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記協:5成記者顧忌批評中國政府

新頭殼newtalk | 林朝億 台北報導
1970-01-01T00:00:00Z
香港記協主席岑倚蘭表示,香港的傳媒老闆被納入建制;當地記者對中國政府的批評越來越有顧慮。圖:記協提供   
香港記協主席岑倚蘭表示,香港的傳媒老闆被納入建制;當地記者對中國政府的批評越來越有顧慮。圖:記協提供   

台灣新聞記者協會今(31)日在福華會館舉辦「2013IFJ亞洲論壇-台、中、港、澳媒體變革與公民社會崛起」座談會。來自港澳的媒體代表指出,中國以日益強大的經濟實力入主媒體,同時透過將媒體老闆納入政治建制(人大、政協)的方式,逐步箝制媒體言論空間,進一步促成媒體自我審查,最終達成「變相壟斷」。

台灣記協會長陳曉宜表示,去年在台灣的反媒體壟斷運動,帶動起公民自主的社會運動形式,並凸顯中國因素在台灣媒體產生的關鍵性危機,不僅影響台灣持續出現的社會運動發展,也影響香港的反洗腦運動及中國的南方周末事件。

香港記協主席岑倚蘭表示,香港的傳媒老闆被納入建制,中國持續收緊對港控制,回歸16年來人心並未回歸,人民對中央的信任在近年持續下跌,從2003年底開始北京明顯側重「一國」,不重視「兩制」,並加強染指香港事務,傳媒也不例外。中國政府過去20多年,曾3次表達要「收復香港傳媒」,加強對傳媒影響,使之成為中國的喉舌。香港傳媒學者說:「在效果上,無異是被單一集團收購」,此單一集團所指即是中國政府,她說,「這是立場單一化的變相壟斷」。

岑倚蘭還引用香港記協調查數字指出,約3成香港媒體工作者承認有自我審查現象,3成4表示對批評港府有顧慮,對批評中國政府有顧慮者更達5成。根據無疆界記者組織的世界新聞自由排名,證實香港回歸後新聞自由持續下降,2002年還排名全球第18名,但今年香港排名已大幅滑落為第58名,不及台灣的第47名。

澳門傳協理事長彭靄慈說,澳門政府管治長期積弱,只能透過「鴕鳥政策」或對媒體軟硬兼施,製造粉飾太平的假象,在加上公民社會基礎薄弱,溫水煮蛙,學者、專業階層大部份沉默,剩下的都是政治投機,為公義發聲少之又少。而且前線記者流失越趨嚴重,人員斷層已影響日常新聞質素,年輕記者要抵抗上司無理的指令、維護專業價值和操守更見困難。另外澳門傳媒行業規模狹小,長期一報獨大,主流電視台由政府公營,行內壟斷難突破。她說:「香港言論自由進入嚴冬,澳門唇寒齒亡」。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