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再糟蹋台語 不要再播製 歧視某一族群或某一語言的爛戲

管仁健觀點》一隻烏鴉對民視經營團隊的期望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民視董事長郭倍宏在這次的民視經營權爭奪戰中取得勝利。   圖:翻攝三立新聞
民視董事長郭倍宏在這次的民視經營權爭奪戰中取得勝利。   圖:翻攝三立新聞
為什麼世大運防災演習裡,只有劫車的歹徒與妻子才會用台語?而且一個歇斯底里,另一個三八愚昧;但劇中的其他警察與談判專家,一旁不斷聒噪的司儀,甚至所有官員的致詞,全都使用國語?從前是國民黨執政,是高級外省人當權,台灣人忍了幾十年,終於在中央與地方都全面執政了,為何現在的政府仍然要糟蹋台語呢?

「民視贏了,台灣贏了」。紛紛擾擾一陣子的民視經營權之爭,2017524日終於底定。擁有民視約5成股份的民間投資股份有限公司,下午改選7席董事與1席監事。小股東與以往不同,這次踴躍投票,最後由挺郭派得到4席(含郭倍宏、王明玉)、反郭派則拿到3席(含民視自救會常務董事陳清福),將擇期再推選董事長。

獲勝的郭倍宏和王明玉,在下午5時發出一張〈感恩與前瞻〉的聲明,宣稱「民視贏了,台灣贏了」,也感謝7成股東無限溫暖支持,透過一張張來自全台各地的委託書,清楚表達認同民視目前經營團隊理念,肯定民視「堅守本土」立場。同時也謝謝另1成股東給予最嚴厲的勸勉,一定平心靜氣反省,做必要的修正。

了解台灣史的鄉民就會發現,民視的成立、發展及結構,與民進黨幾乎可說是異曲同工。從1920年代起,台灣人在日本殖民體制下,就有了未來要當家作主的想法。為了這個目標,台灣人對民進黨這個本土政黨內的政治人物,是近乎溺愛的包容與信任。

戒嚴時代有黨禁,同樣的也有電視禁。表面上民營的老三台,實際上卻是省營、黨營與軍營,說穿了也就是高級外省人營。解嚴後民視成為第4家無線台,也是第一與唯一的純民間資本無線台。民視小股東對整個公司的向心力,就跟民進黨的基層一樣,幾乎等同是宗教般的虔誠。

為什麼會有這麼多民眾,無怨無悔的支持民視?關鍵也就在於老三台時代的經營者,都是當權者外放出來的鷹犬爪牙,配合高級外省人的意識型態,借推行國語之名打壓台語,連帶貶抑台語歌、台灣人甚至一切與台灣人有關的事物。

 1970年代老三台不僅壓縮每天台語節目在一小時內,且不得在黃金時段;甚至配合國民黨文工會的要求、要製作單位對台語演員在國語連續劇中,一定要說「標準國語」。大量因電視普及而失業的台語片演員,好不容易進了老三台,卻又因台語戲被禁,國語不標準又不能演國語劇,無奈地接受二度失業的打擊。

 1973年台視的國語連續劇《台北人家》,劇中扮演下女「阿桃」的張琴,故意在劇中講著誇張的台灣國語,在講國語的高級外省人家中幫傭,鬧出了很多笑話,結果配角變成了主角,台視還為她量身打造了續集《再見阿桃》。   

同樣是不標準的台灣國語,台語演員說的就要被「糾正」,但外省演員模仿本省下女在劇中大講特講,兩蔣鷹犬們卻視之為「劇情需要」,放任外省演員在國語連續劇裡用不標準國語糟蹋台灣人,製造族群階級等於品味標準的刻版印象。

這些高級外省人對待不標準國語的雙重標準,其無恥還真是難以形容。這種現象說穿了就是電視節目裡原則上絕不用台語,但以下3種情況則鼓勵多用台語:

 一是要用粗話罵人時。

二是代表說話人是反派時。

三是形容很苦、很窮、很倒楣時。

在這樣的耳濡目染下,國語及台語之間就自然產生了階級與刻板印象。馬政府時代經濟部長尹啟銘,在宣導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時,也是採用兩人對話的漫畫文宣《一哥與發嫂》,兩人的介紹則分別是:

反對者一哥,男,45歲,台南人,操閩南口音的台灣國語,極具喜感及親和力、為人阿莎力、對人生的要求就是得過且過,平時抱持老二哲學,但對於攸關自身權益的事,就會全力以赴(例如買早餐,老闆少找5塊錢也必定會力爭討回來),是一個只會說大話的人。過去因有一份還算穩定的工作,每天嘻嘻哈哈輕鬆過日,不懂得自我提昇,沒有危機意識。

贊成者發嫂,女, 40歲,已婚職業婦女,個性積極、熱心、主動,具語言天份,精通國、台、英、日語,溝通能力佳,總以客觀的角度看待周遭事物,具有求知精神,及理財觀念,經常主動參與公共事務討論,兼具知性與感性,由於工作關係及平日對理財搜資頗有研究,因而經常接觸財經資訊及最新社會動態。

官員要宣傳服貿,用的還是這種四十年前兩蔣政工的洗腦模式。支持國民黨的用的是標準國語,條理分明,象徵理性的白領階級;反對國民黨的則是操台語,粗俗無知,暗喻缺乏教養的藍領階級。甚至即使是台北市與中央都已經變了天,無奈「綠皮蔣骨」的柯蔡兩人,仍無法擺脫兩蔣當年放入他們腦中的蠱毒。

例如台北市政府今年8月將舉辦世界大學運動會,330日動員大量的軍警憲消,舉辦「106年全民防衛動員(民安3號)暨2017台北世界大學運動會災害防救及金華演習」。柯P因出國由副市長陳景峻代理主持,總統蔡英文在國防部長馮世寬的陪同下出席,由市警局針對各項國際恐怖分子可能發動的攻擊,公開展示演練成果。

市警局有鑑於5天前美國賭城拉斯維加斯,發生了歹徒挾持雙層巴士的人質挾持事件,造成多人死傷,因此也以世大運為背景,在台北小巨蛋南側南京東路上進行公車反劫持演練,模擬選手團體專車遭挾持,由員警攔截圍捕破窗攻堅,進行人質拯救演練。

不過演練中恐怖分子持槍和警方進行談判,不是用國際共通語言英文,而是台語,恐怖分子用的不是英語或阿拉伯語,而是自稱為「黑狗」與「阿良」,用台語歇斯底里的叫囂勒贖1千萬元。但警方與派來談判的專家,用的卻是一口標準的京片子。市警局既然堅持要讓歹徒說台語,又為何要讓警方與談判專家說國語?

歹徒與警方這樣台語國語的雞同鴨講也就算了,接著靜芳又安排歹徒阿良的妻子溫情喊話,但阿良妻子一到場,卻用更激動誇張的台語腔調,企圖阻止阿良,新聞鏡頭帶到連蔡英文都忍不住笑了出來。最後警方趁機擊斃歹徒,這齣鄉土劇式的反恐演習才結束。但是說真的,我沒蔡英文這種幽默感,對台北市警局這種低級趣味的鬧劇式演練,更是深痛惡絕。

為什麼世大運防災演習裡,只有劫車的歹徒與妻子才會用台語?而且一個歇斯底里,另一個三八愚昧;但劇中的其他警察與談判專家,一旁不斷聒噪的司儀,甚至所有官員的致詞,全都使用國語?從前是國民黨執政,是高級外省人當權,台灣人忍了幾十年,終於在中央與地方都全面執政了,為何現在的政府仍然要糟蹋台語呢?

對「綠皮蔣骨」的柯蔡兩人,本魯早已不想再談。但本魯仍誠心的希望,自成立前就標榜「本土」「愛台」的民視,不要再跟舊團隊那樣,製播老三台那種歧視某一族群或某一語言的爛戲《廉政英雄》。

這齣爛戲裡正派的檢察長,以及手下的帥男美女檢察官,說的全都是標準國語;但在街頭胡作非為的飆車族說台語,被捕了來警局叫囂護短的家長說台語,連來關說的惡質民意代表也要說台語。

國語因為與文字接合度較高,用來當官方語言並不為過;但推行國語的同時不應歧視方言,更不該給使用方言的人貼標籤。民視立台的宗旨與眾多股東的期望,以往實在不該犯此錯誤。至盼今後經營權穩固後,新團隊能改掉這種老三台所帶來的陋習,鄉民們也應一起嚴格監督新團隊。民視既然是屬於全民的電視台,就從尊重每一族群的語言開始做起。

作者:管仁健(文史工作者)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