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劉世忠觀點》桑德斯對美國總統選戰的貢獻

新頭殼newtalk 文/劉世忠
1970-01-01T00:00:00Z
桑德斯(圖)被《時代雜誌》(TIME)最新公布讀者網路票選選為「世界百大影響力人物」的第一名,超前希拉蕊以及歐巴馬。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資料照片
桑德斯(圖)被《時代雜誌》(TIME)最新公布讀者網路票選選為「世界百大影響力人物」的第一名,超前希拉蕊以及歐巴馬。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資料照片

2008年11月初美國總統大選投票日隔一天,我前往東岸新英格蘭區的布朗大學演講。前晚開票的激情氛圍,從遺留在校園裡的布條和口號依然清晰可見。年輕學子們歡慶的,不只是共同參與了美國選出第一位非洲裔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這場神聖選戰的時刻,他們更信服於這位年輕總統在選戰中所揭櫫的價值信念,亦即「是的,我們一定能夠改變!」(Change, yes we can!)。

8年過去,歐巴馬即將卸任,當初他承諾為美國帶來的改變有無成真?答案卻是有褒有貶、甚至相當分歧。但是對照2016年總統初選選戰迄今持續領先的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蕊(Hillary Clinton),她在年輕選民眼中的支持度,竟遠遠比不上一位年紀更大、來自佛蒙特州、名不見經傳的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

就在1年前,高齡74歲、以「民主社會主義」份子自居的桑德斯宣布投入民主黨總統初選,被當成笑話看。但是這股「伯尼feel」隨著今年總統選戰的獨特詭異情勢發展,反而形成一股另類的選民熱情,有支持者替名字叫伯尼的桑德斯創作了一首Feel the Bernie的競選歌曲,傳神地詮釋「桑德斯現象」對這場選戰、甚至未來美國政治的影響。

這屆美國總統初選進展迄今,希拉蕊以政壇老將之姿以及民主黨特有的「超級黨代表制度」,將穩獲提名。共和黨部分,纏鬥到現在演變成全黨要攔阻「狂人」川普(Donald Trump)的難看劇碼。對照「桑德斯現象」代表進步主義與改革思維,「川普熱」所捲動的爭議性議題與社會族群分裂加劇,卻是讓多數選民對選舉文化和美國國家的未來發展憂心忡忡。

最近一份由《華爾街日報》和國家廣播公司合作的民調顯示,65%的選民對川普看法負面,持正面態度的只有24%;即使是急追川普的另一位共和黨德州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不喜好度也近5成,喜好度只有26%;至於民主黨希拉蕊的不喜好度也有56%,喜好度為32%。媒體形容這場選舉是一場「不喜好度的競賽」。而根據《蓋洛普》民調紀錄,在過去5次的總統大選中落敗候選人的不喜好度,都還低於上述這3位候選人。依此推論,今年11月美國人選可能選出一位多數選民不喜歡的總統。

而桑德斯卻被《時代雜誌》(TIME)最新公布讀者網路票選選為「世界百大影響力人物」的第一名,超前希拉蕊以及歐巴馬。當然,獲得提名後的候選人仍有機會在大選時改善不受歡迎度,只不過「桑德斯現象」透露的正是美國社會的轉型,而可能未獲提名的桑德斯正代表這股新興的美國選民意識。

的確,桑德斯在過去12個月來提出諸多進步主張,包括:公立教育免學費、提高最低工資、改革華爾街大企業暴利與華府政治獻金制度,提出務實外交政策等,他也不接受大財團的政治捐獻,而是仰賴小額捐款。這些都是面對經濟遲緩、薪資停滯、貧富差距等挑戰的市井小民和年輕學子的普遍心聲,也難怪桑德斯的支持者能夠跨越年齡、族群和階級。他還勇於挑戰民主黨黨內不民主、不透明的初選提名機制和規則。目前桑德斯陣營甚至建議要將這些改革主張寫進民主黨競選黨綱中。所以縱使桑德斯最後在初選敗選,他所代表的進步政見與參選意義仍然可以改變民主黨的體質,讓希拉蕊在大選中改善她的缺失、進而擴大她的支持。

就以最近紐約州的初選出口民調來說,每10個民主黨支持者中就有7個認為,希拉蕊與桑德斯的競爭非但沒有造成民主黨分裂,反而給黨注入更大的能量。因此聰明如希拉蕊,應該思考如何將桑德斯的理念帶進她未來大選的選戰,藉由桑德斯掀起的「政治革命」(Political Revolution)風潮,來對抗川普的民粹主義。

由此觀之,桑德斯縱使輸了初選,但並未輸掉這場選戰,因為他可能將改變美國選舉歷史的走向,甚至於美國政治與社會的發展。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資料照片)

作者:劉世忠(自由撰稿人)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