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燈節標案風暴 清理戰場

新聞幕後》逼退〈紙風車〉 柯P到底在搞什麼?

新頭殼newtalk | 張逸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從前台北市觀傳局長簡余晏「快閃」請辭,到這兩天台北燈節標案風暴,台北市長柯文哲的「領導風格」,再次受到外界強烈的質疑;「柯P到底在搞什麼?」   圖:新頭殼資料照
從前台北市觀傳局長簡余晏「快閃」請辭,到這兩天台北燈節標案風暴,台北市長柯文哲的「領導風格」,再次受到外界強烈的質疑;「柯P到底在搞什麼?」   圖:新頭殼資料照

從前台北市觀傳局長簡余晏「快閃」請辭,到這兩天台北燈節標案風暴,台北市長柯文哲的「領導風格」,再次受到外界強烈的質疑;「柯P到底在搞什麼?」外界一時間「看不懂」,很正常,因為,內情真的太複雜了!

簡余晏閃退,原因可能很多,但即將到來的台北燈節活動,肯定是最重要的「一根稻草」。這也是為什麼,柯P會以「棄職潛逃」這麼難聽的話來砲轟簡余晏,因為,今年台北燈節「可能會很難看」!

先說一下背景。台北燈節委外(不含各局處配合款)預算這幾年大都維持在4、5千萬元左右,就在前年,當時是由民政局主辦,結果搞出一個福祿猴的主燈,其外觀之「醜」,被民眾酸到爆,也讓柯P甚為不滿,之後柯P就以燈會可以招攬國際觀光客之理由,把台北燈節業務轉交給觀傳局;簡余晏去年接下此重擔,大刀闊斧兼大張旗鼓,全心全力把燈會辦得體面風光,但是,「風神」面紗下的麻煩問題來了。

辦活動,錢砸下去,不一定有效,但沒錢,則肯定不會有什麼好樣的。去年的台北燈節大獲好評的代價,據報導9天展期竟燒掉1.2億元,還讓協力廠商虧損近2000萬,這讓柯P在事後的市政會議上直言「想掐死簡余晏」;然柯P既要求「風神」,又嫌錢花太凶的態度,委實也讓底下的僚屬太難辦事了吧?

於是,在去年的基礎和經驗之下,好還要更好,今年的台北燈節先前開標3次,結果全無人投標,原因就是去年活動核心的執行團隊〈紙風車〉劇團吃了大悶虧的經驗,在業界流傳,也讓業界卻步,在燈會恐有停辦危機之際,柯P打包票「一定會辦」,並說「這是政府的標案,人家要標就來標,不標就自己想辦法。」政府的預算就是那樣,剩下的要自負盈虧,「但我們會幫忙募款。」

三度流標 業界卻步

為了能讓標案順利進行,觀傳局喬來喬去,最後總算找了蘇打綠阿福在內的〈槮凌公司〉等來投標接手,其中,有一個很大的關鍵,即在台北燈節的標案規格載明得標廠商必須舉辦燈節遊行,經費是得標款的25%,也就是1000萬元,而槮凌公司可以得標的重點在於他在投標時,提出的「服務建議書」中明載,會由去年燈節表現讓市府極為滿意〈紙風車〉來負責燈節遊行,此一合作對象為槮凌大大加分,因此評審委員會才會相信不曾拿過市府標案的槮凌有履約能力。

事情的發展很明顯,本來沒太大意願再玩一次的〈紙風車〉,在被市府相關人士的請託下,願意再次共襄盛舉,但是基於去年請求柯P以第二預備金來支付其虧損未果的慘痛經驗,〈紙風車〉這次態度保守,以提供合作意向書給〈槮凌公司〉的方式,由〈槮凌公司〉出面投標,遊行一節再由〈紙風車〉承接,這是在有1000萬元公務預算「保底」的條件下執行,起碼不會再像去年那樣,事後柯P不認帳(幫募款?第二預備金?)。

就在一切看似順利之際,得標的〈槮凌公司〉內部意見生變;據悉,其內部大股東質疑,為什麼硬要把1000萬元切給〈紙風車〉?並認為遊行的部分,槮凌也可以自行執行,結果局面再次成了僵局,期間傳出曾為柯P助選的林錦昌出面與柯P協調,加上簡余晏這時突然閃退,副市長陳景峻臨危受命救援,眼看事情又有轉機,結果媒體在有心人操作下接連爆料,〈紙風車〉跟陳景峻接連「中槍」,終致〈紙風車〉下定決心不玩了,借勢聲明退場,表達不會參與這次燈會之意,陳景峻也透過媒體對府內(市府顧問蔡壁如?)倒打一耙,「無言以對,傷心至極!」

綜觀整個標案風暴的發展,柯P雖然口說沒有去了解整個標案、合約的內容,但從相關人士不斷居中穿針引線,或折衝協調過程,多指向與柯P商議,或有心腹蔡壁如的參與,柯P在台北燈節標案的參與顯然不似他對外的說辭;只是最後藉媒體放話逼退〈紙風車〉,甚至指涉陳景峻「圖利廠商」,是簡余晏閃退後的「清理戰場」,抑是「護柯大作戰」下的考量,耐人尋味!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