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觀塘遊行後 再上演快閃流水式抗爭

新頭殼newtalk | 文/中央社
1970-01-01T00:00:00Z
近千名示威者24日下午1時許擠滿香港觀塘駿業街遊樂場,準備展開反送中遊行。   圖:中央社提供。
近千名示威者24日下午1時許擠滿香港觀塘駿業街遊樂場,準備展開反送中遊行。   圖:中央社提供。

香港今天下午觀塘遊行結束後,反送中黑衣示威者先在牛頭角分區警署與警方對峙,遭驅離後於傍晚轉到黃大仙,入夜後再轉移至深水埗警署外聚集;直至午夜,警民對峙情況才陸續解除。

至於25日的「荃葵青集會遊行」,申請人林啟康今天表示,在上訴聆訊時與警方就路線達成共識,並已獲不反對通知書;遊行訂下午3時在葵涌運動場出發,終點是荃灣公園中央廣場,預計晚間8時結束。

今天反送中抗爭主角是觀塘遊行,行動主體是黑衣「勇武」,戰場依序是九龍灣的牛頭角分區警署、港鐵黃大仙站周邊的警署與紀律部隊宿舍、深水埗警署附近,型態是快閃「流水式」抗爭。

觀塘遊行主訴求是不滿政府「多功能智慧燈柱」及堅持反修例5大訴求。下午1時30分出發,遊行人士沿途高喊「香港人加油」等口號;約莫40分鐘後,即抵達終點九龍灣零碳天地。

正當遊行進行時,已有大批黑衣示威者現身牛頭角分區警署前的偉業街,有人搬動竹枝及水馬,架設路障阻礙來回行車道路,開始與警方在德福花園社區、德福戲院一帶聚集對峙。

港警「速龍」小隊是今天下午4時發動驅離的焦點。防暴警察仍採取快速推進策略,先朝示威者聚集區發射十多枚催淚彈,再由「速龍」向前推進,但今天曾出現黑衣「勇武」圍攻速龍情況,場面較過往激烈。

警方在偉業街一帶共進行數波驅離,導致整個街區煙霧瀰漫,在對峙與撤離過程,示威者朝員警丟擲木棍、磚頭或是回擲催淚彈;驅離期間有示威者,疑似遭布袋彈或橡膠子彈擊中眼睛送醫,另有示威者被捕後被員警拖行、用警棍痛擊頭部。

由於港鐵九龍灣站已被關閉,面對警方的催淚彈雨攻擊,晚間6時許,示威人士從彩虹港鐵站乘車前往黃大仙,並與前幾次一樣,在地鐵站外的龍翔道設置路障;由於鄰近紀律部隊宿舍,大批防暴警察部署在周邊警戒。

晚間約9時,警方發射催淚彈驅離、清通龍翔道。示威者再次搭乘地鐵,轉往深水埗警署附近欽州街聚集設置路障;晚間10時30分,防暴警察快速前進清場,示威者進入地鐵站離去。

同一時間,黃大仙的紀律部隊宿舍外抗爭民眾,已轉為當地戴著簡易口罩、身穿便服年輕居民,隔著馬路痛斥「黑警」;防暴警察則在晚間11時清場,街坊鄰居們再次散去。

香港今天下午觀塘遊行結束後,反送中黑衣示威者先在牛頭角分區警署與警方對峙,遭驅離後於傍晚轉到黃大仙,入夜後再轉移至深水埗警署外聚集;直至午夜,警民對峙情況才陸續解除。

香港觀塘遊行結束後,反送中黑衣示威者分別在牛頭角、黃大仙與深水埗等警署外,再次進行快閃流水式抗爭。圖為24日傍晚6時,警方在牛頭角警署一帶發射催淚彈現場。   圖:中央社提供。
香港觀塘遊行結束後,反送中黑衣示威者分別在牛頭角、黃大仙與深水埗等警署外,再次進行快閃流水式抗爭。圖為24日傍晚6時,警方在牛頭角警署一帶發射催淚彈現場。   圖:中央社提供。
香港24日下午又有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遊行,地點在九龍觀塘,目的是要求港府回應反送中運動的5大訴求,包括撤回相關修訂草案。   圖:中央社提供。
香港24日下午又有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遊行,地點在九龍觀塘,目的是要求港府回應反送中運動的5大訴求,包括撤回相關修訂草案。   圖:中央社提供。
香港24日下午又有反送中遊行,為了安全起見,香港鐵路公司自中午12時暫時封閉觀塘線部分路段,以免地鐵站受到波及,但因此引起民眾抗議,圖為觀塘站a出口。   圖:中央社提供。
香港24日下午又有反送中遊行,為了安全起見,香港鐵路公司自中午12時暫時封閉觀塘線部分路段,以免地鐵站受到波及,但因此引起民眾抗議,圖為觀塘站a出口。   圖:中央社提供。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