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周錫瑋,令尊比侯友宜更血腥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柯P有句名言:「垃圾不分藍綠」,1989年為爭取言論自由而自焚的鄭南榕,應該萬萬也沒有想到,在30年後,他竟然被國民黨內新北市長參選人侯友宜和周錫瑋消費了,成了藍軍較勁的話題。

「1989年,侯友宜時任中山分局刑事組組長,曾參與圍捕鄭南榕行動。侯友宜受訪表示,當年鄭南榕事件,警方任務   圖:新頭殼合成後製
柯P有句名言:「垃圾不分藍綠」,1989年為爭取言論自由而自焚的鄭南榕,應該萬萬也沒有想到,在30年後,他竟然被國民黨內新北市長參選人侯友宜和周錫瑋消費了,成了藍軍較勁的話題。 「1989年,侯友宜時任中山分局刑事組組長,曾參與圍捕鄭南榕行動。侯友宜受訪表示,當年鄭南榕事件,警方任務   圖:新頭殼合成後製

柯P有句名言:「垃圾不分藍綠」,這句話也適用在戒嚴時代國民黨豢養的鷹犬,因為「鷹犬也不分省籍」。2018年3月16日《新頭殼》報導〈侯友宜談鄭南榕事件挨批 周錫瑋:侯應多與外面說明

「1989年,侯友宜時任中山分局刑事組組長,曾參與圍捕鄭南榕行動。侯友宜受訪表示,當年鄭南榕事件,警方任務除了依法拘提,更重要的是『救人』,沒想到鄭南榕死意堅決,『但鄭的女兒鄭竹梅等人救出,當場也謝謝警消救命之恩』,他認為這是一場『不完全成功的救援』。

鄭南榕基金會昨(15日)發布新聞稿指出,侯友宜最應當受到批判的是,將鄭南榕的家屬牽扯進來,……『請勿以家屬為借口,而避而不談,台灣歷史還有太多含糊未清、似是而非之處,應要求政治人物清楚表達其理念,以讓選民判斷。』……鄭南榕的女兒鄭竹梅,更以殉道者家屬的身分回應侯友宜,『迴避面對過去,才是二度傷害』。

對於競選對手遭批,周錫瑋今(16)日表示,每一個出來參選的人都會被質疑,這是很正常的事,每一位參選人應該都有勇氣來面對,民主的真諦,就是要經過市民的瞭解與檢視。針對鄭南榕自焚案的事件,他也要幫侯友宜加油、打氣,並建議侯友宜可以藉這個機會多跟外面說明。」

接人卻變成了接骨灰罈

當年侯友宜執行了「完全不成功的圍捕」,如今遇到選舉,卻又變成了「不完全成功的救援」。他要家屬「理解」我們這種人的人格特質、「包容」我們只是奉令殺人,最重要的是「尊重」我們現在的參選權利。

侯友宜這段話固然讓人聽了心寒,但鄉民們也別看周錫瑋說得如此道貌岸然,侯友宜還勉強可說是奉命行事,周錫瑋的父親周書府才是殺人不眨眼的屠夫。本魯更想問周錫瑋:「你自己又準備好了要怎麼跟外面說明呢?」

先父的同學汪廷瑚,出身皖南書香世家,隨軍來台後因寫作得罪高官,被警總保安處抓去後,不經軍法處審判就直接羈押於綠島。鷹犬逼他寫了悔過書就放他回家,但他脾氣倔強,始終不寫,就這樣沒判決卻被關在綠島。   

15年後,綠島指揮官換了脾氣更倔的周書府,要求汪廷瑚在被釋放回台前一晚,一定要寫下悔過書;汪廷瑚不從,周書府竟派眾多槍兵,以槍托圍毆擊斃,詭稱當夜暴斃,立即火化。在台同學們專程去碼頭接他,迎來的卻是骨灰一罈。

《柏楊回憶錄》裡在解釋自己服刑期滿卻不能回台,被綠島指揮部軟禁成沒有刑期的「看管雇員」的過程中,就提到過汪廷瑚遇害的經過。

柏楊筆下的周書府

「關在綠島的政治犯,都是情節重大的,刑期雖然屆滿,但有關單位認為其思想仍未改造,或者找不著『保人』,就在出獄步出大門時,重新被逮捕、囚禁,管訓期限一次三年,可以一次、再一次、無限次的延長。……所以,班長們經常警告囚犯:『我沒有辦法叫你出獄,但我有辦法叫你坐牢坐到死』。……

有一位政治犯在他要出獄6個月前,依規定要寫感訓心得,一般都會痛心自責,依照官方意思永遠擁護英明的領袖。而這位難友在寫感訓心得時,不但不認錯悔改,還把他在調查局所受的苦刑,以及冤屈的案情,一寫就是二十幾頁。政戰官特地向他分析利害要他重寫。這位老兄認為現在他要出獄了,黨國要人不是都在勉勵誠實無欺嗎?他要層峰知道事情的真相。政戰官怎麼勸都無效,甩門而去。結果,這位老兄被送到『隔壁』,3年之後還延長了一次,總共多關了6年才被釋放。……

……這就是軟禁,我每天除了吃飯以外,沒有任何事可做。軟禁最可怕的地方,是它沒有刑期。名義上,我的職位是『看管雇員』。凡是判刑的囚犯,即使是25年的最高刑期,也有期滿的一天,即使是無期徒刑,也有大赦、特赦或減刑的可能。只有軟禁犯,可能被囚禁30年、10年,永無盡期,任何大赦、特赦、減刑,都輪不到自己,因為我們已非罪犯,沒有判刑,只不過由於一紙行政命令。……

另一位更離奇的軟禁犯汪廷瑚先生,他得罪了當時國民黨中央黨部秘書長張寶樹。張寶樹先生一個電話給警備司令部,汪廷瑚立刻在他教書的台北市大安高級工業職業學校教員位置上被捕,押解到綠島指揮部,成為『看管雇員』之一。事後,張寶樹曾經派了幾位汪廷瑚的朋友,到火燒島勸他寫一份悔過書,就可釋放,每一次都遭到拒絕。這樣一直到我回返台北,繼任指揮官周書府先生,對軟禁犯採取嚴峻態度,汪廷瑚終於遭到毒手,不明不白的死在周書府派出的槍兵圍毆之下。」

郭中一筆下的汪廷瑚

東吳物理系副教授郭中一,在他《科學,從好奇開始》的序裡,也提到他的父親郭逸民教授,與汪廷瑚不只是同學,還是同鄉,因而親見原本要接人,卻接到骨灰的「鬧劇」。   

「父親的朋友當中,多半是流亡學生,來自大江南北、五湖四海。常在家中做食客的,免不了要受到小孩兒的壓榨,要他們掏出童話、鄉野故事、乃至個人經歷,饜足好奇的心靈。

聊齋故事中,有一則〈宮夢弼〉,故事中柳家食客宮夢弼,常陪著柳家小孩兒玩藏石頭於地磚下的遊戲,後來柳家衰敗,翻起地磚,石頭盡成白銀。這些叔叔伯伯們在故事與個人經歷中,不啻為我埋藏了無盡的寶藏。

父親的同學中,汪廷瑚叔叔出身皖南汪家大族,曾參加『十萬青年十萬軍』運動,後隨軍來台。他教會4歲的我查王雲五4角號碼字典,大以為傲,常在人前要我表演,以為誇耀。

他辦雜誌揭弊,受到警備總部關切,不經審判,即羈押於綠島。被捕前日,我要他小心,他意氣昂揚,直道無妨。此後歲月中,聽聞他始終未曾認錯屈服,但又沒有正式定罪,成了當局棘手的人物。

15年後,年甫弱冠的我,歡欣地接獲他將回台的消息,但是迎來的卻是骨灰一罈,原來他們在釋放他的前夕,由眾多槍兵以槍托圍毆擊斃,詭稱當夜暴斃,立即火化。

像這樣的故事,在那樣的時代中本不罕見,汪叔叔孑然一身,也沒有人為他平反,但是他畢竟還是為〈宮夢弼〉留下了寶藏。他所辦雜誌,多半被警備總部沒收,剩下的都留給了我。……其中記憶最深刻的一篇文章《烈豆》,正是汪叔叔給我的印象:大把綠豆中,一顆鐵錚錚、久煮不爛的特立獨行者。」

請周錫瑋也說明一下

汪廷瑚不是政治人物,與先父一樣只是個流亡在台的外省賤民,多年來除了謝聰敏,也沒聽過任何綠營政治人物提到過他,但他卻是比鄭南榕更早為台灣言論自由而犧牲性命的烈士。

台灣的言論自由,是歷經多少人的犧牲,才換來我們現在這點小確幸。鄭南榕的故事不能被台灣人遺忘,同樣的,汪廷瑚的血也不能白白流在綠島上。

周錫瑋先生,您知道當年有多少冤魂,在綠島遭令尊殺害。我們固然想聽侯友宜怎麼與外面說明鄭南榕的死因,但同樣也想聽聽您怎樣與外面說明:「汪廷瑚是怎麼死的?」

侯友宜談鄭南榕事件挨批 周錫瑋:侯應多與外面說明https://newtalk.tw/news/view/2018-03-16/117619

https://newtalk.tw/news/view/2018-03-15/117524
侯友宜避談鄭南榕 基金會:迴避過去才是二度傷害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