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統一後,我們就要向這些「正人君子」下跪了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高級外省人」原創者郭冠英在個人臉書上PO文:「陳星正人君子。   圖 : 翻攝自網路
「高級外省人」原創者郭冠英在個人臉書上PO文:「陳星正人君子。   圖 : 翻攝自網路

壞人永遠在台上唱戲,好人則永遠在台下哭泣,鄉民只好永遠在角落嘆氣,這就是台灣。作家A女創作《防師騎的初戀樂園》,揭露遭自稱是「補教界馬英九」的狼師「右肩」,出版後不久自殺。

2017525日《蘋果日報》報導,200910月國慶日後,A女父母帶女兒與狼師夫妻至台北喜來登飯店談判。其妻為了袒護狼夫,對著A女一家嗆聲:「這裡只有我有資格提告,如果你們不給我一個交代,我就告A女妨害家庭。」甚至還要求A當場下跪認錯,A女父母因此不敢追究,但A女無法接受,精神受打擊而不能進食,吞了300多顆安眠藥意圖輕生未遂。

 2017年4月A女自殺案發後,狼師神隱多時,黨國媒體忽然轉性,強調「新聞道德」;狼師設立承包政府單位印刷的公司,重要客戶衛生署第一時間跳出來,威脅大家不得報導。鄉民們因風向不清,殺進殺出的好幾個星期,也無從得知狼師究竟有什麼強硬的後台?現在狼師一家都已打理妥當,家人與其附隨人員都風光登場,讓爾等鄉民見識一下,高級外省人是如何處變不驚、莊敬自強的?

524日《壹週刊》報導,狼師之妻面對記者時,態度始終冷靜,但聽到A女名字時,終於鬆口說:「他(狼師)絕對不可能做這個事情!事件對我們的生活有很大的影響。」但狼師一家的生活,真如其妻所說的這麼「可憐」嗎?

別傻了!那是你們市井小民的蠢見。《壹週刊》已驚爆,狼師照樣開Jaguar名車,買豬腳去他包攬政府的出版社享受,其妻則去新光三越a4專屬貴賓室享受下午茶,其女則拿名牌包、開benz a系列去上課、做美甲。

鄉民們大多年輕,很難理解台灣戒嚴時代的省籍與階級現象,因此他們不懂外省人,更不懂高級外省人,直到狼師團隊裡那些吃了「誠實豆沙包」的隊友們一一歸隊,尤其「高級外省人」原創者郭冠英的定調,全案才有了更清楚的輪廓。

58日《自由電子報》報導〈力挺30年老友,劉毅:陳星非狼師、正直如馬英九〉:「英文科名師劉毅昨晚再度力挺捲入作家自殺事件的國文科名師,並且為其辯護表示:『他不是狼師,他跟馬英九一樣,是個正直的人,如果你們要說他是狼師的話會出事的。』被問到A事件,劉毅說:『就是師生戀嘛!我認為是師生戀而已,一個偉大的愛情受到阻礙』。」

物以類聚,狼必結群。難怪56日《中時電子報》報導〈力挺陳星,劉毅慘遭起底性騷陳子璇8年往事〉:「劉毅力挺老友的一席話隨即在PTT引爆討論,甚至慘遭起底他7前遭陳子璇控訴性騷擾往事。

陳子璇7年前因為不滿恩師劉毅控告高國華,曾在臉書發表2千多字長文,控訴遭劉毅性騷長達8年,包括在她與高國華戀情曝光當下,周刊來電表示明天出刊,她第一時間詢問劉毅『該怎麼辦?』想不到對方卻回『早知道我先上了』。

陳子璇還爆料,曾穿一件背後有蕾絲紋路的洋裝,遭劉毅猛盯並問:『這是奶罩嗎?』接著兩人一起搭乘電梯,劉毅還在她背後猛力吸氣:『好香,我快要受不了了。』種種言語騷擾令她不勝其擾。」

58日,「高級外省人」原創者郭冠英在個人臉書上PO文:「陳星正人君子。這個人,必然是個愛國的人,才會被歹獨立委媒體瘋狂的罵。……陳星雖做的是好事,但在歹獨惡咬下,還是可能何患無詞被欲加之罪,我等愛國者,一定要支持陳星,這也必是台南女兒的願望。」

隨後在接受媒體訪問時,郭冠英又將1993年調查局官員的「他父親功在黨國,玩個台灣女人算什麼?」的名言闡釋得更清楚。簡單說,高級外省人對這類「好事」與「台南女兒的願望」,原則就是三項:

一、玩個台灣女生是「合法」的

郭冠英受訪時說:「如果當時他違法的話,她的父母應該提起告訴,當時沒有告訴,這件事情就是合法的。」

二、玩個台灣女生是「常有」的事

郭冠英受訪時說:「我碰到一個未成年女生,我可能也會被她誘惑,這個是常有的事嘛,你過了十年,過追訴期,加上這個女的已經去世了。」

 三、玩個台灣女生是「能者多勞」

郭冠英受訪時說:「我就是沒有這個機會,找16歲漂亮女生,我只是沒有這個機會,我感到很難過而已,能者多勞嘛!」

 在合法、常有與能者多勞這三原則下,我們來看被國民黨形容成「仁義傳家」的掌門人馬鶴凌生前對乾女兒所說的名言:「我只有一個兒子,但這個兒子只有二個女兒沒有兒子,我希望你能替他生個兒子。」

2005111日晚上,老人家不顧自己86歲的高齡,仍堅持親力親為、苦幹實幹。最後不是壽終正寢在特務妻子的床上,也不是在藥商門神等4個親生女兒的床上,而是如《壹週刊》355 期專文報導,暴斃於小他42歲翁姓乾女兒床上,另一個陳姓乾女兒還大方接受電子媒體採訪。

掌門人馬革裹屍,戰死沙場後,灰白色骨灰罈正面刻著國民黨黨徽,黨徽下方則是遺照。遺照右邊刻著「化獨漸統,全面振興中國」,左邊則刻著「協強扶弱,一起邁向大同」。原來讓乾女兒變濕女兒,這才是「忠孝兩全」「化獨漸統」的統一大業。

另一位前國民黨職業學生,2004年家中的菲律賓籍看護蘿絲(Rose)報案,指控雇主於住處趁農曆春節大年初二家人都外出之際性侵。官司拖了12年,定讞時只輕判34月,而且僅在獄中85天就保外就醫,現在又搞起統一大業來了。也難怪2016107日入監前,他一派輕鬆地發表聲明:

「台獨必敗,統一必勝」「將以從容就義的心情,為中國統一大業,樂於做此犧牲,並以此為榮」。

鄉民們對劉毅、郭冠英的「正人君子」說,或是馬鶴凌、馮滬祥兩位老人家的「捅一大業」,不必太過於憤怒,因為賤民階級很難聽懂這種高級外省人的語言。

本魯年幼時曾看過一老芋仔在北投市場誘拐一幼女進廁所,被附近攤商住戶逮住後,公然在街上毆打凌虐半小時,穿制服的憲警竟在一旁跟著看熱鬧,等大家氣消了,才將應已殘廢的老芋仔帶走。

1962811日上午九點,憲兵劉希山(41歲,江蘇人),因在屏東公有市場強姦幼女,被捕後在自由路口建國橋執行公開槍決。台灣當時即使是槍決政治犯,也都改成秘密執行了。

可見強姦幼女別說在法律上是重罪,即使是外省白道,甚至黑道,都被視為禽獸不如的罪行。因此即使是外省人的執法者,也會放任私刑或破例公開槍決以平民怨。誰無妻女?誰能坐視?這一點並無任何省籍與階級之分。

但在高級外省人的價值觀裡,性侵固然可恨,卻有更可恨的是:你們這些賤民階級的台巴子,企圖用聲討性侵來陰謀犯上,這一點就觸及他們的底線了。在高級外省人眼中,沒有任何事會比維護統治階級的特權更重要,郭冠英說的只是更直白一些而已。

2014年太陽花學運時,白狼站在宣傳車上,拿著麥克風叫囂︰「恬不知恥,中國人不需要你們,攏是中國人幹出來的。」

2016年輔心事件時,夏林清的名言:「我要聽你作為一個女人,在這件事裡面經驗到什麼?不要亂踩上一個受害者的位置。」

這些話與郭冠英說的本質一樣,但有幾個鄉民聽得懂?戒嚴時代少了高級外省人的特權,別說在官場、在軍中、在教育圈裡無法呼風喚雨,就連混黑道與搞社運都沒你的份。在高級外省人眼中,陰謀犯上之惡,甚於性侵幼女百倍啊!還好現在尚未統一,不然我們就如A女生前那樣,被「右肩」後還要向這些「正人君子」下跪了。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