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民主進步的黨內初選試煉

民進黨總統初選持續進行的同時,在陳建仁副總統表明不再搭檔競選後,黨內頓時瀰漫著一股力促「蔡賴配」的呼聲,彷若只要賴清德首肯,就可水到渠成。甚或卓榮泰主席日前在接受電視專訪時坦承,黨內目前「有在醞釀一些作為」,希望祭出召開臨時全代會可否決初選勝出候選人的「霸王條款」,讓蔡英文總統得以繼續參選連任。種種山雨欲來的風聲,皆在傳遞一個相同的訊息,就是希冀中止正在進行中的初選程序,以穩定政局、鞏固領導中心之勢,迫使爭取黨內總統提名出線的賴清德,同意接受「蔡賴配」的組合,成就民進黨內部分人士所宣稱的「最強組合」。然而,「蔡賴配」真的就所向披靡了嗎?端看國民黨的前車之鑑,未依循既有黨內程序、徒然以政治手段錨定特定人選的結果,往往在名不正、言不順的產出過程中,未展翅翱翔便先行折翼。

2016年國民黨「換柱」慘敗的殷鑑已遠,就以近期的國民黨總統初選為例,自去年底取得地方選舉勝利後,朱立倫、王金平等有意角逐總統者紛紛勇於表態,但顯然黨主席吳敦義另有韓國瑜這個屬意的人選,為了讓韓國瑜順利出線,不惜打破既有的黨內初選規則,先是在民調與黨員投票的比例間搖擺不定,後又在確立機制後,研擬出史無前例的徵召初選制、初選徵召制,目的都希望為韓國瑜量身訂做一套黃袍加身的情境。甚或在韓國瑜幾近表態不選2020後,近日又浮出鴻海董事長郭台銘這尾「大魚」有可能直接被徵召的消息。種種曲折離奇的戲劇化過程,將真正循正常途徑角逐初選者晾在一旁,讓民眾霧裡看花,無疑也給予外界彷若宮廷鬥爭戲碼般的負面印象。或許國民黨曾經有過2020最強的候選人「韓國瑜」,但歷經一連串黨內曖昧不明的初選過程後,在早先立委補選的挫敗中,已然被消耗殆盡。箇中原因,怨不得別人,正是因為各種不經民主程序的「喬文化」,讓人民再次體認到國民黨傳統宮廷政治的陋習,才會在其氣勢鼎盛之際,再次用選票否定之。

看看國民黨,想想民進黨,如果民進黨用以存續一口氣的底蘊,是迥異於國民黨的民主價值,則在解決總統初選爭端上,倘若無法堅守既有的初選機制,改以疊床架屋、因人設事的差別待遇考量,朝著「現任優先」進行規劃,將無異於重玩「鞏固領導中心」的宮廷老梗,恐怕只會讓當前止跌回穩的政黨支持度再次蒙上陰影。坦白說,面對蔡賴之爭,在賴清德登記參加初選、並且呼籲黨內同志勿表態選邊站之際,我心中所想到的,是電影「行動代號:華爾奇麗雅」(Valkyrie)。該片描述納粹希特勒為了剷除黨內異己,假意釋放在反叛勢力的刺殺行動中身亡的訊息,讓謀反者相互串聯、準備另立新政府之際,再堂而皇之的王者再臨,將一干人等手到擒來的一網打盡,藉以穩固其統治的正當性。相仿的,民進黨的初選機制,就好似劇中的華爾奇麗雅行動,它究竟會否被解讀為一種剷除異己的陷阱、一種讓黨內心生寒蟬效應的統御術,抑或其真能彰顯民主價值,再次引領民進黨在萬丈深淵下浴火重生,就端賴整個總統初選制度是否公平公正公開的走完而定了。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