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反恐演習裡的暴徒該說國語了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反年改團體在場外拉布條,嗆聲總統蔡英文。   圖 : 丘秝榕 / 攝
反年改團體在場外拉布條,嗆聲總統蔡英文。   圖 : 丘秝榕 / 攝
 

在群情激憤且眾人喊打下,世大運830閉幕式終於順利完成。兩周前的819開幕典禮時,反年改團體「南部抗暴聯盟」成員以暴力毆警及投擲煙霧彈,阻擋各國選手進入會場,導致從C字頭的國家開始,僅出現國旗而沒有運動員進場,成為貽笑國際且國人共同唾棄的「米蟲之亂」。

在全民激憤且輿論撻伐下,連藍營政客與其他反年改團體也都開始與些暴力份子切割時,這些自南部專程北上的組織犯罪成員,總算收斂了一點。維安官員表示,有了819的前車之鑑,世大運閉幕式的維安規格需提升至最高層級。

身兼中央安全指揮中心指揮官的內政部長葉俊榮與警政署長陳國恩,進駐位於警政署的指揮中心坐鎮,維安警力更從平日的基層員警6,000人、支援的警大與警專生1,000人,再增到總計超過一萬多人,且要求個強力貫徹命令,現場排除抗爭,以確保各國選手及貴賓的安全。

30日晚間,開幕式發動暴力抗爭的「南部抗暴聯盟」龜縮了,其他相同訴求的反年改組織也都切割自保,除「藍天行動聯盟」成員仍比照開幕典禮模式,企圖闖入八德路、南京東路的公告管制區,阻撓各國選手專車抵達會場,經責任區北投分局員警以優勢警力包圍,多數成員不敢妄動,但現場仍有2名暴徒脫序演出。

59歲的海官69年班退役中校楊思聖,以右手勾住現場指揮官北投分局長呂新財脖子;61歲的陸官48期退役中校繆德生,在旁持旗桿衝撞助陣。警方以優勢警力在第一時間貫徹執法,依警察職權行使法實施管束,後續再依蒐證畫面依法偵辦。總算不再重演819的「米蟲之亂」,讓閉幕式順利完成。

但回顧檢討819的「米蟲之亂」,鄉民們或許仍有疑惑,這些以反年改為名的退伍軍人暴力團,並非無預警集結或孤狼式行動。819之前他們就已預告會來,還是集合搭遊覽車一起北上,因此維安單位當天也布置了多達6,000以上的優勢警力,也用了「學長,別這樣」的溫情喊話,為何還是無法鎮壓或是勸退這些上了年紀的暴徒?

819當天以暴力滋事,現在以10萬交保的毆警暴徒顏才仁(62歲,陸官46期退役上校),20萬交保的毆警暴徒李彧彬(56歲,陸官出身的退役中校),30萬交保的丟煙霧彈暴徒陳進添(58歲,陸官專8期退役少校),以及830滋事的楊思聖與繆德生,五個人都是周休七天月領七萬的退伍軍官,他們一生沒打過一個敵人,對敵人丟過一個手榴彈,如今卻來打警察與丟煙霧彈。

819之前,有些鄉民或許也根本魯一樣,認為軍人的職業特性與公教不同,為了部隊的戰力,很多升不上去的軍官必須在中年時退伍,這與公教退休年齡不同,所以軍人年改不應與公教並列;未來要改時也要有更優於公教的條件;事實上這些建議政府也照辦了。

當然,退伍軍人還是可以抗議,這是他們的法定權益,819當天無論是在陳抗區叫囂,甚至買票進場不鼓譟而在坐著拉布條,本魯也都還能接受。但一再以暴力阻撓其他國家運動員進場,甚至包圍拍打車身及丟煙霧彈,這已是公然實施的組織暴力行為,警方當時不強力排除就已嚴重失職。

戒嚴時代那些1949年被拉伕強擄來台的外省老兵,退伍時軍方只發一張草蓆與一雙布鞋,叫他們死在何處就埋在何處。直到1980年代李師科搶銀行後,小蔣才給退伍老兵每月一萬三。這些真的是被當權者遺棄的老兵,抗爭時自然都能獲得社會大眾的認同。30年前「老兵返鄉運動」,黨外人士也是不分省籍的全力支持。

相形之下,這次滋事被捕的顏才仁、李彧彬、陳進添、楊思聖與繆德生五人,都是領有終身俸且是戰後在台灣出生,不要說每月領的比起1949被拉伕來台的真老兵多了好幾倍,比起其他職業的人,年金更多到不知幾倍。

台灣對於軍公教退休後的照顧,優厚到了世界奇蹟,甚至一度還出現所得替代率高過一百的,即使現在縮減了仍在全世界排名很前面。沒錯,這些月入七萬周休七天卻還身強體健的退伍軍人,還是有權利整天抗爭,可是他們也要看一下身邊的其他人,退休後都是拿多少年金啊?

因此回頭來看,這種純粹以貪圖私利卻得不到任何社會共鳴的陳抗活動,為何還能從626日立法院外滋擾案,擴大成819的「米蟲之亂」,指揮官邱豐光仍在大言不慚的鬼扯「滴水不漏」?關鍵就在於解嚴30年了,警方在處理陳抗時,仍然沿用30年前的老劇本,把暴徒定義成「說台語」的那群非我族類;相反的對說國語來鬧場的「學長」,立刻就成了滴水全漏。

以台北市政府在世大運之前,330日動員大量的軍警憲消,為了反恐而舉辦「民安3號及金華演習」,在台北小巨蛋南側南京東路上進行公車反劫持演練,模擬選手團體專車遭挾持,由員警攔截圍捕破窗攻堅,進行人質拯救演練。當天柯P因出國由副市長陳景峻代理主持,總統蔡英文在國防部長馮世寬的陪同下出席。

演練中自稱為「黑狗」與「阿良」兩位恐怖分子,用台語歇斯底里的叫囂勒贖1千萬元,並持槍和警方進行談判。但演練中警方對歹徒的喊話,以及接著派來談判的專家,全程卻都用的是一口標準的京片子。市警局既然堅持要讓歹徒說台語,又為何要讓警方與談判專家說國語?這種戒嚴時代官兵說國語、強盜說台語的「標準反恐劇本」,為何至今依然沿用?

歹徒與警方這樣台語對國語的雞同鴨講也就算了,接下來劇情又變成警方安排歹徒阿良的妻子溫情喊話,但阿良妻子一到場,卻用更激動誇張的台語腔調勸阻阿良,新聞鏡頭帶到這一下連蔡英文都忍不住笑了出來。最後警方趁機擊斃歹徒,這齣鄉土劇式的反恐演習才結束。

偏偏819「米蟲之亂」,暴徒完全不照劇本演出。說台語的暴徒沒來,各國選手卻是被說國語的暴徒阻擋,以致C字頭開始的國家選手就無法入場,這次蔡總統您笑不出來了吧?拜託一下蔡總統,現在這些心中只剩下錢的暴力份子,要搞垮的不只是您這個總統,而是我們這個國家。真的,今後還要辦反恐演習,請回到現實世界,暴徒該說國語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