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世忠觀點》美國「管理」南海紛爭的戰略思考與作為

新頭殼newtalk 文/劉世忠
1970-01-01T00:00:00Z
美國近年來積極介入南海爭端,今年3月「史坦尼斯號」戰艦還駛過南海。   圖:達志影像/路透社資料照片
美國近年來積極介入南海爭端,今年3月「史坦尼斯號」戰艦還駛過南海。   圖:達志影像/路透社資料照片

國際法庭即將針對菲律賓提出的南海仲裁案做出判決,多數觀察家認為結果可能對中國所持的「九段線」理論不利,讓包括美國與所有南海主權聲索國都繃緊神經,深恐觸發另一波緊張情勢。

美國雖非南海主權聲索國之一,但已簽署、國會尚未批准聯合國海洋法公約(UNCLOS),近年來積極介入南海爭端,除了避免區域情勢惡化,造成軍事衝突,更重要的是戰略思考,亦即防止中國在南海擴張海權。1995年中國和菲律賓在南海的美濟礁發生衝突,美國首次表態,堅持和平協商解決紛爭、維持區域和平穩定、遵守UNCLOS的規範、以及擁護航行自由。

南海爭端是美國的國家利益,因為它涉及美國在此區域內的安全盟邦菲律賓。1951年美國和菲律賓即簽署了共同防禦條約,但華府並未採取處理東海主權紛爭的作法,即公開宣示根據「美日安保指南」,華府承認日本對尖閣群島的行政管轄權。美國迄今不願宣示美菲共同防禦條約擴及菲國對南海領土主權,就是因為情勢極其複雜,更遑論還有中國這個不確定性。

其次南海富含石油、天然氣等資源,又是全球3分之1貨輪和半數的石油運輸油輪必經的戰略要地,更是日本、韓國與台灣的生命線。因此維持航行自由暢通具有高度戰略意涵;三是美國必須防止中國在南海的霸權崛起,及其可能對美國造成的挑戰。因此自從2010年起,美國加強對南海情勢的介入,運用「嚇阻與保證」兩手並進的策略,確保各聲索國不致誤判,尤其是防阻中國利用南海主權的獨占,進而擴大其海軍力量。

歐巴馬政府因應南海危機也是依據其「亞太再平衡」的大戰略架構。2010年時擔任國務卿的希拉蕊就率先藉由東協區域論壇的機制揭櫫此一戰略。去年9月底習近平訪問華府向歐巴馬保證「中國不會在南海搞軍事化」,結果後來卻是填海造陸、部署飛彈雷達。10月美國在南海進行「航行自由行動」。今年3月美國「史坦尼斯號」戰艦駛過南海。同時間華府也極力拉攏東協國家,歐巴馬於今年年初史無前例邀請東協領袖到加州舉行高峰會,項莊舞劍,意在中國。美國更透過與澳洲和菲律賓達成輪流使用軍事基地的協議,歐巴馬5月訪問越南也將促成此一合作。

面對中國在南海採取「切香腸」式的填海造陸和部署軍事設施之舉,美國能夠做的除了強化聯合戰線、進行有效嚇阻、倡議國際規範之外,就是要更清楚向北京展現態度,嚇阻中國在國際仲裁法庭做出判決後,做出諸如宣布「南海防空識別區」(ADIZ)的不理性舉動,一歩步用集體行動,敦促中國接受國際海洋法建制的規範。

此外有鑑於美、中之間近來在氣候變遷、雙邊投資達成協議,北京也遵守並執行聯合國安理會最新對北朝鮮的經濟制裁,彼此建立若干互信基礎,若是國際仲裁法庭做出對「九段線」的裁決並非全然否定,只是提出部分有缺失的詮釋,或許還可以預留日後各造協商的空間。因此美國也要有持續和中國角力的備案,避免北京利用歐巴馬即將卸任、新的美國總統尚未就任的混亂期製造更多事端。

(圖:達志影像/路透社資料照片)

作者:劉世忠(自由撰稿人)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