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增芝觀點》政治責任、人道關懷與媚共舔共之別

新頭殼newtalk 文/陳增芝
1970-01-01T00:00:00Z
機場第一線防疫警員,寫給蘇院長的公開信,信中指出前線防疫問題,蘇貞昌回應,防疫視同作戰,不配合檢疫、亂填聲明書的舉動,政府絕對不會容許,各種罰則法律都有,我們一定嚴辦。   圖:翻攝自蘇貞昌臉書
機場第一線防疫警員,寫給蘇院長的公開信,信中指出前線防疫問題,蘇貞昌回應,防疫視同作戰,不配合檢疫、亂填聲明書的舉動,政府絕對不會容許,各種罰則法律都有,我們一定嚴辦。   圖:翻攝自蘇貞昌臉書

中國武漢爆發傳染性極強的肺炎(SARI),行政院長蘇貞昌宣佈「口罩暫停出口」,遭到反中反到沒有人性的指控。相反的,準副總統賴清德臉書呼籲兩岸共同防疫的貼文,竟然被扭曲是跟蘇貞昌唱反調,而遭到抨擊。為什麼在台灣,一碰到中國,責任、人道與媚共,變得那麼難以分辨?

親中黃姓名嘴指控,澳洲森林大火,台灣可以捐贈10萬口罩,但中國武漢爆發SARI,蘇貞昌宣佈「口罩暫停出口」是反中反到沒有人性。但這兩者無法相提並論,明明是顯而易見的事實。

因為澳洲的災難,並沒有傳染性的問題,同時台灣當時也無特殊緊急的口罩需求;但武漢災難的性質,屬於極易擴散傳染他國,而且台灣已經確實發生感染案例。

更何況,行政院發出「暫停出口」的決策,並非蘇貞昌個人好惡與心血來潮,而是在聽取衛生部門報告萬一發生疫情的預估需求,工業部門報告當前產能,貿易部門評估禁止出口的損失,經濟部門報告補救或收購方式與所需經費,綜合評估後才拍板宣佈。

中國14億人口,號稱世界工廠,口罩並非高科技門檻的製品,2300萬人口的台灣,無論產能與調度空間,遠不及中國,縱使台灣「暫停出口」,有什麼道理會對中國造成緊急危難與構成「沒有人性」的指控?

現實上,台灣出現確診案例後,各大醫院規定進出需戴口罩,藥妝店的口罩銷售量也瞬間升高,假設政府沒有事先了解產量與儲量,一旦出現有消費者買不到口罩,造成搶購的惡性循環與恐慌,誰來負責?

自救才能救人!這句話,放諸四海皆準。蘇貞昌身為行政院長,預先做出這個防疫決策,避免台灣出現恐慌,正是將台灣人民的生命安全視為政府最高責任的表現。否則,一旦慢半拍造成民眾恐慌,這位黃姓名嘴是否又要指控行政院長無能,連一個口罩都無法給台灣人民安心?

中國就在台灣的一海之隔,無論政治、經濟與社會交流的現實,台灣都無論背對中國。尊嚴對等之下,兩岸關係的和平相處,是台灣任何政黨的最優先課題。即使面對中國政權的併吞野心與邪惡打壓,台灣嚴守對等尊嚴,採取以理服人,甚至以德服人,何錯之有?

准副總統賴清德臉書貼文表示,「我曾經以行政院院長的身分前往立法院備詢,公開表示:兩岸有共同的敵人,也有共同的目標,兩岸應該要合作。所謂共同的敵人是指傳染病,天災、地變等等;所謂共同的目標是指增進兩岸人民的福祉。

目前中國大陸正流行武漢肺炎,疫情也越來越嚴重,也正是共同合作的時機,呼籲中國應該持開放的態度接受國際援助,台灣也應該義不容辭參與,協助中國解決這個嚴重的疫情,不致讓疫情持續擴大,病患也能夠得到適當的醫療,恢復健康!」

蘇貞昌的「口罩暫停出口」,基於「自救才能救人」的政治責任,自始並未否定「救人」的立場,賴清德何來唱反調的問題?

2003年的SARS,中國在世界衛生組織大會的無恥發言,台灣人民都應該謹記在心,勿忘中國政權的邪惡與野心。但是,台灣過去也曾同樣遭受專制獨裁政權之苦,難道不能以同理心,同情無辜的武漢市民,因為獨裁政府隱匿疫情(甚至邪惡研發生化武器),而遭到失去生命的苦難?

如果,台灣在這次SARI的防疫與治療,因為過去SARS的慘痛經驗,而有獨到高超的專業知識與醫療技術,無論是基於改善兩岸關係、還是台灣安全、世界安全,以德報怨,提供協助,有錯之有?

台灣人,請發揮理性與智慧,冷靜分辨台灣內部無恥緊抱中國共產黨大腿的媚共、舔共言論,跟政府秉於政治責任、人道關懷的政策或言論。

民進黨正、副總統候選人蔡英文、賴清德參加彰化場造勢晚會。   圖:張良一 / 攝(資料照)
民進黨正、副總統候選人蔡英文、賴清德參加彰化場造勢晚會。   圖:張良一 / 攝(資料照)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