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市市長補選
高雄市市長補選 高雄市市長補選

黃韋銓觀點》遊行結束深夜後 學生們為何不散去?

新頭殼newtalk 文/黃韋銓
1970-01-01T00:00:00Z
學生當天往台北車站前進。   圖:黃韋銓/攝
學生當天往台北車站前進。   圖:黃韋銓/攝

1223反勞基法修惡萬人大遊行後,晚間仍有數百名學生不願散去,接著在台北街頭與千名警方展開一連串追逐戰,直到深夜1點,警方在台北車站以優勢人力包圍所剩無幾的30多名學生,在雙方拉扯叫囂、甚至數度將記者帶走、逮補律師,最後學生們自行走上警備車,被送往各地「野放。」

「學生們為何不回家?是在吵什麼?幹嘛阻礙交通?」許多當天目睹學生們走在車陣中的民眾也許會這麼想,被阻擋去路的民眾可能更是氣憤不已。不過,在美好的假日走出家門抗爭遊行,已經是耗費極大成本的一件事,而遊行結束了,為何這群學生不回家,仍在冷風中與警方纏鬥數小時?

相對於已經出社會的正職勞工們,多數學生擁有較多時間,能夠耗費較少的成本走上街頭抗議,更重要的是「學生也是勞工」,為了還學貸、賺取生活費而打工,且面臨可預見更差的勞動條件之下,更需要替自己爭取權益。

學生的困境是什麼?即使雇主不遵守基本工資、不提供勞健保、不按時給薪,面對學貸、房租、生活費壓力,仍會硬著頭皮做下去,面臨惡劣勞動條件下,正是學生們與政府對抗的動力。但抗爭也是有門檻之分,同樣是背學貸,公立大學學生又比私立付出較小成本,而不用背負學貸,生活費無虞的人又更有空走上街頭,這群人並非旁人所戲稱閒閒沒事,而是願意出來替自己無望的未來爭取一些什麼。

當天遊行結束後,勞動人權協會執行長王娟萍大嘆,「台灣勞工沒有勞動意識」,原因是受到威權時期時國家機器的壓迫。不過,現今勞工面臨的處境恐怕更艱難,一部從未被好好落實「僅供參考」的勞基法,才是勞工最大的困境,與其稱勞工沒有勞動意識,不如說勞工是出於無法改變現狀的無力與無奈。

學生們的夜襲,打破了以往固守疆域的抗爭模式,轉為極具宣傳效果的街頭游擊戰,蔡英文政府與民進黨應該去思考,為何這群在大選時給予支持的青年,如今卻以一場別開生面而成功的抗爭,打臉了主導勞基法修法的賴內閣?民進黨若忘了當初國民黨是如何輸掉政權、自己如何取得完全執政的優勢,而不選擇站在人民這一方,「心中最軟的這一塊」,當初投給民進黨的每一票,都會將這一切看在眼裡。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