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著巴鴨,趴趴走!(上)

巴鴨,又名花臉鴨,乃瀕臨滅絕的冬候鳥,每年十一月底至十二月初會從西伯利亞貝加爾湖來到韓國群山錦江河口度冬,這裏是全世界百分之九十九巴鴨度冬的天堂。白天牠們會成群聚集在錦江水域,傍晚時分,夕陽西下,多達三十五萬隻巴鴨的黃昏之舞,造就自然界不可多得的生態奇觀。
 
國群山歸來已有三天,身心仍然處於亢奮狀態,巴鴨成群飛舞的壯觀景象,依舊在腦海中盤旋不去。衷心感謝台南黑琵家族黃俊賢會長的邀請,以及鳥友前輩們的經驗分享,讓我又增添了一段難忘的拍攝經歷。
 
    記得第一次鏡頭與鳥類的接觸,是在六年前的北海道之旅,丹頂鶴卓越的丰姿,深深地吸引住我。四年前獨自前往黑龍江齊齊哈爾,經由南方都市報記者胡可介紹,獲得知名丹頂鶴攝影家沈立華先生的協助,在扎龍保護區內拍攝丹頂鶴,由於天時地利人和,攝得了許多精采的鏡頭。
 

此次結伴同去的好友,除了去年到江西拍白鷺鷥的“老戰友”之外,又加入了生力軍郭清隆夫婦。一輛可以搭乘三十二人的巴士,載著我們一行九人到達接近湖邊的公路,改由韓國鳥友嚮導另開一輛小車,分兩批送我們到離巴鴨更近的地方,鳥導的體貼細心著實減輕了我們不少負擔,但仍有一段稻田間的阡陌小路,需要自背相機和三角架,徒步前行。
 
大概是少與人類接觸的緣故,巴鴨顯得十分敏感,即便牠們棲息在距湖岸非常遙遠的水之一方,我們想要將其捕捉入鏡,還是得做一番偽裝。現場已有一片搭起的弧形圍帳,上面開了五個小口,供五位拍攝者置放相機,攝影人則藏身於帳後。黃俊賢和張天賜兩人則各自備有小帳篷,大家都靜悄悄地找適當的位置架起相機。
 

起初,只見湖中橫陳著一條又粗又黑的帶子,黑漆漆一片,看不出什麼玄機。等著等著,黑帶子起了輕微的蠕動。透過鏡頭,只見巴鴨井然有序地自後方向前飛去,最末端的幾隻最先飛起,次末端的幾隻緊跟其後,循序推進延展。刹那間,只見湖面上宛如一條黑色紗巾被風吹起,一路飄揚上天。就在末端巴鴨向前飛起的同時,前端巴鴨也在最前端幾隻的帶領下,循序向後方飛去,形成雙方對向交換的飛行之姿,紛繁而不紊亂。我心想,即便是最優秀的歌舞團,恐怕也難有牠們這樣整齊有序的舞姿。
 
壓抑了一天的期盼,終於在此刻得到釋放,看著這些稱霸天空的舞者,所有人都血脈賁張,被前所未見的畫面震撼住了,大家不自覺地屏住了呼吸。
巴鴨群的陣形變幻莫測,繁複的程度出乎我們想像之外。幾十萬隻巴鴨彷彿有人帶隊一樣,忽而變成龍捲風的模樣,在湖面上空盤出一個巨大的旋渦,忽而又如海底魚群般同時衝向一方,有時呈現出鯨魚之態,有時又有飛碟之形,忽左忽右,忽上忽下,就算用風雲變幻這個詞來形容也絕不誇張。
 

就在我們屏氣凝息、心神專注的一瞬間,成千上萬的巴鴨突然一起朝我們疾速衝來,如同相互約好的一般,速度之快,頗有“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頓時遮天蔽日,令眾人眼前一黑,腦中一片空白,不知下一步該做什麼,就這麼一個個愣在當場。
我手持長鏡頭相機,剎那間的反應是抓起廣角鏡,還來不及拿下鏡頭蓋按下快門,已然鴨過無痕,只剩下驚甫未定的追憶了。
群鴨過境之後,感覺整個人癱瘓在鏡頭前,半天才緩過神來。我心想:以當時場面之浩大,變化之傖促,就算備好了廣角鏡頭,乃至魚眼鏡頭都無法拍攝完全。
 
牠們所展現出來的恢宏氣勢可謂驚心動魄,疾速的隊形變幻又令人目不暇給,三天拍攝歷程中,時常出現牠們突然闖入鏡頭、又突然消失不見的情景。每見伙伴們丟失了畫面的扼腕神情,讓大家都心有慽慽焉。
 

十分感歎大自然的無窮奇觀,讓我們經歷了一次前所未有的體驗。幾十萬隻巴鴨,如此整齊、有序、迅速地變幻隊形,除了令人讚歎外,又感覺非常不可思議,好像牠們有著與生俱來的默契。我們無法探知牠們是如何互通訊息,在一瞬間同時整齊地變幻隊形,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他們不同於烏鴉、天鵝等鳥類,巴鴨在變幻隊形時,完全沒有任何叫聲,只聽到翅膀拍打扇動的聲音,這讓牠們之間的溝通,更添上了一層神奇的色彩。牠們只有在降落水中時才會發出叫聲,而且奇之又奇的是,幾百萬隻巴鴨會在十秒之內同時停止叫喊,彷彿有個領導統一下令一樣,真是奇哉妙哉!
 
天黑後眾人回到酒店休息,都感到前所未有的振奮,也都有意猶未盡的感覺。據說今年巴鴨遷徙的鳥況詭譎多變,原先巴鴨喜歡的棲息地瑞山淺水灣、群山錦江河口,都見不到巴鴨的蹤影,出發前兩天鳥導才確定牠們已全數移往東林水池,也就是此行主要的拍攝地。隨後轉往注南溼地拍攝時,原以為會有三萬隻巴鴨,讓我們近距離拍攝,誰想牠們臨時又換了棲息地,於是我們又折返東林水池,想多捕捉一些群鴨漫天飛舞的畫面。原本已經不抱希望的群山錦江河口,在我們準備離開的最後一天,又出現了大約三萬隻巴鴨,想必就是從注南濕地飛來的,少不得又是一陣瘋狂的拍攝。簡而言之,這是一趟追著巴鴨跑的隨機應變旅程。
 
只可惜天公不作美,在僅有的三天拍攝期間,第一天沒有陽光,第二天下午下了一陣大雨,落得空手而歸。勉強掌握住一些拍攝時間,又因天色太黑、距離太遠等條件的限制,沒能看清巴鴨的廬山真面目,令人感到有些遺憾。
 
行程結束的前一刻,大家共同的感想都是不虛此行!大自然的奇幻、壯觀和神秘,在在讓人肅然起敬,大家討論著明年一定還要再來,近距離一睹巴鴨的真面目。另一個共同的心聲就是:黃領隊真是沒話說!他對鳥友的照顧堪稱無微不至,出發前仔細叮嚀,旅行間的飲食起居費心安排,務必讓大家吃得好睡得飽,拍照時又將最佳的位置讓給隊友們,架好的大炮相機也不吝於借給隊友使用,不像其他領隊,比隊員還愛拍照,完全忽略了隊友的存在。黃領隊還有一項過人之處,就是眼觀四面耳聽八方,經常提醒我們注意後方,或者左側的突發狀況,生怕我們錯過了任何精彩的鏡頭。他就是這麼貼心,處處為隊友著想,與他同行真是愉快之至!
 
在賦歸途中的公路邊,又巧遇了一群巴鴨,可惜沒有任何遮蔽的地方,加上牠們的警覺性太高,遠遠地就意識到我們這些不速之客,有著“意圖不軌”的想法,於是頭也不回地飛走了,簡直把我們吊足了味口,大家只好自我安慰地說:巴鴨大概是希望我們明年再來吧!隊友張天賜在車上感性地說:「恨死巴鴨了,更愛巴鴨了!」引來一陣哄堂大笑和縷縷共鳴的情懷……
韓國之行後記
韓國突飛猛進
此次赴韓國主要是為了拍攝鳥類,故而僅在首爾過夜,看了一兩處世界文化遺產。他們所謂的古蹟,在我看來廟宇既不宏偉,雕刻也不細緻,唯一可取之處是其中保留了漢字。
在民粹主義的影響之下,他們把漢城改為首爾,是可以被理解的。但是當初刻意將漢字排除在韓文之外,如今想來恐怕有些失策吧!漢字所蘊藏的深意,以及書法美學價值,實非三言兩語可以道盡。
從國民所得超過兩萬美金,國民義務教育延長到高中,大學畢業生月入三百萬韓幣(約台幣77,000元)、中專生月入二百伍拾萬韓幣(約台幣64,500元)、服務生月入一百伍拾萬韓幣(約台幣38,700元)來看,韓國的突飛猛進令人驚訝。
我們一行拍攝鳥類,多半住宿在鄉下民宿,或者無星級的酒店,環境給人的感覺是衛生美觀又科學。他們室內的暖氣都裝設在地板下,廁所乾淨衛生,有繪畫作品佈置,有音樂,還有熱水洗手,社會福利措施可見一斑,相較於台灣起碼領先十年以上。
韓國與日本的國民健康指數都很高,因為他們吃得衛生又不油膩,多吃原味少吃再製品,不用免洗筷,無環保善後的問題。印象中的韓國飲食偏辣,那只是一小部份特例,絕大部份還是清淡的飲食。
我們隨行的韓國翻譯金聖恩,23歲,是中央大學專攻即時翻譯的研究所學生,曾到中國天津學漢語三年,可以說一口流利的漢語。她一天工資二十萬韓幣(約台幣5,160元),是一位非常稱職盡責的翻譯。我問她說:「你們希望統一嗎?」她說:「因為在不同體制下分開太久,老一輩的人還有些想望,年輕一代早已不作此想。」
 

心有無限力量
 
我參加攝影團十多年,上山下海,南來北走,深深感受到旅行的艱苦,體會到什麼是Work Hard,什麼是Rebirth,但值得慶幸的是,每次回來都有新的啟發。
對我來說,拍鳥是一項迥然不同的體驗。回想多年前為了捕捉企鵝跳躍上岸的精彩瞬間,我在甲板上冒著凜冽刺骨的寒風,足足枯候了八個小時。這次拍巴鴨也是同一情景,為了不錯過任何鏡頭,早上八點就趕到現場,連早餐都來不及吃,只得請司機買了壽司在湖邊就地解決,中餐也是一陣囫圇吞,生怕錯過任何按快門的機會,守著相機守著湖畔,苦守枯候一站就是八小時,心的力量真是不可思議啊!
回想兩年前,我曾在南極之旅中不自量力,冒險參加跳水游泳。雖然完成了自我挑戰,但事後想起來,心中餘悸猶存。佛教常說萬法唯心生!反過來又何嘗不是心能生萬法啊!
我相信心中潛藏的能量,相較於我們日常生活中所發揮的能量,多出幾十幾百倍,平常時間被深深隱藏著,一旦有了強烈的動機,它就會像猛虎出柙般,展現出超越極限的爆發力。
心,的確有無限力量!
 

另一個挑戰的開始
去年前往江西拍攝白鷺鷥後,心中就想:今後除了丹頂鶴或大型鳥外,決定不再拍鳥了。一則我不夠眼明手快,再則我沒有大炮的裝備以及適用的雲台、三角架。
最近參觀臺灣知名鳥類攝影家郭耿光攝影展,郭會長接受採訪時說,胡得榘先生說過「攝影中最難拍攝的就是鳥」,受了這句話的影響,因此選擇從鳥開始自己的拍攝歷程。
就我自己而言,到底要不要再拍攝鳥類,確實經過了一場天人交戰。試想:背著笨重的器材,長時間在一個位置全神貫注地等待,到底是所為何來?在不同角度的矛盾之下,經過一番心理掙扎,體內渴望不同的另類基因,再次佔了上風,於是報名參加了明年一月四日貴州草海黑頸鶴拍攝活動,以及一月二十六日馬來西亞蘭可威老鷹捕魚拍攝計畫。繼攻克南北極和中極之後,另一挑戰正式拉開序幕。
 
仙鶴!仙鶴!
我在扎龍保護區拍攝丹頂鶴,由於是人工飼養,每天放飛兩次,可以好整以暇地守株待鶴,拍得許多鶴迎晨曦、鶴伴夕陽的精彩照片,心情特別輕鬆愉悅。
我發現鶴有六長:身長、腳長、翅長、頸長、喙長、壽命長。在牠們身上幾乎找不到一絲惡評,舉凡歷史文化、詩歌文學、音樂繪畫所歌頌描繪的,盡是牠們高雅俊逸的舉止,熱情漫妙的舞姿,以及代表吉祥長壽的象徵意義。
我從近距離觀察到,丹頂鶴求偶的舞姿,確實優美無比。雄鶴時而跳躍,時而振翅,時而仰天長鳴,自行編織熱戀的圓舞曲。驀然之間騰空拔起,彷彿在向雌鶴宣告:選擇我這條好漢就對啦!雌鶴擇偶也有一定的標準,牠排除近親結合,頗具優生學的概念,牠會選擇比牠成熟一些的伴侶,共築愛巢,奉行一夫一妻制,交配前懂得營造浪漫氣氛,事後相互鳴叫點頭,行禮如儀。牠們在擇偶上的智慧,以及對待伴侶的忠貞,特別深獲我心,對牠們產生由衷的喜愛!
 

偽善的面貌
在韓國拍攝巴鴨的第二天,由民宿的主人當鳥導,居然不准我們下車,說是會驚嚇到鳥類。幾經交涉才讓我們下了一次車,真是令人氣結!若真要保護鳥類,為什麼還在保護區裡經營民宿?還自任鳥導帶領我們來拍攝,我們只是要拍鳥類飛翔的畫面啊!當天在碼頭看到一隻大鳥,被高掛在屋頂的竹竿上,詢問之下才知是殺鳥儆鳥,讓海上的鳥類見同伴被殺,不敢輕易上岸來覓食。這種以護鳥為藉口,行殺鳥之實的伪善行徑,令人想起前美國副總統高爾,一面以宣導環保減碳救地球,獲得諾貝爾獎,一面卻被爆料說:他所住豪宅的用電量,是美國居民平均用電量的二十倍,出訪搭乘私人飛機也遭到反對人士的詬病。話雖如此,不過我覺得高爾呼籲重視環保生態,對整個地球人類的貢獻,還是不容抹煞的。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