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藍綠對決下的還我漂漂拳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民進黨台北市議員童仲彥遭週刊爆料指出,疑長期涉家暴及外遇,童仲彥25日上午召開記者會說明,但風波持續延伸擴大,童仲彥26日宣布退出民進黨。   圖:新頭殼資料照片
民進黨台北市議員童仲彥遭週刊爆料指出,疑長期涉家暴及外遇,童仲彥25日上午召開記者會說明,但風波持續延伸擴大,童仲彥26日宣布退出民進黨。   圖:新頭殼資料照片

高手在民間?錯了,武林高手其實都在廟堂之上。無論藍綠,也無論是國會還是議會,精通還我漂漂拳的朝野高手,出手之霸氣都不落人後。2017126日《蘋果日報》報導〈童仲彥毆妻50次斷肋骨,竟示愛殯葬公主〉︰

「上周民進黨北市議員童仲彥被爆疑戴綠帽,昨《壹週刊》再爆童妻李秀環指控,夫妻相識6年多來遭童施暴逾50次,提供多張被打到豬頭等傷痕累累照片,指控童外遇其服務處主任、有殯葬公主之稱的邱惠美,逼她離家;昨童僅稱雙方有拉扯,卻承認喜歡邱,更公開示愛『看到邱主任不喜歡的話,那就不是男人』。」

北市家暴中心已證實曾接獲4次家暴案通報。網友和民眾痛批童是人渣,要童辭去市議員。婦團昨痛批童有病要治療;民進黨立委也斥若童家暴屬實,須開除黨籍,民進黨中央說,將組調查小組查明處理。」

台灣在戒嚴時代,國會或是議會裡還沒人提到還我漂漂拳,但黨外雜誌卻靠報導這種拳法而銷路大增。然而,真正將此拳法發揚光大的,還是那位去北京天安門看閱兵的連爺爺。

1988623日,雖然解嚴了,但國會裡還是老賊居多,國民黨立委紀政向法制委員會提案,邀行政院組織法研修小組負責人,專案報告體育組織型態問題。

紀政希望召集人行政院副院長連戰能前來報告並備詢,但連戰卻缺席,氣得當時的國民黨立委黃河清批評連戰:「主席溫錦蘭和提案人紀政都是女性,連戰是大男人主義者,連自己的老婆都敢打,怎麼請得動他來?」

方瑀隨後在接受台視採訪時,要求黃河清公開道歉,否則將提告誹謗。但黃河清在國會裡的發言有言論免責權,因此對記者直言,自己只有4字回復︰「無歉可道」。於是記者改去追問連戰,面對老婆與立委在電視上透過記者的訪問對嗆,立場尷尬地也只說了以下4字:「不予置評」。

但黃河清說,連戰精通還我漂漂拳,並非當著連戰或方瑀的面,而是透過記者交叉訪問在隔空叫囂。真正在立法院當著連戰的面,點名他精通還我漂漂拳的立委,則是同黨但路線不同的新國民黨連線的周荃。

1993222日,在行政院長被提名人連戰的審查會上,周荃質詢被李登輝提名閣揆的連戰說:「台大醫院有你打老婆的紀錄,實情如何?」連戰在答覆時表示:「我的家庭幸福美滿,可以說是模範,君子之道就是肇端於夫婦關係。

周荃聽了後大怒,再追問連戰是否在合法開放之前,即僱用外籍女佣?連戰答覆時也情緒激動,一度還推說:「委員說得太快,我記不清楚了。」並未正面答覆這個問題。同一陣線的立委郁慕明則追打:「委員的問題,連戰稱是天方夜譚,但外界一直如此傳說,周荃提了,也是給連戰說明的機會。」

一星期後的34日,民進黨立委林正杰質詢時又爆料,指責連戰在省主席任內,以其子連勝文的名義向行政院勞委會申請外籍監護工一名,於1992618日甫獲勞委會以台81勞職業字19349號文核准;但連戰早在勞委會正式開放引進外傭前3年的1989年,就非法僱用外籍女傭了。鄉民們或許不解,連戰家裡這麼有錢,為何要違法僱用菲傭?答案在2004219日揭曉了。

前總統府顧問林福順(南投人,1928年出生,台大法律系畢業,哈佛大學碩士、紐約大學博士,1968年至1970年任台大政治系主任)寫信給民進黨立委蕭美琴,指稱連戰當時是台大政治系客座副教授,兩人是同事又是鄰居,都住基隆路3段的台大宿舍。

由於林、連兩家僱用的女傭都操台語,兩人私下用台語聊天時,常提到連戰夫妻感情不睦,因此,頭家總是趁機對頭家娘練上幾回的還我漂漂拳。後來連家發現練拳的消息外傳,深恐影響仕途,為了防止台灣女傭閒聊時,不慎透露連家特有的深閨情趣,當然還是僱用非法打工的菲傭安全一點。

不只是國民黨與民進黨裡有立委指責連戰打老婆,新黨說得更直白。2000年總統大選前,新黨提名的候選人李敖,在1999831日的電視節目《大家來審判》裡說:「我好朋友的好朋友住連戰家對面,過去曾看見連戰一進門就打老婆;我自己一向講證據,說話有公信力,我說,連戰打老婆就是打老婆。」

李敖在節目裡還說:「連戰是個太平官,他沒有資格當總統,他根本不曉得民生疾苦,我們承認他是個好人,他也非常厚道,除了打老婆外,沒有什麼缺點,但這個夠嗎?這個不夠。」李敖再加碼點評:「別人打老婆不可以原諒,但連戰可以被原諒,因為他的老婆實在該打。」

除了政治人物爆料,連戰的「國師」李建軍(特異功能師)在《我的台灣路和連戰的總統運》一書中也提到,連家的前家臣兼方瑀閨密,因貪汙潛逃最近才回台大宴賓客的朱婉清說:「我敢說,這世界最瞭解他(連戰)一切的,就是我。他如果將我一腳蹬開,他也不要想有好日子過,我會把他打老婆、養情婦和見不得人的黑錢來歷,全部攤在陽光下照一照!」

朱婉清還說:「連主席在一般情況下很冷靜,但在家總會突然的衝動,連夫人經常給他打,而且他出手很重,搞得連夫人幾天不能出門。」看來連戰與童仲彥雖然黨派不同,但勤練不輟的好習慣則是很像。

當然,對於連戰精通還我漂漂拳最有利的證據,就是2004年《壹週刊》144期刊載〈連惠心私密信件,驚爆連戰打老婆〉一文,披露14封連惠心過去就讀美國學校期間寫信給友人的陳年書信,撰寫時間從1978年到1981年(連惠心當時12歲到14歲),都是原件,有完整成套的信封、信紙,以及當時的郵票及郵戳,信末連惠心署名「Arlene Lien」,寄信住址是敦化南路一品大廈連家住址;《壹週刊》並已請專家鑑定筆跡,發現這些書信的可信度極高。

根據《壹週刊》的內容表示,連惠心在198072日、87日寫給Jane的信中明確寫下對「爸爸打(beat)媽媽」的憤怒。連惠心說:「我討厭我爸爸,一天比一天討厭。我好討厭這可惡的狗東西!」(I hate the damned bitch so much!

台語諺語說︰「驚某大丈夫,打某豬狗牛。」偏偏台灣政壇無分藍綠,豬狗牛始終存在。政黨會怎麼處理這些苦練還我漂漂拳的豬狗牛?高下真假就能一眼穿了。

作者:管仁健(文史工作者)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