在做什麼,所以能夠在議會過關。

問:昨天議會的表態情況?

周:顯然昨天明確針對調降1.6%稅率提出異議的議員只有我跟高偉凱。民進黨沒有參與國民黨修正案的連署,但就我印象三位議員沒有說話。民國黨邱靖雅參考稅捐稽徵局的資料,是希望不要對民眾造成太大影響,立場偏向「不反對調降」。

問:作為綠黨唯二的議員,黨中央如何看待這次的請辭?

周:綠黨中執委是「事後才知情」,但基本上他們能夠接受我的說法。

問:請辭後有什麼生涯規劃?

周:回到選舉前的狀況,高偉凱回到勞工運動,我則再回到環境運動,繼續從事我們當議員前就在做的事。

問:新竹縣議會建商把持的現狀,有沒有改革的契機?

周:新竹縣議會能不能改變不是我能決定的,是全民決定的。要改變新竹縣的情況,不是靠議員、立委,而是92%的民眾願意針對這樣的事表達意見,並作為未來投票時候的重要參考依據。我們請辭如果可以喚起民眾對於公共事務更大的關注,那92%其實才能發揮更大的力量,送3席、5席議員進縣議會。

(喜歡這條新聞,給新頭殼按個讚!)


分享

 

網友回應
如何成為公民記者
只要具備關心公共事務熱情,願意提供真實新聞的公民,就可以成為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