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新團體 林飛帆:非分裂而是分進合擊

新頭殼newtalk | 李雲深 台北報導
1426-10-17T06:00:39Z
林飛帆(右)表示,運動路線是用社會引導政治,這次學運就是最好的例證。圖:李雲深/攝   
林飛帆(右)表示,運動路線是用社會引導政治,這次學運就是最好的例證。圖:李雲深/攝   

「島國前進」今(18)天上午宣布正式成立,發起人之一的林飛帆表示,在學運之後,馬政府不僅沒有深切反省,反而加深社會的對立和矛盾。他也批評,在野黨並未如人民期待展現應有的監督力量。對於學運之後出現許多的團體,是否代表學運分裂?林飛帆說,大家在運動的目標都是一致的,沒有所謂分裂的問題,而是在不同的軸線和路線上,對同樣的目標進行努力。

記者會場地選在立法院旁的青島東路蜜蜂咖啡店舉行,不到20坪的空間擠滿媒體記者。出席記者會的「島國前進」成員,除了陳為廷和林飛帆之外,還包括,清大科法所學生林亮君、台大歷史所學生周馥儀、政大哲學學生施懿倫、台大社惠專案助理教授陳惠敏等人。世新大學教授蔡培慧也到場,但中研院研究員黃國昌則在從巴西回國轉機途中,並未出席。

林飛帆在記者會上說,整個三月份的氣氛跟過去幾年的氣氛,有很大的差異。可以很清楚看出,是馬政府執政六年不滿的累積。這些問題,在馬政府六年當中有相當充裕的時間和龐大資源,握有國家權力,來解決人民的不滿,無論是大埔徵地、士林王家都更案,乃至於核四、服貿協議等等,都沒獲得馬政府的回應。這也是為什麼在今年三月、四月的春天會暴發如此大的力量。他說,但馬政府未作出任何絲毫的深切反省,對現狀未作出任何的改革,反而是作出加深社會的對立和矛盾。

他表示,運動路線是用社會引導政治,這次學運就是最好的例證。不亞於在台面上的這些政治人物和政黨,參政的想像,就是為什麼用社會領導政治,用社運來推動政治改革為訴求的原因。

林飛帆也說,對於現在的在野黨,本來人民應該對他們有高度的期待,但我們發現,在三、四月份,無論兩岸監督條例、服貿協議或自經區條例等,在野黨未能如我們期待的發揮他們原本的力量。

林飛帆表示,我們是要以社會領導政治,以社運推動政治的改革和政治局勢的扭轉。至於這個組織是否為一個政治團體?他說,政治參與從來不是一種形式,經歷各式各樣的街頭運動也是政治生活的一部分,都是很重要的政治參與的基礎,在運動過程中,第一線的實際上監督政治。我們所面對的問題都是高度性的政治議題。展現人民對政治局勢的改變。用社會運動的方式進行政治改革。

林飛帆說,自從學生離開立法院之後,雖然王金平院長答應先立法後審查,但發現有兩個目前在國會實質上遇到的議題,包含兩岸協意監督條例和自由經濟貿易區條例的審查,已有團體關注一段長時間,「我們會分進合擊,集結力量,一起行動。」

陳為廷則解釋「島國前進」的意義,他說,英文名字是March Taiwan,一方面是前進的意思,一方面也是代表在今年三月(march)這個春天,台灣公民社會不僅出現了前所未見的豐沛能量,更展現了攜手捍衛核心價值的團結精神。

陳為廷表示,延續占領運動的精神和訴求,「島國前進」將與所有公民團體攜手合作,展開新一波的行動。第一,將針對立法院兩岸監督條例的立法貫徹民間版的五大訴求;其次,繼續施壓監督立法院,對兩岸服貿協議進行實質審查,退回服貿,同時對於正在國會審議的自由經濟示範區特別條例草案,也進行強力的公民監督。

陳為廷也表示,現今國會失靈且失能,無法真正發揮為人民監督行政權的功能,因此將積極推動公民投票法的補正,取回人民受憲法保障的直接民權。在具體的行動上,將透過連署「廢止鳥籠公投法百分之五十投票率限制」的公民投票提案;一方面串連全國公民,要求國會還權於民,一方面促使補正公投法成為國會的法定義務,讓人民真正成為國家的主人。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