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智淵觀點》一地兩檢問題 反映了香港對中國的玻璃心
新頭殼newtalk 文/
國際中國
香港立法會強行通過備受爭議的《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條例》草案,讓香港反對派人士不能接受。
香港立法會強行通過備受爭議的《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條例》草案,讓香港反對派人士不能接受。   圖:翻攝SocREC 社會記錄頻道臉書

反對一地兩檢

香港立法會三讀通過「一地兩檢」制度,廣深港高鐵香港段透過粵港合作安排、人大批准、香港立法的三步驟程序完成「一地兩檢」,目前就等九月高鐵正式通車。

香港立法會在支持北京的議員刻意運作下完成了「一地兩檢」的合法性,當然再次在香港民眾間引起軒然大波。2014年,香港才因為特首普選問題爆發嚴重的「雨傘運動」,這個香港有史以來第一次自主性的本土社會運動,不僅凸顯了香港的認同失焦問題,也造成了香港社會潛藏的反中意識浮出檯面,甚至冒出讓中國政府不知所措的分離主義的抬頭。

三年過後,就在中國政府一再採取鐵腕的手段對付反對人士,使得這樣的對立情緒仍未平復之際,香港立法會又通過了這樣被「奪權」的法案,自然讓香港反對派人士不能接受,加上建制派主導的立法會,以各種權謀的方式處理這個議案,都讓「一地兩檢」這個法案蒙上許多陰影。 

侵門踏戶

如果以台灣的說法,中國政府要推動的「一地兩檢」制度,根本就是侵門踏戶,削弱香港人的權利,嚴重地違反了香港「基本法」與「一國兩制」的精神。

所謂「一地兩檢」,就是藉由廣深港高速鐵路的連結在香港段實行「一地兩檢」,中國司法單位可以在香港境內設立「內地口岸區」執行中國大陸法律。香港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就曾強調,西九高鐵站內的「內地口岸區」使用大陸法律。但在特定的民事及商業法律中,香港法院仍有司法管轄豁免權。所以香港政府認為仍然是合乎基本法與一國兩制的。

香港部分挺北京人士也認為這只是為了維護國家安全與加速通關便利的作法,再說現在香港在深圳早有一地兩檢的制度,這等同於香港特區政府在深圳灣口岸設立香港口岸區。這些人士反問,香港政府可以在深圳灣設立口岸,為什麼中央政府在香港就不能設立內地口岸區?

這樣的爭議或許引起了香港民主人士的對抗,事實上對於阻擋「一地兩檢」在西九龍站實施是無濟於事的。香港的主權終究屬於中國是無庸置疑的,因此再怎麼巧辯,中央政府以國家安全為由想要調整與香港之間的入出境問題,本來就有所依據以及其權限的,只是要怎麼做才不擾民是考慮的重點。 

香港玻璃心

一地兩檢所呈現的問題說到底是香港人對於中國崛起甚至超越香港的玻璃心,亦即香港人不能接受中國時時逼近,日日走進香港人的生活中。

在多數的香港人,尤其是年輕人認知中,香港是香港,中國是中國;一國兩制就是香港自治,所以在深圳實施一地兩檢可以,而且那個時代正逢港上中下的情勢;如今的情勢是港下中上,又在香港境域內實施,當然會讓香港人覺得被侵犯,被削權了,心情不佳乃屬人之常情。

怎奈中國政府始終不能易位思考,從香港民眾的心理去思考這些問題,凡事仍抱持著中國傳統的威權思想,認為絕對服從比雙向溝通重要,再加上中國受到這幾年冒出來的「港獨」主張的驚嚇,對於任何異議總是以有色眼光視之,這都讓原來不用鬧到這麼僵持的題目,搞得對立連連,讓香港年輕人離中國越來越遠。 

香港的不歸路

由於現實政經情勢使然,香港對中國市場的依賴度是越來越高,總有一天會完全融入在中國這個大市場中,這或許無奈也是不得不面對的真實狀況。

然而,中國政府如果能夠洞察港人的這種憂慮,同情港人將面對的一條不歸路,真正好好的關心港人,那麼將來在走上真正統一的道路上才不會面對許許多多的窒礙與困難。

更重要的是在台灣,大家都用放大鏡在看著中國怎麼處置香港,台灣與中國的距離就決定在中國怎麼處理香港的問題上了。

延伸閱讀:

中國公安將進駐香港高鐵 爆一地兩檢爭議

港立法會主席強驅泛民議員 蠻橫通過一地兩檢

香港立法會強行通過備受爭議的《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條例》草案,讓香港反對派人士不能接受。
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全長26公里,將大幅縮短往來香港與中國主要城市的行車時間,但因中國公安將被允許在香港西九龍總站裡執法,引發「一地兩檢」爭議。   圖:翻攝香港高鐵官網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