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81

我的前老闆「緊緊緊」--陳其邁

至今我還記得很清楚,五年多前到陳其邁辦公室報到時,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去找「國際收支帳」來給他看,而且要有分析。

領著唯一的提示:「央行網站上有」,我打開網頁、下載了一堆表格,並反覆google專有名詞的解釋,但能力只夠把類似的資訊印下來,完全不知道這東西是什麼鬼。

已經忘記到底是什麼議題,只記得他解釋落落長給我聽完(真是大放送),最後,補念了一句,「連國際收支帳都不懂!」

我心裡萬分的不服氣地翻了個大白眼,心想,我當然是不懂,但我就不相信整個立法院到底幾個人懂,不會只有你懂而已吧?哼!

但在接下來一年左右,在他辦公室的日子裡,我才知道,這種神奇的知識和好口才,只是政治人物的能力的冰山一角。在經歷了王張會、馬王政爭、兩岸服貿等等的議題,我清楚認知到所謂「資深政治人物」的道行,和公共事務的專業。要當好的政治人物,還要有很多面向。

立院的大家私下都叫他緊緊緊,因為除了資料的搜集要確實、打點要犀利以外,速度更要快。逼別人更逼自己。最重要的是,要站在「事實」上發言,不能講「假話」,否則臉皮薄的人自己就受不了了,更何況給別人罵。

但這次前老闆選高雄市長,很多人說他為何「伶牙俐齒全不見」,讓韓國瑜在外面唱秋。

這個我懂。他把自己當成未來的行政首長來對待,過去咄咄逼人的樣子只適合當在野黨立委,現在換了角色、那個「在野」的樣子要收起來。簡單來說,這不就是老派政治人物的「偶包」嘛!

否則光是陳其邁2014年在國會針對兩岸服貿身先士卒的質詢,逼得當時的陸委會主委王郁琦快要叫爸爸;擔任內政和程序委員會召委期間,光是議事程序就玩到多數黨的國民黨得週週提心吊膽。如果不是他和其他民進黨委員們的努力,服貿協議要如何拖得到發生太陽花學運?

這些立法院都調得到當時的紀錄,PTT鄉民也因為他質詢的犀利表現,把他的名字轉化成形容詞來用。「你真的很『其邁』!」這個大家懂吧?

陳其邁怎麼會講不過韓國瑜呢?他兩次總統大選,對戰過吳敦義、金小刀、蔡正元、羅淑蕾咧……。不過是要臉的遇到不要臉的,吃虧而已。

台灣的政治似乎從2014年開始,「新政治」便吹起了一陣炫風,好像不是講辣的、講爽的,就不算是「戰神」、不算是「反映真實民意」。至於事實和真相,在意的人少了,反正來來去去、茶餘飯後,誰在意。

但現在,反而讓許多人懷念起老派政治起來。

老派政治是什麼?是承擔。是2008年,幾乎大家以為民進黨都要倒了,蔡總統就任黨主席時,義無反顧的當副秘書長情義相挺,穩住局勢。

是念舊,是一直想回高雄。無論過去十年,高低起伏或是其他地方有什麼機會,戶籍和他的心始終都在高雄,未曾動過。

老派政治是付出和為人民著想。是幾個月的代理市長便可以做到市港合一,也是第一時間,沒有身份也要挺進甲仙去看看災情

這種老派政治,正是過去許多政治前輩,在困難中推動許多改革能成功的原因,無論是市政或是國政。是互相支持,蘇院長要衝衝衝的南下高雄挺緊緊緊的原因;是堅持理念,無論怎樣被批評,段委員堅持在公聽會(或任何場合)上大聲說出,支持婚姻平權的原因。

不是切割、不是推諉、不是隔了一天忘記自己講什麼、不是用兩套標準解釋對方和自己的同樣行為,更不是推出自己都不相信的政策。這種看似「戳破了表面虛假」的新政治,其實才最假。政治是妥協、是現實,但也是價值的抉擇和實踐。

高雄人在民進黨的執政下,挺過了八八風災、高雄氣爆,有了輕軌、衛武營、高捷、駁二特區,創造了世大運和高雄電影節。高雄已經走出了和台北不一樣的路,轉變還需要接棒,才能繼續走下去。

這是個高雄轉型路線的選擇,但這更是踏實的老派政治和虛花的嘴砲新政治的選擇。這一票,就是價值的抉擇。

我的前老闆陳其邁,是最適合高雄的選擇。

文/周漢樺(前國會助理)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