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的信念 請你們不要霸凌我
沒有抄病歷連署 診所老闆娘泣:一個孩子需要一個爸爸一個媽媽
新頭殼newtalk | 台北市報導
中醫診所老闆娘王鍾瑩15日痛哭一個孩子需要一個爸爸跟一個媽媽是她的信念。
中醫診所老闆娘王鍾瑩15日痛哭一個孩子需要一個爸爸跟一個媽媽是她的信念。   圖:林朝億/攝

針對時代力量11日於立法院黨團舉行「只是去看病,也會淪為愛家公投連署人」記者會,永和景安中醫診所老闆娘王鍾瑩在下一代幸福聯盟理事長曾獻瑩及委任律師裘佩恩陪同下舉行記者會。他們強調,這只是幫忙謄寫不齊資料,並沒有抄病歷;老闆娘也痛哭說,「一個孩子需要一個爸爸跟一個媽媽,這是我的信念,請你們不要霸凌我」。

記者會一開始就由律師裘佩恩表示,這是不是時代的謊言?!「你的截圖,不是你的截圖」。因為當時所列出的三張截圖,時代力量說是當事人(邱姓員工)與老闆娘透過網路通訊軟體對話的截圖。但事實上,這個截圖是A員工與老闆娘的對話。她也提供背景照片為證據。

當時時力提供的截圖對話內容是:

 第一張

老闆娘:這些我放在抽屜,麻煩妳晚上幫我補齊,謝謝。

(送出公投連署書圖檔)

A員工:好的

A員工:沒問題。

時間:7/4(三)

 第二張

老闆娘:今晚仍要麻煩妳幫忙我因為是我寫的字,如果你看不懂再PO給我問我,謝謝。

A員工:好的 沒問題

 第三張

老闆娘:(先貼出紙箱裡的一堆紙)

老闆娘:妳週一有空再幫忙寫一下,謝謝。

A員工:好喔

 

裘佩恩記者會現場還播放經過與A員工錄音,其中A員工的聲音經過變音處理過。

問:你的老闆娘並沒有要你們去抄病歷對嗎?

A員工:對!我們確實沒有抄到病歷。

問:好,老闆娘是說第一頁有填資料,然後你就把第一頁的資料抄到第二、三頁,對嗎?

A員工:對,但因為我太忙了,我都在忙外場。

問:OK,所以其實那三張截圖都是你的?

A員工::是我的。

問:根本不是爆料員工的,不是開記者會或那個員工的?

A員工:不是啊,那個是我的。

問:然後那個圖的背後是你媽媽?

A員工:是我跟我媽媽一起合照。

問:他為什麼會有這三張圖?

A員工:因為他跟我要的。

問:他跟你要的,他有沒有跟你說要這個圖做什麼嗎?

A員工:沒有啊。

 

裘佩恩說,愛家公投連署有三份,可能其中一份是完整的,第二份、第三份比較急迫,並沒有讓連署人去填寫完整,所以讓它用事後謄寫的方式來完成第二、第三份連署書。所以這裡並沒有任何要求員工抄寫病歷的行為。

裘佩恩說,時力的指控老闆要求員工抄寫病歷,這是非常嚴重的指控。對一個診所來說,病人的個資是診所的生命,如果濫用這樣的個資,對診所的信用是非常大的損害。

裘佩恩還說,老闆娘是要A員工幫忙整理連署書,當中連署書若有「鄰里」沒有填,要他幫忙補上。也就是連署書在連署過程中可能沒有完整,需要員工幫忙整理。

裘佩恩另指第三張截圖裡的那一箱連署書都還在,也有邱姓員工個人連署書,相鄰字跡不一樣,並不是大量抄寫的病歷。為什麼這箱連署書沒有送出去、還在現場?因為當時連署已經達標,所以正好沒有送出去。

接著裘佩恩戴上塑膠手套把這箱連署書拿出說,其中有一份是爆料者邱小姐自己的連署書。「更有趣的是這位邱小姐的連署書居然不是愛家公投。我發覺她上面寫的好像是福島的公投」,「這筆跡只要她對造一下就知道」。

對於老闆娘接受三立新聞訪問改口說「我被告知說,你可以幫那寫地址,可是你不可以幫他代寫」,裘佩恩說,當時確實這些員工幫忙謄寫連署書,員工有產生疑慮,不知道是否違法。所以,老闆娘在這樣情況下,加上已經達標,所以她並沒有把它送出去。邱姓員工跟老闆娘反應,「謄寫連署書可能違法」。其實,謄寫連署書應該是沒有違法。所以老闆娘改口說,這個連署書並沒有送出去。

裘佩恩還說,老闆娘與邱姓員工有勞資糾紛,這位員工在各個中醫診所就職時間都不長,老闆娘有跟別的中醫診所打聽過,這位員工大部分跟別的醫生吵架離職。老闆娘也因為這位員工與雇主有妨礙名譽事證,用解聘方式。這位邱姓員工希望能拿到資遣費、非自願離職證明。但老闆娘沒有同意她,也是在吵架時,老闆娘說,「如果你把這個問題鬧大,我會跟其他的中醫診所講」,這個問題是指他們的勞資爭議。

裘佩恩還說,愛家公投被抹黑,抹黑者可能觸犯「加重誹謗罪」,他將向邱姓員工、三位時代力量議員參選人、發言人提出妨礙名譽告訴,並提出2百萬元民事賠償,雇主時代力量也要負連帶責任。

裘佩恩說,還涉及妨礙秘密罪,為經A員工同意即公開截圖,將由A員工來告。

裘佩恩說,曾獻瑩也將對時力三位議員參選員提出誣告罪。而現在是公投時間,可能涉及違反公投法第3條妨礙公投。

曾獻瑩說,他非常痛心,爆料後對於王女士、愛家公投都造成一定程度的傷害。他相信民主的基礎是建立在事實的上面的。

而一旁都沒有發言的王鍾瑩先是表示她想要講話說,「我向要跟邱姓員工說」,然後王鍾瑩則一直哭泣、哽咽說,「邱...你為什麼要說謊?」

曾獻瑩在一旁說,一般人可能不瞭解,網路的攻訐留言,罵得非常難聽。

王鍾瑩接著痛哭失聲,她說,「一個孩子需要一個爸爸跟一個媽媽,這是我的信念,這是我的信念,我沒有霸凌任何人,我求你們不要霸凌。這是我的信念,一個孩子需要一個爸爸跟一個媽媽,我沒有歧視任何人,你們放過我」。接著她就離開記者會現場。

媒體詢問,A員工還是現職員工嗎?律師說,對。媒體說,為什麼她今天沒有出來?律師說,司法程序她應該會出來。「我們只要提出法院調查,他就會出來,她是我們傳訊的證人」。

媒體說,公投連署書就是只有姓名、身份證號碼與住址,如果有不完整,她可以去抄錄什麼?裘佩恩說,愛家公投連署書是一式三份,推動時要全部填寫完需要好幾分鐘,志工常請連署人填寫第一份,第二份、第三份請連署人簽名。也就是「住址、身份證字號」,其實是可以由志工代為填寫,只要當事人簽名好。

裘佩恩還說,「甚至法律上,也有簽名的代寫,也就是說如果授權幫忙簽名,後面幫他簽名也都是可以的。但是我們避免爭議,通常會要求第二份、第三份請連署人簽好,我們只是代理其他部分」。「每個人寫連署書,可能是有一些缺,沒有填好,老闆娘只是希望員工幫她整理好,該填的填好」。

媒體再問連署的攤位是否在醫院裡?律師說,「這可能我們不知道」。媒體問,「這裡面會不會有相當大比例是醫院的病人?」邱律師說,「據我所知是沒有,如果對方能夠舉證,請對方舉證」。「我想,病人應該有,因為她開診所,病人如果同意愛家公投,他會來連署。現在重點在於我們有沒有拿病歷過來抄,這一點如果對方要指控我們,請請對方舉證」。

媒體也詢問,如果有鄰里不完整,想必第一份就已經不完整了,那怎麼謄寫到第二、三份,裘佩恩說,如果他們沒有寫清楚,電腦就可以去查。「電腦你們打住址,鄰里就會跳出來」。

媒體也提問,「老闆娘這邊送出去的連署書有多少份,那這邊沒有送出去的有多少份?」裘佩恩說,那段他們爭議的時間大概一百份左右。

至於邱姓員工在該診所工作期間,裘佩恩說,約是今年的2-9月底。

 

對於下一代幸福聯盟記者會,時代力量發言人李兆立回應,「犯罪者還用提告的方式遮醜,是嚴重觸犯刑法的誣告罪。我們之前已經說過,對方要告就告,明天會開記者會,進一步說明案情

 

延伸閱讀

陳水扁酸小英裝金身:選好是自己功勞 選輸是阿扁害的

蔡英文是「維持被屈辱的現狀」?獨派記者會內訌

中醫診所老闆娘王鍾瑩15日痛哭一個孩子需要一個爸爸跟一個媽媽是她的信念。
中醫診所老闆娘王鍾瑩15日在律師裘佩恩陪同下出席記者會。   圖:林朝億/攝
中醫診所老闆娘王鍾瑩15日痛哭一個孩子需要一個爸爸跟一個媽媽是她的信念。
律師裘佩恩15日出示掌握的邱姓員工福島核食連署書。   圖:林朝億/攝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