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觀點》讚美義和團的習近平就是義和團

新頭殼newtalk 文/余杰
1031-09-19T07:46:39Z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圖:翻攝自新華網(資料照片)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圖:翻攝自新華網(資料照片)

2018年11月13日,中國國家通訊社新華社發布「民族意識覺醒--義和團反帝愛國運動。」一文文章指出,由民眾自發形成的義和團運動,展現了百年前中國民眾。團結禦侮的決心。「這一運動粉碎了帝國主義列強瓜分中國的狂妄計劃,沉重打擊了清政府的反動統治,加速了它的滅亡。」新華社如此總結這場「反帝愛國」運動: “雖然具有籠統排外色彩,但義和團在抗擊八國聯軍中所表現出來的互相聯絡,互相支援,敢於鬥爭,不怕犧牲的精神,仍然體現出中國人民在抗擊外國侵略中的決心和勇氣,在中國人民反侵略鬥爭史上寫下了可歌可泣的一頁“。

百年前的義和團助習近平掀「反美」狂潮

國家通訊社發表此種顛倒黑白,邏輯混亂的社論,只能說明習近平本人是義和團的吹捧者這段話漏洞百出:首先,義和團的口號明明就是「扶清滅洋」,它得到了以慈禧太后為首的滿清統治者大力支持,義和團大哥們受邀到紫禁城表演刀槍不入的本事,獲得朝廷的賞賜和封號,他們怎麼可能「沉重地打擊了清政府的反動統治」?其次,義和團成員確實「不怕犧牲」,他們相信有神功附體;與之相似,共產黨從不珍惜人命,一邊號稱軍事科技多麼先進,一邊卻發表了一張數十名士兵在中越邊境牽手走過雷區,以人肉方式排雷的照片。另外,義和團參與者之間並未「互相支援」,他們一看前線兵敗如山倒,附體神功不敵洋槍洋砲,不敢跟洋人接仗了,但殺本國平民還是力所能及,而且不同派系之間亦互相殺戮,被自己人殺掉的義和團遠比被八國聯軍殺掉的義和團多。

義和團得到最多頌揚的時候是毛澤東時代。文革之後,民智漸開,一些學者將義和團盲目排外,血腥殺戮,愚昧無知的一面呈現出來,國人漸漸對其有了正確認識。然而,習近平對毛澤東亦步亦趨,既然毛澤東肯定義和團,習近平也緊緊跟上如今,新華社頌揚義和團,跟當年毛澤東稱讚義和團的用心毫無二致,正如學者張鳴所論:「義和團基本上變成了聲討美帝國主義最適宜的話題,起的是動員群眾,激起針對美國的民族主義情緒的作用,現實的政治需要已經成了義和團研究的目的。事實上過了並不太久,文革中義和團接著又被賦予了針對『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和『封資修』造反的新寓意,團民的打砸搶直接地為紅衛兵的打砸搶做了註腳,化為現實行動的歷史的依據。」如果不利用義和團的「豐功偉績」,如何能掀起新的反美狂潮?若無掀起反美浪潮,中國又怎樣熬過這場需要「勒緊褲腰帶」的中美貿易戰?

習近平是在紅衛兵肆虐的年代長大的,他是紅衛兵的受害者,也是紅衛兵的羨慕者,而紅衛兵正是義和團的當代升級版。當中國與西方發生衝突時,習近平想不出其他的解決方法,又念起了義和團的符咒。他的精神世界裡只有一堆渣滓,他寧可讓中國變成屎國,也不讓中國走向自由。他拒絕讓中國學習西方,走向文明,而是帶領中國仇恨西方,擁抱野蠻。

中國外交「義和團化」 野蠻、欺凌、偏執

中國國內的政治愈發義和團化,中國的外交方式也不例外,近年來好不容易養成的一點禮貌和文明,又被「團匪」氣質十足的習近平像面紗一樣撕掉了。「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Josh Rogin發表了一篇題為「中國在APEC的發脾氣外交」的文章,評論中國外交走向野蠻化的趨勢。文章指出,亞太經合組織會議期間,中國官方代表團使出一系列咄咄逼人、欺凌、偏執和奇怪的伎倆,企圖發揮支配地位,迫使其他所有人屈服。「他們走來走去,就像擁有這個地方,用欺凌來獲得想要的東西。」

文章提到,習近平訪問巴布亞新幾內亞期間,中國攻勢無所不在,莫爾茲比港的街道上插滿五星旗。當地政府要求中國在APEC峰會之前撤掉旗子,中方稱遵守規定,卻用紅色旗子取代五星旗。沿著巴國首都一條主要大道上,更有巨幅宣傳中共「一帶一路」的標語。

中國禁止各國媒體和當地媒體採訪習近平與太平洋島國領導人的會談,只允許中國官媒報導。一位美國官員指出,這是中共故意的作法,因為記者們會寫下習近平的野蠻行為。

當美國副總統彭斯發表演說,剛開講5分鐘,媒體中心的網路就出現問題,媒體無法聽到,報導彭斯講話彭斯演講完後,媒體中心網路就神秘地恢復了正常。--習近平的演講肯定不會出現任何的「技術故障」。

接下來事情變得更加瘋狂。中國官員要求與巴布亞新幾內亞外交部長舉行會談被拒,心有不甘,未預約即造訪巴國外交部,並試圖硬闖外長辦公室,迫使巴國外長打電話給當地警察趕人。中國外交官顯然受到來自最高領袖習近平的壓力,這才罔顧基本的外交禮儀,像瘋子一樣在巴國外交部門口大吼大叫。

最後,其他20國同意發表聯合宣言,惟有中國表示反對中方官員發表長篇大論消耗時間,使峰會宣言難產。此時,駐紮在主會場附近一個房間內的中方代表團鼓掌歡迎。--如同紐約世貿大廈遭受恐怖襲擊時,在美國訪問的中國官方代表團情不自禁地鼓掌一樣。

Josh Rogin認為,從中國政府錯誤的「悲喜劇」中可得出三個結論:首先,中國官員的行為越來越厚顏無恥。其次,中國的偏執和過度敏感,清楚表明中國政府感受到美國及其盟國的壓力。第三,中國的行為導致其和他國漸行漸遠。

中國「新時代外交官」 只是「不同尺碼」的習近平

中國的表現,外人看在眼裡,記在心頭。香港資深英語媒體記者秦家聰(Frank Ching)稍早前在加拿大《環球郵報》(The Globe and Mail)撰文指出,從中國官媒「記者」孔琳琳硬闖英國保守黨大會並出手打人事件,中國遊客涉在瑞典旅店鬧事及中國使館強迫瑞典道歉事件,中國駐德國使館譴責《南德意志報》專訪台灣外交部長吳釗燮事件等等,反映中國的「新時代外交官」辦事越來越「不講外交」。中國外交官當然「不講外交」,他們只會講政治,表忠心。中國的外交官以及所有大小官員,都必須與習近平的思維方式和言行模式保持一致,才能保住金飯碗。所以,在習近平的身後,有千萬個不同尺碼的習近平眾聲喧嘩。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