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觀點》拜登原來不是習近平的老朋友

新頭殼newtalk 文/余杰
7139-12-13T06:32:53Z
美國副總統拜登訪問中國時,習近平親自陪同他在四川等地參觀訪問,2人宛如好友般。但如今咳國令南海情勢緊張,美國將在5年內把60%的海軍駐紮在亞太區,以維和平。圖:翻攝中國官媒新華網   
美國副總統拜登訪問中國時,習近平親自陪同他在四川等地參觀訪問,2人宛如好友般。但如今咳國令南海情勢緊張,美國將在5年內把60%的海軍駐紮在亞太區,以維和平。圖:翻攝中國官媒新華網   

在中美南海爭端持續升溫之際,美國副總統拜登向美國海軍軍校畢業生表示,中國在南海的行動正在令亞太區的和平面臨考驗,而美國將在5年內把60%的海軍駐紮在亞太區。拜登說,太平洋的和平與繁榮,很大程度取決於並將繼續依靠美國的海軍力量。

美聯社如此引述拜登的話:「在南中國海的爭議海域,……我們將不退避地維護和平公正解決爭端的原則,以及航行的自由,而今天這些原則因為中國在南海的行動而受到考驗。」拜登告訴在場畢業生:「在那裡,氣氛很緊張,就在我說話的時候,它正在變得緊張,但你們將會出現在那裏保衛和平。」

在此前後,在美軍P-8A海神反潛偵察機飛近中國的永暑礁和美濟礁上空偵查,美國國防部發言人沃倫上校也放話說,美艦下一步將進入中國填海島礁12海里範圍。一般來說,西方人知道東方人的面子觀念極其重要,不會直接打臉,但這一次美國看到中俄聯盟已經成型,敵對關係不可改變,也就不得不赤膊上陣了。

習近平的痞子氣質直接影響了中國媒體的語言風格。代表中國官方立場的《人民日報》,在被美國打臉之後,立即在頭版刊登署名為「鐵鈞」的軍事問題專家的評論文章。文章對美國大加討伐:「一旦美國這種軍機抵近偵察的不負責任且十分危險之舉再次上演,南海之和平與穩定將被一點點破壞。在南海問題上,美國真是有些霸道無賴。」該文呼籲,美國的好戰分子,馬上停止在南海地區採取軍事冒險行動。不要錯判形勢,不要把中國的克制當軟弱。其實,中國的空軍和海軍實力都遠遠不足以與美國抗衡,只能眼睜睜地看着美國的飛機飛來飛去、美國的艦船游來游去。中方自稱「克制」的表態,盡顯其色厲內荏、外強中乾的本相。

習近平執政以來,中國對外政策的最明顯變化就是:不再以披着羊皮的狼的形象示人,而是扔掉羊皮,直接顯示狼心和狼面。歷史學家余英時教授在自由亞洲電臺評論中國的對外政策時指出,「習近平是鐡了心要與西方來一場新冷戰,習近平將美國當作最大的敵人看待。」然而,美國政府一直對中國實行不切實際的綏靖政策。如今,在歐巴馬的任期只剩下1年多之際,美國政府終於被中國咄咄逼人的挑戰所驚醒,不再對習近平的「回頭是岸」抱有任何幻想。

以拜登個人而論,在習近平以副元首和諸君的身份訪問美國時,由他出面接待;而當他以副總統身份訪問中國時,習近平也放下身段與之套近乎,親自陪同他在四川等地參觀訪問。所以,2人有較多時間和機會作近距離的接觸。那時,拜登對習近平大加讚賞,認為習是一個可以打交道的開明人士。如今,這個海市蜃樓般的夢幻終於破滅了。這一次,拜登的講話如同一道分水嶺般宣示:我不是習近平的朋友,習近平無疑就是美國最大的威脅。

以美國的對華外交而論,早在二戰硝煙瀰漫之際,美國政府對中共地方割據勢力就抱有美好的想象——中共不是蘇聯式的共產主義原教旨主義,毛澤東不是史達林式的人物。所以,美國願意與之保持聯繫,甚至願意給予支援。這種幻想一直到中共建政還未破滅,到了韓戰爆發才灰飛煙滅。自70年代末文革結束、鄧小平實施改革開放政策以來,美國又陷入新一輪的亢奮狀態,認為中國終於要走資本主義道路了。於是,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成為中美關係的一段黃金時期。然而,1989年的天安門屠殺,讓美國看到中共仍然是「鄧皮毛骨」、是殺人不眨眼的暴政。到了90年代中期,中國進入權貴資本主義的新時代,美國又成為中國最大的貿易伙伴,認為經濟可以改變政治,只要中國的經濟發展了,政治一定能走向民主化。然而,魔鬼就是魔鬼,美方的放任和輕信,卻一手扶植出一個接替蘇聯老大哥的、更為強悍和狡詐的對手來。可以說,半個世紀以來,美國的對華政策一錯再錯,最後釀成大錯。

等到歐巴馬當總統的時候,本該對中國奮起反擊、謹守價值、寸步不讓。由於缺乏處理國際事務的經驗和對自由價值的堅持,軟弱無力的歐巴馬被習近平玩弄於股掌之上。直到整個西方世界對中國的風向悄悄發生轉變——不能繼續縱容所謂的中國模式腐蝕乃至顛覆普世價值,不能再一廂情願地將敵人當作朋友,美國政府和學界終於睡獅猛醒。

今後,等待習近平的,不會是鮮花與笑臉,而是石頭與石頭的碰撞。

作者:余杰(旅美獨立作家)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