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智淵觀點》美國退出核武協議 半島和平疑雲再現
新頭殼newtalk 文/
國際中國
分析家指出,川普退出伊朗核子協議,重創了美國的談判信用,將使川金會就廢核武及洲際彈道飛彈等武器計畫達成協議的可能性,更加困難。
分析家指出,川普退出伊朗核子協議,重創了美國的談判信用,將使川金會就廢核武及洲際彈道飛彈等武器計畫達成協議的可能性,更加困難。   圖:新頭殼合成相片

以色列與伊朗相互駁火,為新一波的中東衝突上演了開幕戰。以色列透露,當地時間上周四(5月10日)凌晨,以軍向差不多所有伊朗派駐到敘利亞的軍事設施發動了攻擊,報復早前伊朗用最少20枚導彈攻擊戈蘭高地(Golan Heights)在內的以軍據點。敘利亞軍方指,以色列的襲擊造成至少3人死亡,2人受傷。這場武力衝突明面上是為了伊朗的核子武氣處置問題,說到底還是近代中東根本的大問題:石油安全與派系對抗,更直白的說,就是「誰是中東老大」的問題。

誰是中東老大

美國退出攸關中東區域安全的伊朗核武協議,伊朗政府已經憤而宣布要重啟核子武器製造,川普這種「髮夾彎」式的毀棄前約,這不僅立即造成中東和戰風雲再起,美國這種自以為是的毀約舉措勢必造成世界各國對美國的可信度高度存疑;相對的,即將舉行的川金會與北韓核武管理問題是否會因為伊朗核武問題產生變數?值得仔細觀察。

伊朗核武問題

2015年,中、美、英、蘇、法、德、俄世界七大強國與伊朗就核武擴散議題達成協議。「伊朗核武協議」要求伊朗減少濃縮鈾庫存,並限制使用生產濃縮鈾的離心機。在未來15年內,伊朗不得生產濃度超過3.67%的濃縮鈾、不得建造生產鈽所必需的重水反應爐或是對現有反應爐的燃料進行再處理。美國歐巴馬政府和其他國家同意以解除大部分的經濟制裁作為伊朗暫停核武的交換條件。

自前年總統競選時期,川普就認為歐巴馬時代所達成的這個核武協議談判只是延緩不是毀棄核武製造,並不能真正有效的阻止伊朗核武擴散,所以即使法國總統馬克宏親自出面遊說,他仍舊決定片面退出核武協議,並繼續對伊朗進行高度經濟制裁。這種任意毀棄合約的作法雖非川普首度力作,但這不僅讓伊朗有再起核子反應爐的理由,也讓人擔憂中東是否因此再起武力對抗之局,更重要的是全球油價勢必因此動盪不休,造成全球經濟的大震撼與再次危機。

伊朗的影響

川普會對於伊朗採取重手說穿了就是顧忌美國不出手制止伊朗的核武問題,伊朗擁有核武仍是中東霸權,如果不採取有效的限制會迫使其他阿拉伯國家為避免伊朗的霸權威脅而跟著發動核武競賽,尤其一向有國家安全危機的以色列更會採取積極的核武部屬動作。再者,伊朗就是敘利亞的主要支持者,更深深涉入與伊拉克、沙烏地阿拉伯的衝突中,也造成了中東石油的嚴重運輸安全威脅。這也就是美國一宣布退出伊朗核武協議,一向奉行「先發制人」攻擊措施的以色列立即對在敘利亞駐紮的伊朗軍事人員與基地發動攻擊的原因。

只准州官放火

美國國防部於今年2月2日發布的2018年《核態勢評估報告》,才公開表示因應國際局勢發展,美國要發展新型核子武器與核子戰略,這種對核武只准強國放火,不准小國點燈的雙重標準反而會造成全球核子武器加速擴散的。如果為了嚇阻任何侵略行為,美國可以發展核子武器,為什麼要對北韓與伊朗發展核武大小聲甚至武力威脅呢?北韓不也說是為了防止侵略才發展核武的嗎?請問聯合國要不要對於美國這篇核武言論發出警告,祭起國際制裁呢?

這種不如美意就採強硬行動的作法,說穿了就是「美國優先」的作法,其實這也是國際政治的常態,為了追求國家利益極大化,美國從二次大戰後的八十年就不斷地利用這樣的霸權優勢來盡力爭取自己的好處,當然這也是每個國家想方設法進行的外交任務。

北韓會受影響嗎?

毫無疑問,金正恩面對川普處理伊朗核武的這種冷漠無情的心態,必然會有所感,除了可以觀察北韓凍結核武的提議是否真的會落實,甚至於金川會是否能順利舉行,也因為川普退出伊朗協議的動作會造成對美國所作承諾有所疑慮,連盟友和夥伴恐怕也難以完全信任美國。

正值中美貿易戰進行時,中國釋出習金二會的消息,無疑在向世人宣告「中朝同盟」的再現,也在向川普傳達中國挺北韓的堅定立場,美國要像對伊朗甚至利比亞格達費的方式處置北韓金氏政權與朝鮮半島和平,必將引起中國的干預與反對。

即將舉行的金川會會受到伊朗核武問題影響只是一場行禮如儀的大戲,還是真的會在朝鮮半島無核化上有所進展,就考驗著中美兩大國的決心與策略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