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在夏夕夏景的位置上看江南案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輔大河蟹性侵案」延燒,校方已暫時停止夏林清的社科院長職務。   圖:翻攝自蜂巢公益合作社臉書粉絲頁
「輔大河蟹性侵案」延燒,校方已暫時停止夏林清的社科院長職務。   圖:翻攝自蜂巢公益合作社臉書粉絲頁

比本土劇還長壽的輔大心理系性侵案,在夏門教主與其核心成員的努力下,總能峰迴路轉、再創新梗。絞盡腦汁也想不出接下來要怎麼掰的電視台小編劇們,不妨趕快站在這夏夕夏景的位置上,向「千錯萬錯,教主永不會錯」的夏門諸賢「致敬」吧!

20155月,建商富二代的輔大心理系大三學生王x民,在學長姐畢業聚會後,藉故要送酒醉的直屬學姊巫生回宿舍,卻在教學大樓一樓電梯口性侵,被巫生男友朱生撞見後連忙提起褲子。王x民見圍觀群眾越來越多,便在現場裝醉,想將事情引導到酒後亂性。教育部校安中心獲報後,該校則組成性平小組處理此案。檢察官在巫生下體採集到王x民DNA後將其送辦,依乘機性交罪起訴。

之後朱生在臉書上發文,控訴處理該事件的社科院長夏林清企圖「河蟹」此一性侵案,尤其是「我不要聽一個受害者的版本!你們學生之間的情慾流動我也知道,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平常在8樓幹些什麼,偷吃也要把嘴巴擦乾淨,沒錯,你,確實,酒後,亂了性,但我不要聽一個受害者的版本,我要聽你作為一個女人在這件事裡面經驗到什麼!不要亂踩上一個受害者的位置!」這些控訴在鄉民間引起軒然大波。

對於朱生的指控,夏林清並未提出自己的版本還原真相,尤其是713日與巫生談話時,是否暗示此一性侵只是雙方情慾流動,以及暗示性平委員會無法完全滿足受害者需求,要求她使用該系成立而無法源依據的工作小組,造成當事人更深的痛苦;夏林清與其門下教眾,只要求巫生及朱生向自己與輔大心理系造成的困擾道歉。

2016921日,巫生在臉書上發布道歉文章,對事件相關人士致歉,引發鄉民震驚,媒體對性侵受害者還要被迫道歉也感到不解。更駭人聽聞的據傳是建商富二代王x民,已在校方袒護下於本學期偷偷復學;但輔大校方則澄清,王X民在本學期開學前確實已提出申請復學,但目前仍在程序審議當中,校方尚未對此案討論。 

在教學大樓一樓電梯口性侵學姊,本來是司法與性平會處理的案件,卻被夏教主搞成「受害者道歉,加害者復學」,讓同樣也在輔大任教的好友人渣文本,在臉書發文指出,「夏林清就是在搞個人崇拜」。從輔大心理系的性侵事件上,可以看得出夏林清在搞個人內聚小團體,或者講得白話點,是在搞「教派」。

所謂的「教派」,就是用封閉的組織運作、特有的溝通語言、獨立的價值觀點,以對抗的態度面對主流制度。有點社會學門概念的人,都會想起「新興宗教」。夏林清和他的團隊形成一種失控的內陷循環,「夏教」在這次碰到了危機,因為有學生出來指控說,他們內部的處理性侵流程,存在言行不當與效果不彰的問題。

不管夏林清自己到底「站上什麼位子」,人渣文本認為這「夏教」在此事件上,就是個沒產能的存在。但沒產能還好,怕就怕只有負作用。本案就倫理學的角度來說,要分為兩個事件來看。一是性侵案發生一直到20155月底的處理過程,二是夏林清在20166月回國後發生的一連串事件。

在第一階段,輔大心理系的處理有倫理問題,但問題還不是非常致命。但第二階段,除了夏林清開記者會放砲,他們也把指控的學生都找來,自己在心理系,利用系上資源「開會」。學生為什麼要來?因為你是心理系的行政方,可以發公告,利用系上資源?現場想幫性侵受害者講話的,會不會因為台上老師掌握成績評定權而不敢講?

人渣文本認為夏教核心成員一邊批判外面的制度,等到自己出包了,又想引進外面的制度來救自己。他們很愛強調「脈絡」,不可以剪他們的片段言論出來分析。這也是老頭子玩專有名詞騙小朋友,一堆小朋友還真到處去要大家別從片段用語判斷夏教老大們,要看「脈絡」。這就是邪惡,用大量花俏專有名詞包裝的邪惡。

其實人渣文本把夏林清比喻為新興宗教的教主,真是一語道破。這種「內聚力超強」的團體運作,說穿了就跟兩蔣特務滲透到各行各業的本質相同。夏林清的父親夏曉華,表面上是戒嚴時期的媒體大亨,偶而也跟當局唱唱反調,貌似開明派,但本質上就是特務機構在媒體布樁「卡位」,防止真正的或本土的媒體出現。

1919年生於浙江省孝豐縣的夏曉華,1937年考進軍事委員會訓練總監部舉辦的幹訓班,這個訓練班只訓3個月就分發赴任,班主任是戴笠,副主任魏大銘,實際負責的是教育長董益三。這是不是特務單位?鄉民心裡有數。

1950年夏曉華在台北創辦正義之聲與正聲廣播公司,1964又創辦台灣日報、台灣晚報。戒嚴時代連余紀忠或王惕吾也都只有報社,無法染指廣播,夏曉華是不是特務?根本不用詳述。

19841015日,華裔美籍作家劉宜良(筆名江南),在美國加州遭情報局僱用的竹聯幫兇手刺殺。在美方壓力下,小蔣逮捕了情報局長汪希苓、副局長胡儀敏、第三處副處長陳虎門等人,也象徵性地去監獄「上下班」了一段時間。

其實軍統局來台後改編的情報局,要對海外有情報威脅的人物「制裁」,江南只怕排名在一萬名以後。但這小子是政工幹校畢業,算來也是天子門生,卻寫了《蔣經國傳》觸怒大內。情報局於是請了夏曉華赴美執行「31專案」,簡單說就是由情報局撥款8,000美金,請江南修改內容。但江南是拿了錢沒修,還是修得不夠,最後慘遭情報局「制裁」,夏曉華這老特務應該最清楚。

夏曉華在其自傳《種樹的人》中,仍堅稱江南案是軍情局長汪希苓自作主張,吸收竹聯份子陳啟禮等人赴美行兇,與蔣經國、蔣孝武都無關。這就跟夏林清的經典名言「不要亂踩上一個受害者的位置」「你們學生之間的情慾流動我也知道」「偷吃也要把嘴巴擦乾淨」一樣。在夏夕夏景的位置上看江南案,要信不信,鄉民們自己決定吧!

作者:管仁健(文史工作者)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