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大仁政策急轉彎!桃機整建五大疑雲費思夷

新頭殼newtalk | 張志銘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桃園機場公司就第二航廈整修編列1400萬元預算採購的「第二航廈關閉整建可行性評估專業顧問」標案,受質疑有圍標挷標之嫌疑。圖為機場美食街遍地積水資料畫面。   圖:翻攝爆料公社
桃園機場公司就第二航廈整修編列1400萬元預算採購的「第二航廈關閉整建可行性評估專業顧問」標案,受質疑有圍標挷標之嫌疑。圖為機場美食街遍地積水資料畫面。   圖:翻攝爆料公社

桃園機場公司就第二航廈整修編列1400萬元預算採購的「第二航廈關閉整建可行性評估專業顧問」標案,因受質疑有圍標挷標之嫌疑,在開標前不到24小時,經本刊昨日獨家報導後,桃園機場公司立即宣布延長等標期10天,其中的轉折頗令費疑。

在本刊昨(30)日報導之後,桃園機場公司除發佈新聞稿澄清,沒有圍標事宜,並將等標期,從今天(8月31日)延長至9月10日,今(31)日再度出擊,主動發佈新聞稿證明,桃園機場公司董事長曾大仁於8月23日接受中央社訪問,第三航廈啟用後,將關閉第二航廈兩年進行整修,是有所本,有人背書,非他一人之言。

今(31)日桃機新聞稿指出「推動桃園國際機場水電設施督導專案小組」於8月22日已先行召開專案會議,討論機場公司現階段重要維生基礎設施改善現況。專案小組召集人航政司長陳進生昨(30)日親率專案小組委員至機場視導,針對電子巡檢、屋頂防水等設施維護深入檢視,並提出改善建議。

桃機的這個8月30日視導,卻8月31日才發佈的新聞稿還指出,「專案小組建議,可考慮委託第三方專責單位協助提供及執行改善方案」、「針對專案小組委員之建議,機場公司將審慎評估辦理之可行性,並朝短、中、長期分階段改善為目標,持續強化維生基礎設施穩定性。」這個晚了一天發佈的新聞稿,令人有此地無三百銀的質疑。桃機公司和曾大仁從8月22日至今,連環的動作與澄清,令外界頗有五里看花,「花沙沙」的疑問。

首先,根據熟悉內情之工程界人士表示:原本此案只有某家長期承攬工程顧問標的公司有意投標,而且,可能在只有一家競標的狀態下,同額投標同額得標;新聞曝光後,該工程顧問公司萌生退意,機場公司有意邀第三航廈某簽約承包商工程顧問公司來參與,又卡到停權3年未期滿,形成開標在即,卻無人投標或只有一家投標的窘境,只好於昨日傍晚宣佈展延等標期10天。

第二,此次的「第二航廈關閉整建可行性評估專業顧問」標案,被質疑是替某工程顧問公司量身訂做,据指出,該工程顧問公司只需要使用擴建工程原本的圖說,及資料加以彙整、部分修正,即可以交差結案核銷,1400萬元專業顧問費,輕鬆入袋,同時不管可行性專業評估的結果如何,第二航廈的整建工程,一定要做,屆時整建工程的設計、監工顧問標,更是如同囊中取物,非該工程顧問公司莫屬。

第三,新擴建完工的航廈,用不到二年半,為何就要全面關閉整建?機場公司董事長曾大仁日前受訪時曾表示,「第二航廈的水電維生系統回路一體,全面關閉整建,才能有縮短工期。」不過,從2015年開工的第二航廈擴建工程,卻不必關閉航廈,也一直有管線回路一體的問題,工程浩大的擴建案不必關閉航廈,局部整建案卻要關閉航廈?!桃機公司的整建專業邏輯,令人不解。

第四,顧問標未開出、評估也還未開始作,怎會結論已先出? 除非是未來得標的工程顧問公司,一定會配合,作出「全面關閉航廈」的結論,甚至日前的主管會報中,曾大仁不斷的明示暗示:「必須要先有想法、主張」,指示業務單位,訂定調整相關機場服務設施租期的作業,儼然,木已成舟的態勢。業界質疑,難道機場公司董事長曾大仁企圖「假行政調整之名、進行搶權保官之實」?有這個必要?機場內揣測聲四起。

業界分析認為,第二航廈封閉整建二年,就會打破過去機場公司內部調配的平衡,曾大仁將主導一切,進而鞏固其領導地位,保住官位,但關場2年,機場內的業者,賴何以為生?

第五,「第二航廈關閉整建可行性評估專業顧問標案」,還沒有開標,曾大仁即公開宣示可行性評估結論,遭到外界質疑圍標綁標。此事曝光後,該工程顧問公司擔心日後被清算,萌生退意。工程業界分析,對該工程顧問公司而言,這個可行性評估顧問標案,只是小菜一碟,後面的規畫設計監工顧問標,才是主菜,沒有必要因小失大,但是又不能得罪機場公司的高官,目前只能採取以拖待變因應。

機場公司於30日媒體質疑浮爛採購圍標的報導後,緊急發佈新聞稿澄清,並同時展延等標期10天,据工程業界研判,通常會展延等標期,只有兩種狀況,一、說好的要來投標的,還沒來;二、來投標的家數太少,怕遭質疑綁標。工程業界研判:若是在開標當天出現無人投標而流標,豈非更加凸顯桃機董事長曾大仁的8月23日在中央社公開宣示條件發生脅迫的效果?其次,就算硬要該工程顧問公司,一定要來投標,也不能只有一家參與,還是無法澄清圍標、綁標的爭議。其實也有可能因為沒人來投標而廢標,但為何不廢標而是展延?也著實令人百思不解。

据指出,為了卻除外界疑慮,機場公司努力邀標第二家公司來競標。但第二家工程顧問公司卻因資格被停權,無法如願,機場公司只好將等標期展延10天,再去尋找或是拜託有資格的廠商前來投標。只是拖延10天,仍然改變不了整個「第二航廈關閉整建可行性評估專業顧問」標案,替該工程顧問公司量身訂做的質疑和爭議。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