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15

用選票抵禦中國流氓政權
今年的人權日,在德國將展出中國強拆民宅的攝影,中國政府對被迫拆遷的民眾不但不賠也不安置,甚而栽贓罪名,逮捕關押少至兩年多到四年或無理由地繼續關押,被迫害者出獄後更是居無住所。2008的奧運,看似光鮮,背地裏的強拆和國家暴力,都讓人看到獨裁政權的無所不用其極。
德國人雷克在台灣出了一字不刪原文的「徒步中國」,他在個人影片中重述的一個觀念很真實,他說在中國個人擁有的財產,絕不安全。因為只要不聽命政府,就根本不保。從他的觀點也讓人真實看到中國小老百姓的日常。
以下的三個故事,都是真實的個案,其中一個叫葉國柱,他被關4年,人未出獄又說案子未審清再被續關,迫他簽協議,最後他仍沒有獲償。三個個案中的董繼勤妻,倪玉蘭曾獲荷蘭鬱金香人權獎,她是律師因協助申訴被關遭刑求而殘,終生需坐輪椅。
他們個個的血淚都在光鮮的大樓中被黯然抹去。中國政權就是流岷政權,即使至今的21世紀都是,仍令人毛骨悚然。深熟中國的德國雷克說,中國的獨裁是化妝的獨裁。他認為中國人一般友善、熱情,是政權的受害者。究竟這承受高壓的中國人民,能被這化了妝的獨裁體制壓迫多久,我們不得而知,但很清楚地受過迫害的人都清楚地知道民主自由之重要。
台灣正值選舉,不應再捧親中或受中國支持的候選人,因為台灣的民主不能這樣廉價地被賣掉。
劉威良
德國台灣協會前會長
以下是三個被強制拆遷的親筆文:
…...........
我是遭北京政府血腥的强拆、索命的掠夺、残毒的私刑受害群体之一的叶国柱。
原北京市宣武区政府于2003年5月,为党国举办奥运会,在确切没有任何安置或补偿,甚至是众志成城抗御非典灾害,真情下行政强制拆除了我三间私有房屋,更重伤我耄耋之年的父亲,抢劫掠尽我们合法财产。因政府淫威,我们自筹资金租房安顿父母将养身体,即随同照看与眼疾的弟弟、智障的弟妹和当年上学的侄子一家在露宿街头中逐级依法控诉。岂料国家机关拒绝受理政府强拆案。我抗议政府苛政虐民到公安局递交了游行申请,既被政府诬陷遭公安局诱捕判犯“寻衅滋事”罪坐牢四年。冤刑届满未出狱门,再次被公安局以当年审理未清为由,将冤狱中遭酷刑导致身残的我戴上手铐脚镣押回京城,送进看守所重复逮捕,我无奈官府用我家人生命安危胁迫只好与政府在看守所内签订了拆除搁置五年多的拆迁安置协议后,取保回家,时至今日政府不仅背信弃义,仍留有未履约践诺的事宜,政府趁强拆挟持我被拆迁人远离拆迁现场后,掠走我们的私有财产也还由政府掌控,下落不明,没有依法偿还我们。
            北京西城因党国举办奥运会家破人亡维权人:叶国柱
                      
…........
我是持有中国残疾人联合会核发视力重度残疾人,叶国强。
自2003年境遇原北京市宣武区政府为国家筹办奥运会,将我三间私有住房和另外两处经营用房强制拆除,并且重伤我八旬父亲后掠尽财物。政府行为造成我和重度智障的妻子与家人于非典疫情危害众生之时沦落街头,我申诉无门悲愤欲绝跳进天安门前金水河未果,获救后被判“寻衅滋事”罪坐牢两年,冤刑届满拖着狱中受到酷刑,伤残之身回归社会。我因如实指控政府又成了独裁统治下的“颠覆国家政权”囚犯……。我已历经15年法理不佑民的政局中,被关押监牢不胜枚举,至今遭政府残害已家破人亡且屡屡蹲监坐牢的我,只获得政府在丰台郊区荒野为我一家安置一套陈旧的一居室,我叶氏三个独立家庭被政府浩劫掠走的财产仍被政府非法侵占,没有归还!!!
                       北京市西城区因奥运蒙难维权人:叶国强
                          
..........
我向2008年奥运会致敬!
董继勤1952年生于北京。
2008年北京西都地产有限责任公司串通警察勾结黑社会用强权、伪证、谎言将我妻子倪玉兰绑架到公安机关被非法关押,在人身自由被剥夺的情况下,栽赃陷害踢警察睾丸,以妨害公务罪被判刑关进监狱两年。
家园被强拆,没有安置补偿。我被逼住在旅馆、路边、麦当劳、车站候车室。
倪玉兰出狱后,我带着残疾的妻子租住在聚盛德旅馆的一小间房子里,没几天就遭到警察的驱赶,无可奈何的我用轮椅推着妻子住到皇城根遗址公园“应急避难场所”,刮风下雨时,就躲进五四大街的地下通道。就这样,我们还是多次遭到警察的抓捕,并被驱赶。
后来,警察又抓捕我们并关进了黑监狱御鑫宫宾馆,一间破旧的小黑屋。
2011年,警察以我们不给旅馆交房租是“寻衅滋事”将我关进监狱两年,我妻子被关监狱两年六个月。
目前,我与倪玉兰无家可归、流离失所,到处租房居住,长期被驱赶,被逼迫。
董继勤
2017年
.........
董繼勤妻,曾獲鬱金香人權獎
倪玉蘭是律師,協助拆遷申訴,關押遭刑求成殘。

 

徒步中國: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