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舊時蔣家少爺們,走入尋常百姓間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2005年4月,媒體驚爆蔣方智怡與蔣友柏,在天母與士林的家中,都還有未依規定查驗的自有槍枝。   圖:管仁健提供
2005年4月,媒體驚爆蔣方智怡與蔣友柏,在天母與士林的家中,都還有未依規定查驗的自有槍枝。   圖:管仁健提供

2015年12月28日《自由時報》報導〈蔣友青現身綠營造勢場合?落寞身影獨自聽演講〉提到:「2016年總統立委大選逼近,各政黨皆全力衝刺跑行程拜票。但昨日有民眾在網路爆料,前天於台中市民進黨立委候選人造勢場合上,竟出現一名長相極似蔣家第4代蔣友青的男子在場仔細聆聽演講,讓網友們相當驚訝且議論紛紛。

有網友在PTT八卦板貼文指出,於前天下午3點半左右,在台中市立委候選人張廖萬堅造勢場合中,發現一名反戴球帽、穿球鞋的男子,獨自站在會場後方聽了近1個半小時的政見發表。而該網友認為這名男子相當眼熟,查了網路後驚覺該男子就是蔣家後代蔣友青,網友說『回家google了一下,確認沒錯竟然是蔣萬安的堂弟,蔣友青』。

許多網友看到貼文後回應,覺得這名疑似蔣友青的男子似乎有點落魄『背影好像變胖,看起來頗憔悴 』、『怎麼有點社會邊緣人的感覺』、『為什麼這麼憔悴』、『怎麼感覺好落魄』。」

蔣友青會在媒體上爆紅,是因2013年8月到11月,多次在臉書發布英文恐嚇文字,並寄電子郵件恐嚇台北美國學校副校長,揚言「我是恐怖分子」、「屠殺全校師生」、「放置炸彈」,遭檢方依恐嚇公眾罪、恐嚇危害安全罪起訴。但據2015年6月11日中央社報導:

「士林地院審理時,台北美國學校由律師代表到庭,蔣友青不認罪;蔣友青委任律師則表示,蔣友青臉書貼文有些是情緒抒發,有些只是流行歌詞內容,未指名台北美國學校,貼文也沒有公布於眾,另指檢方部分起訴內容的中文翻譯偏離原意,蔣友青本意是他不可能殺掉學校這個抽象的行政體系,並非要加害師生。

蔣友青被控恐嚇台北美國學校,一審依恐嚇公眾罪判處6月徒刑,得易科罰金;蔣友青提上訴後,又撤回上訴,全案於今年3月間確定。士林地檢署今天傳喚他到案執行,他繳交罰金新台幣183,000元後離去。」

蔣家第四代的蔣友青,不讓哥哥蔣友柏用風花雪月佔住媒體版面,脫序演出這場威脅美國學校的鬧劇。沒有歷史常識的年輕記者,竟以為蔣友青是在「敗壞家風」。但經歷過白色恐怖的台灣人都明白,兩蔣這一家大大小小,就跟《紅樓夢》裡柳湘蓮形容的「大觀園」一樣,「只有門口兩個石獅子乾淨,連貓兒狗兒都不乾淨。」

蔣家少爺們持槍鬧事,戒嚴時代那些閹宦走狗把持的媒體不敢報導,幸好天理昭彰,藉著蔣友青的天真率直,讓我們有機會能還原歷史,為當年白色恐怖的受難者討回一點公道。但蔣友青比起他的哥哥、二伯與叔公,還真的是個乖孩子。

他的媽媽方智怡與哥哥蔣友柏,2005年4月,媒體驚爆在天母與士林的家中,都還有未依規定查驗的自有槍枝,但地院對於蔣友青住在這麼危險的家庭,卻讓他只花183,000元就全身而退。不過還好是發生在21世紀,已經不是報警的美國學校副校長被關,當年誰惹到蔣家,最後都會離奇死亡。

例如蔣友青的叔公蔣緯國,1991年9月,立委葉菊蘭指控國家安全會議秘書長蔣緯國,在台中市宜寧中學的別墅裡,藏了20支長槍。但蔣緯國卻輕描淡寫的說:「在我看來,那只是大人的玩具。」

就在槍械被發現的同時,負責保管這些槍枝的別墅女傭李宏美(47歲)竟然暴斃,警方一開始發現手腕上有刀痕,就在沒有遺書的情況下宣布是自殺,群情譁然後檢方又宣布,手腕傷口非致命傷,死因是高處(五層樓高的水塔)墜落,死因單純,家屬也無異議,本案偵結。(請見剪報)

至於蔣友青的二伯蔣孝武,持槍鬧事的案例更多。白色恐怖時期的特務谷正文,在他的回憶錄《牛鬼蛇人》裡,有段蔣家類似《水滸傳》裡的「武松抓姦殺嫂」的聳動情節。

蔣孝武有一次與前妻汪長詩吵架,汪小姐盛怒下拎著皮箱行李直奔松山機場(那年代還沒有桃園機場),宮廷內鬥下,弟弟蔣孝勇找到了好機會去做落耙仔,上報蔣經國。蔣經國連忙命令國安局長王永澍去機場,不准汪長詩登機,如果已登機就阻攔那班飛機起飛。

當時汪長詩剛上飛機,王永澍就命令飛機禁止起飛,松山機場立刻如臨大敵,旅客都以為有劫機。但蔣孝武這時也握著一把手槍,匆匆忙忙衝到機場,他用槍頂住王永澍的肚子,歇斯底里地喊著:「你馬上讓飛機起飛,不然我先斃了你!」王永澍只好允諾飛機起飛。飛機一飛走,蔣孝武竟又調轉頭,想上陽明山找落耙仔蔣孝勇算賬,但蔣孝勇已溜之大吉。

之後太子爺蔣孝文得了梅毒後,成了個廢人,蔣孝武立刻升格為大阿哥,與他的狐群狗黨更加招搖。有一天谷正文接獲昔日蔣孝文的中學同學,當時是情報局線民的余正雄密報,蔣孝武發現「守活寡」的嫂嫂,與一位住在國賓飯店的德國商人有染,要持槍帶兄弟們一起去捉姦,然後押到空軍公墓,連埋屍的坑洞都已經挖好了。

谷正文一聽大驚,害怕蔣孝武若在觀光飯店裡鬧事,會變成國際事件,趕緊調動「秋實齋」的幹員,包圍位於中山北路二段,剛開幕不久的國賓大飯店。「秋實齋」就是情報局對大陸滲透突擊的神秘單位,簡單說就是便衣特勤部隊,對外則宣稱是「船舶研究中心」。

但谷正文與「秋實齋」的幹員在國賓飯店外,餵蚊子餵了一整晚,也沒看到蔣孝武與任何太子黨的鷹犬,大夥一肚子氣,正想回去找余正雄算帳時,忽然接到台北市警察局長王魯翹來電(王魯翹是軍統的殺手出身,前警政署長王卓鈞的爸爸,壯年時橫死台北街頭),警方已發現蔣孝武與其鷹犬的行蹤了。

原來蔣孝武一行人,根本還沒去中山北路的國賓飯店捉姦,而是在延平北路二段的東雲閣酒家(其他像是五月花、黑美人、江山樓、紅天夢都在附近)喝茫了。那年代外省人去舞廳,本省人上酒家,酒女能用國語接客的也不多,但太子爺竟然紆尊降貴、親降凡塵,嚇壞了所有上門買醉的酒客與東雲閣老闆。

話說太子爺持槍站在二樓樓梯口,禁止在場的其他客人離開(當然別的新客人也進不來),強迫所有客人聽他的「捉姦計畫」。他自稱要效法武松,幫武大郎討個公道,殺了潘金蓮與西門慶這對姦夫淫婦。酒家老闆報警後,警察不敢處理;上呈官邸,蔣經國不在家,官邸警衛也不敢處理,只好交由谷正文自行處理。

警察與「秋實齋」的特勤幹員,擔心手中有槍的太子爺開槍,更擔心將來太子爺登基後會報復,誰也不敢上前勸阻。谷正文由於負責大陸情報工作,花費不用報帳,蔣孝武一直想染指這一塊,所以對谷正文還禮遇一些。

於是就由谷正文上去與蔣孝武打哈哈,然後趁機奪了他手上的槍,再一腳把他從二樓樓梯口踢得滾到一樓,秋實齋的幹員將他五花大綁,送回官邸,丟在客廳裡,等蔣經國回家後自己處理。小蔣感謝谷正文機警,免除了一場國際大醜聞,3天後還寫了一封信向谷正文致謝,這就是蔣家後宮傳奇裡的「抓姦殺嫂」。

舊時蔣家少爺們,走入尋常百姓間。蔣友青雖有恐嚇美國學校的前科,但能頂著寒風,在台下聆聽曾被他們家族斥為「叛亂份子」「三合一敵人」的政見會,比起那個在媒體上附庸風雅的哥哥、在中山區傳承吹狗蕾衣缽的堂哥,真的還是難能可貴、家族之光。

作者:管仁健(文史工作者)

1991年9月媒體報導,立委葉菊蘭指控國家安全會議秘書長蔣緯國,在台中市宜寧中學的別墅裡,藏了20支長槍。   圖:管仁健提供
1991年9月媒體報導,立委葉菊蘭指控國家安全會議秘書長蔣緯國,在台中市宜寧中學的別墅裡,藏了20支長槍。   圖:管仁健提供
蔣緯國家中藏有槍械被發現的同時,負責保管這些槍枝的別墅女傭李宏美(47歲)突然暴斃,檢警宣布死因單純。   圖:管仁健提供
蔣緯國家中藏有槍械被發現的同時,負責保管這些槍枝的別墅女傭李宏美(47歲)突然暴斃,檢警宣布死因單純。   圖:管仁健提供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