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管仁健觀點》一句話打趴腦殘藍媒人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林明昇對復興航空的「始亂終棄」,跟他的祖父林燈(圖)守住老本行、其他可割可棄的經營風格是一樣的;可見戒嚴時代紅頂商人的企業文化,才是「玩壞」復航的主因。   圖:管仁健提供
林明昇對復興航空的「始亂終棄」,跟他的祖父林燈(圖)守住老本行、其他可割可棄的經營風格是一樣的;可見戒嚴時代紅頂商人的企業文化,才是「玩壞」復航的主因。   圖:管仁健提供

一個65歲的癌症病患,不去求醫問診,卻跑去飆超跑紓壓,肇事後還畏罪逃逸,最後無預警宣告自殺。隨便拉個鄉民來辦案,也都能判定這死者就是兇手。無奈「人一藍、腦就殘」,就是有些腦殘的政客與資深媒體人,打著藍營小五郎的身分招搖撞騙,堅持兇手不是無良企業的富三代林明昇,而是上任不到半年的總統蔡英文。 

2016年11月21日網路上開始流傳,台灣第一家民營航空公司,也是現今第3大的復興航空即將停航,該公司早上還否認,下午在民航局找上門後,傍晚才宣布停航1天,但並未說明原因。次日早上該公司召開臨時董事會後,隨即在下午召開記者會宣布確定解散公司且全面停航。董事長林明昇表示由於財務狀況惡化,將退出台灣航空業。 

復興航空創立於1951年,至1983年由現今的國產實業集團接手經營。2014年7月23日,一架由高雄飛往馬公的ATR 72-500,降落時因天候不佳重飛失敗,於湖西鄉西溪村墜毀,48人罹難、10人受傷。2016年4月14日,澎湖地檢署終結此案,正副駕駛因不幸罹難予以不起訴處分,馬公機場兩人以業務過失起訴。 

空難後不到7個月,2015年2月4日,另一架由台北飛往金門的ATR 72-600,起飛5分鐘後隨即失控,墜毀於基隆河前擦撞環東大道高架橋,造成43人罹難、15人受傷。次年6月30日飛安會發布最終調查報告,確定又是人為操控失誤,也就是關錯發動機,造成飛機在空中雙發動機失效。2016年7月13日士林地檢署偵查終結,正副機師因已罹難,依法予不起訴,復航董事長林明昇等人也獲不起訴處分。 

民航是特許行業,7個月內因人為疏失摔掉兩架飛機,對機師資格要求的飛行時數比同行低,交通部重測仍有18%沒通過。如今又毫無天良的無預警解散,不但衝擊空中運輸,置已購票甚至流落在外的旅客不顧;以及1700多名員工頓時失業。引發如此大的民怨,民航局長的失職當然罪無可逭;但可以牽拖歸罪於蔡英文不承認92共識,人藍腦殘的程度就瞬間破表了。 

報載這個敗家子林明昇是富二代,家族企業涉足航空業卻因陸客不來而誤踩地雷,這些都是不懂台灣史的藍營媒體在鬼扯。林明昇37歲空降復航,受惠兩岸直航,大幅擴張機隊、開拓航線,2011年起連續4年每股純益超越華航與長榮航,被媒體拿來與當時的長榮航董事長張國煒相提並論;但在快速擴張時低估飛安,甚至在南港空難不到1個月,就駕駛超跑違規超車且肇事逃逸,原本包裝的少主形象一夕崩解。 

2015年3月14日上午,林明昇駕駛保時捷911 Carrera 4S跑車,在106縣道行經石碇路段,在彎道違規橫跨雙黃線超車,造成對向車道的重機騎士徐筠軒閃避不及,撞上山壁以致左手指骨折與身體多處挫傷。但林明昇未停車查看,直接駛離現場,繼續往前行駛約400公尺才下車查看自己的車輛外觀有無毀損;當晚林被新店警約談到案。 

起初林明昇向檢警謊稱不知發生車禍,但前後相關車輛的行車記錄器、路口監視器與目擊證人皆指證歷歷,台北地檢署依肇逃罪嫌起訴。至台北地院審理時才改變態度,全盤認罪並請求緩刑。法官考量他已在案發第3天和解並賠償,傷者徐筠軒也到庭表示同意讓他緩刑,法官因此輕判有期徒刑1年2月,緩刑3年;林明昇與檢察官都未上訴,全案定讞。 

林明昇是國產總裁林孝信的長子,但他不是富二代,而是跟連勝文一樣的富三代。他的家族涉足航空業,也不是從復航開始。鑽研台灣民航史,任教於淡大歷史系的曾令毅就介紹過林明昇的祖父林燈,也就是國產實業的創辦人。 

林燈(1914─1992)生於宜蘭縣員山鄉,1932年畢業於宜蘭農校,靠石綿業起家。1954年創辦國產水泥加工廠,1959年改組為國產水泥製品公司,1965年首創預拌混凝土工廠。1969年正式改組為「國產實業建設股份有限公司」,增加營建業務。 

林燈在1969年中視創立時,成為國民黨以外的民股最大股東;並在1978年與政商名人蕭政之、陳重光、張清來、蔡萬霖、侯政廷等共同籌資成立中興保全,這不但是保全業的始祖,至今也仍是國產的金雞母。林燈歷年來創辦或投資的其他事業多到不勝枚舉,是一位隨著政府政策而多角化經營的黨國紅頂商人。 

在戒嚴時代能成為黨營事業中視的民股,其黨政關係自然不用細表。因此1983年國產入主復航,當然也不是媒體報導的初次投資航空產業。早在1955年,他就在當時省農林廳長徐慶鐘的支持下,籌組了以噴灑農藥、探查魚訊(烏魚)、人造雨等業務的中國農業航空公司,成為台灣首家不以客貨營運為主的特種航空公司。 

透過徐慶鐘的牽線,中農航向空軍標得5架AT-11、PT-17飛機來營業。但這家公司雖有5架飛機,卻只有兩位日治時期少有的台籍飛行員,一位是傳奇飛行員許崙墩,另一位則是後來專營台琉之間空運的許清卿。 

但中農航營運不到1年,就因虧損而被改名為中興航空公司,並申請增加經營航空運輸業務,卻始終未獲交通部同意。資金缺口及加上「人謀不臧」(出自交通部檔案),致使其業務陷於困境。1958年中農航向政府請求收為官民合營但未獲准,下半年起已形同歇業,1969年因歇業過久而被經濟部下令解散,亦即中農航實際僅營運兩年多而已。 

從林燈一生的略傳與經營事蹟,可知其成功的某一面在於多角化經營能力,但另方面也必須仰賴於黨國裙帶資本。因此這些紅頂商人的特色就是「什麼都做,有錢就賺,只要守住老本行(如林燈的營造業與保全業),其他的都只是轉投資,隨時可收可放,可割可棄。」 

綠營媒體與名嘴把林明昇對復航的「始亂終棄」,完全歸罪於敗家子性格,卻忽略了紅頂商人所屬的企業文化與風格,第一代與第三代其實是一樣的。其他行業或許還承受得起當權者的惡搞,安全第一的航空業就不同了,一個小差錯就無可挽回。這狀況就像陸軍或政戰的軍官,在部隊裡可以胡搞瞎搞,海軍與空軍的軍官,能「盡情揮灑」的空間就很有限了。 

紅頂商人的多角化經營,在某些行業是行不通的。而且就算行得通一時,也不可能行得通永遠。因此第一代林燈如此,第三代的林明昇也是如此。他們也許都是企業經營的能手,但涉足航空業,這一套就成了悲劇。 

身為總統的蔡英文,檢討復航事件,若只侷限在技術面與管理面,卻不從轉型正義的角度,重新建立公平的制度與規則,馬上就會有比復航事件更大的未爆彈。請蔡總統認清事實吧!戒嚴時代紅頂商人的企業文化,才是「玩壞」復航的主因。至於人藍腦殘的媒體人,歷史學者曾令毅的一句話,就能把他們打趴︰

「請問1958年中國農業航空公司的歇業,也是因為陸客不來了嗎?」

作者:管仁健(文史工作者)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