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會談六四被捕交保候審 中國知識分子同聲援
新頭殼newtalk | 綜合報導
國際中國
張雲帆近日在公開信中承認自己被迫「妥協」,又說世上每一個國家都有社會問題,自然有人對問題的解決之道提出不同的看法,「難道這是一種罪過?」
張雲帆近日在公開信中承認自己被迫「妥協」,又說世上每一個國家都有社會問題,自然有人對問題的解決之道提出不同的看法,「難道這是一種罪過?」   圖:翻攝自Youtube

現年24歲自稱「馬克思主義者」和「毛左」的北京大學畢業生張雲帆,去年11月15日在廣州工業大學舉辦讀書會時談及六四,遭警方衝入拘捕,被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名刑事拘留30日和監視居住14日,上月29日取保候審。

張雲帆遭刑拘期間,逾350名中國學界和新聞界人士連署要求放人,其中包括知名左派人士孔慶東、司馬平邦,以及自由派學者張千帆、徐友漁、秦暉、于建嶸等分屬左右等不同政治光譜的知識分子,十分罕見。

根據香港《明報》報導,同案至少還有3人被捕後獲保釋,另有4人遭網上通緝。張雲帆近日在公開信中承認自己被迫「妥協」,又說世上每一個國家都有社會問題,自然有人對問題的解決之道提出不同的看法,「難道這是一種罪過?」

疑因談論六四賈禍

張雲帆周一(15日)發出〈我給人民的自白書〉一文,聲稱在涉事讀書會上「討論了幾十年來的歷史進程和社會問題——涉及重大歷史事件、勞動者地位權利等等」,並承認談及「29年前有大學生參與其中的那場風波」,即六四事件。

張雲帆指出,警方拘捕他時安加的罪名是「非法經營」,正式刑拘時換成「聚眾擾亂社會秩序」。文中透露,涉及讀書會事件的孫婷婷、鄭永明、葉建科3人也與他一同取保候審,但徐忠良、黃理平、韓鵬及張雲帆女友顧佳悅4人仍被網上追逃(通緝)。

8小時疲勞審訊

張雲帆稱,他被要求承認有「密謀組織」和「密謀活動」,以及自己有「極端思想」,須保證以後不再參加讀書會,又讓他供出更多有相同思想的人。他表示,自己受到8小時不間斷的審訊,並被告知更多人會因他而被捕,其父母亦會被連累,因此他選擇「妥協」,「我承認,我沒能頂住這種巨大的精神壓力,只想快點了結,哪怕自己進監獄,只要能讓其他青年和家人得到安寧」。

報導指出,24歲的張雲帆是內蒙古人,高中就讀於呼和浩特第二中學,2016年畢業於北京大學哲學系,事發前在廣州一間教育機構任職。

張雲帆在北大期間參與「馬克思主義學會」,該學會2015年的一份調研報告指出,北大後勤工人勞動合同缺失嚴重、被無端剋扣工資、不獲繳納社保、食宿環境惡劣等問題,學會後來被校方關閉。張雲帆在文中稱,他們關心「弱勢群體」、「勞動人民」,經常為工人組織唱歌跳舞、講新聞、放電影、英語班等活動。

參與學生常被約談 助學金不保

報導稱,孫婷婷前日亦發文講述此一事件,她是在2016年畢業於南京中醫藥大學,後到廣州番禺大學城一家社工機構工作。事發當晚,廣東工業大學的保安突然闖入正在舉辦讀書會的課室,聲稱活動涉及敏感話題被舉報,隨後警方帶走張雲帆、葉建科及4名學生。

翌日4名學生獲釋,孫雲帆引述社工機構主任從警方得知的消息稱,讀書會被定性為「反黨反社會」組織,此後與讀書會有關的學生頻繁被校方和警方約談,還有人因此失去助學金。

警方逮人程序被質疑

孫婷婷表示,上月8日,警方突然登門,在沒有出示任何證件、文件的情况下,查看她的手機、電腦、書籍、筆記簿,甚至私人日記簿,她被帶到派出所後又被威脅「你不說是吧?你死吧!(多次說這3個字)那先隨便安排個罪名,關進去再說」。

《明報》引述孫婷婷的說法稱,警方後來才補辦搜查證、傳喚證,要求她簽字,但文件所寫的日期、時間與事實不符。她還指控,在看守所中受到「欺凌」,包括睡眠嚴重不足、常不能上廁所、生病得不到治療等。孫婷婷本月4日取保候審,她指稱因此失去工作,家中為籌集律師費舉債幾萬元人民幣。

自1989年的六四事件和隨後官方大肆搜捕民運人士及學生之後,將近29年來,像張雲帆這樣多名青年學生遭到中共逮捕和扣上罪名,似乎還是第一次。或許也正因為如此,於是引發眾多公共知識分子暫時放下意識形態的歧異而群起聲援。

北京大學法學院憲法學教授張千帆即在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撰文說,廣州警方的行為明顯有違背中國憲法第35條(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之嫌。他參與連署時雖不知張雲帆的左派背景,但不會改變立場。他強調,「對於愈來愈頻繁的因言獲罪,左右更應當形成共識:言論不分左右,都應該自由。」

自由亞洲電台(RFA)則引述旅美學者吳祚來的評論說,嚴防組織化行動是中共的常態,即使是擁護已故中共領導人毛澤東的左派,只要從事組織化活動,也會遭打壓。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