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晉觀點》習近平與歐巴馬的對決

新頭殼newtalk 文/秦晉
1970-01-01T00:00:00Z
在南海仲裁以後,美國總統歐巴馬(右)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左)面臨迎頭對決的局面。圖為2014年歐巴馬訪問中國。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資料照片
在南海仲裁以後,美國總統歐巴馬(右)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左)面臨迎頭對決的局面。圖為2014年歐巴馬訪問中國。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資料照片

海牙判決塵埃落定,判定菲律賓勝訴。中國早知結果如此,早就表示領土主權沒有協商的餘地,不屑國際法庭的口水戰,也不會接受國際仲裁,明言此仲裁對中國不具效力。海牙判定不啻對中國「和平崛起」大國雄心和意志當頭一棒,是可忍孰不可忍。鐵血男兒習近平已經準備就緒,嚴肅從容應付,對以南海的軍演,再次表示捍衛中國領土的堅強決心;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朋友遍天下,因此得到了包括尼日、辛巴威等8個國家的公開支持。美帝亡我之心不死,竟然以多艘航母艦群到西太平洋我中國領海耀武揚威,我三軍指戰員嚴陣以待,“朋友來了有好酒,豺狼來了迎接它的有獵槍”。旅居澳洲的具有中國大陸血統和背景的澳洲公民和僑胞也不甘落後,同聲敵愾支持習近平在南海的領土主張,舉行「統一思想,交流意見,凝聚力量保衛中華民族的核心利益」專題會議,並且在澳洲總理訪問中國前夕,向他們的總理(our prime minister)發出呼籲。澳洲主流媒體因此一聲歎息:「Australia doesn’t see Chinese sovereignty as clearly as he does. 澳洲看待中國主權不如他(們)清楚」。

國土大小,全仗拳頭大小和求戰的意志,沒有自古以來,尤其是在叢林法則弱肉強食時代。俄羅斯世界領土最大國家,起源與莫斯科大公國,今天的國土是戰馬軍刀征服而得;華夏中國起於黃河流域,經過數千年演變,尤其是幾次亡國但未滅種的刻骨銘心的歷史慘痛,換有了今天的幅員遼闊,全仗滿清辮子幾百年南征北戰,入主中原,按住西藏,定下新疆。中國共產黨每每福星高照,遇難呈祥,尤其是一代強人鄧小平1989年以他的堅硬與強悍頂住了國際大氣候國內小氣候,躲過了共產主義陣營山崩地裂的滅頂之災,韜光養晦暗挫美國老布希、克林頓於昏睡之中。傳位到了習近平,國力已經大增,經濟坐上世界老二交椅,政治開始要求中國模式帶領世界,軍事方面中國也已經急起直追,海空軍尚落後於美國,陸軍則與美國不分伯仲。

中國大陸的冷眼者這麼認為:中國之崛起已經不可阻擋,美國深深懊悔,但為時已晚。美國「重返亞洲」也將無法遏制中國的超越。中國的問題還是在內部,外部已經沒有可以畏懼的敵人了。俄羅斯已經衰落,不再對中國構成威脅。美國依然是超強,但是已經無法對中國進行硬磕了。海軍中國除了沒有航母,其他艦船已經可以與美國匹敵,空軍數量和訓練可以與美國相敵。所以在南海,美國不願直接與中國開戰,鼓勵越南和菲律賓給中國製造麻煩,這些是纖芥之疾。

台灣和釣魚島問題上,中國越來越強勢,美日只能望洋興嘆。中東亂局,又一次提供中國機會,美俄都捲入了,只有中國置身事外,埋頭發展自己的力量。中國正在尋找挑戰美國的時間和地點,最好的地點就是北韓。60年前中國力量薄弱,照樣與美軍打個平手,如今已是今非昔比,如若金家王朝崩潰,中國可以輕易地重建一個完全親北京的新政府,南韓和美國將只能乾著急。若開戰,美國必敗。美若敗,則從世界第一的寶座上跌落下來。總而言之,已無外力可以撼動中共。

也許習近平的思慮走得更遠,早就不耐煩韜光養晦,也放棄「和平崛起」,開始掄胳膊伸腿。南海的仲裁廢紙一張,我行我素,大決戰的時刻到了。

中國共產黨歷史機遇有西安事變,中日戰爭。中國共產黨決定性的歷史機會是國共內戰,一方面得到史達林的全方位幫助並且介入,另一方面由於美國的愚蠢綁住蔣介石手腳,得此機遇的中國共產黨得到了全部大陸中國,擴大了世界共產主義陣營。中蘇交惡之際又得美國的幫助躲過了勃列日涅夫的打擊,1989年天安門血腥鎮壓之後,中共獨善其身躲過了共產主義陣營土崩瓦解的滅頂之災,又是美國兩屆總統老布希和克林頓對中國共產黨的錯誤讀解和一廂情願,使得鄧小平走出國際孤立的困境,以後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更加長袖善舞不遵守法規、不按牌理出牌,躍居世界經濟老二的地位。

美國人錯誤地認為當中國老百姓穿上牛仔褲吃上麥當勞,接受西方民主社會生活方式的時候,西方的民主政治也就隨著千家萬戶追捧的牛仔褲和麥當勞也進入了中國。其實美國領導人或者決策者不明白的是,中國共產黨人堅決不接受民主,中國共產黨人可以接受西方的生活方式,也可以允許老百姓根據自身的經濟能力接受西方的生活方式,但是絕不允許政治民主化而讓中國百姓分享政治權力。

中國共產黨進入習近平時期更加咄咄逼人,以其政治專制、經濟闊綽漸漸侵蝕世界,危害地區,進而蔓延到全世界,而能夠對其遏制的只有美國一家。從二戰以後的70年的國際關係演變來看,美國每遇中共都會發生戰略錯誤,今天是否仍然如此?這一幕如同足茵場上的中韓對抗的魔咒,中國是逢韓必輸,美國是逢中就錯。也許這是美中關係中的不變劫數和難解的魔咒,更兼當今的美國領導人歐巴馬是筆者所知最為軟弱的一位,敢不敢與習近平硬碰實在未知。

老布希遇到鄧小平就沒有了轍,鄧小平為了維護共產黨的權力,悍然將軍隊坦克開進北京城,勇敢無畏地譜寫了歷史永不抹去的血腥的一頁,而老布希只能派他的使者去北京暗中安撫鄧小平。今天的習近平為維護共產黨的紅色江山,迄今所表現毅力和決心不比鄧小平遜色,歐巴馬又能怎麼辦?狹路相逢勇者勝,在南海仲裁以後,歐、習將迎頭相撞,歷史時機出現了,正是習近平圓「中國夢」的大好時刻。習近平已經戰馬嘶嘯寶劍出鞘,歐巴馬也已經背上鋼槍子彈上膛,遠赴西太平洋的南海護衛出頭挑戰北京的菲律賓和越南。習近平的狠勁一定壓過歐巴馬,在南海亮劍的時刻,很有可能「死諸葛嚇走生仲達」,「橫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中國不惜一戰,朱成虎式的核訛詐嚇走美國航母,習近平有核彈在手,不怕常規戰的失敗,以這樣的威懾力鎮住歐巴馬。

如果美國也鼓起勇氣,不懼憚習近平的冒險,以遠優於中國的強大軍事力量和國際社會的道義力量壓倒勇敢無畏的習近平,全世界反人類的力量和制度的最後堡壘遭受毀滅性摧毀,那麼世界就可以進入一個掃除專制主義以後新的階段,而中國的就可能進入滿清遺老鄭孝胥1924年發表的政治預言「三共論」的最後階段,「共管階段」。

何去何從,盡在習近平與歐巴馬的決心與意志的較量之中。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資料照片)

作者:秦晉(中國民主論壇共同主持人)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