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得夏普,還得謹慎文化差異!(黃稔惠)

新頭殼newtalk 文/黃稔惠
4411-10-21T06:59:56Z
百年來夏普創造了20幾項世界級的發明。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百年來夏普創造了20幾項世界級的發明。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走過風雨,鴻夏終於花開並蒂♪

20123月,鴻海宣布將購買日本夏普10%股權以來,台灣方面喜孜孜地使用一個浪漫名詞;鴻夏戀。可惜這像告白大字報;路過的民眾都記住,也給予祝福了,只有當事人還在出爾反爾,一波三折。

今年(2016)25日,雙方陷入更膠著的困境時,一幕又一幕的新聞鏡頭或報章雜誌的報導,成為日本最關心的話題。筆者真是驚訝;一個4年前就有能力購買日本大型企業10%股權的台灣大企業家,怎可以在吵雜的路邊接受採訪?全日本都注目的台灣大企業家在日本媒體前怎會是這樣的應對?於是整理幾點心得完成拙文。可是又發現雙方仍保持眉來眼去的距離,基於敏感時刻不干擾簽約的道德,乃延至今日發表本文。

4年來,鴻夏高潮迭起,變化萬千。筆者認為,浮出檯面的都不是難題。例如3500億日圓(1千億台幣)的「或有負債」爭議,對於純收益額達5千億台幣(2014年度)的鴻海王國,根本不是問題。可是如果沒有這段「或有負債」的番外篇,也許日本社會到今天都還會迷死迷戀著百年夏普,而難捨難離。

4年的鴻夏交流過程,從文化的角度,筆者仔細關注每一次的日媒報導以及各專家的分析,深刻領悟;文化的差異才是關鍵!換言之,即使正式取得了夏普,今後仍得謹慎異文化的衝擊。

今年初,日本社會普遍不以為意

回顧這幾年,日本輿論毫不留情的批判力道,其實都只針對夏普。因為還不覺得夏普真會被外資買走,所以並不急著了解外資背景。

今年130日下午,日本電視報導一則即時新聞:「鴻海郭會長來日到訪夏普總社,願提供資金紓困。而截至今日,官方基金『產業革新機構』(INCJ)可能提供的紓困額,僅鴻海的一半!」這道警鐘,引起各界注意。當天下午,大阪夏普總社前,鴻海郭董下車後興奮地向媒體揮手,西裝領下的黃色圍巾十分醒目。平心而論,這天他就是一個禮數周到的中年男人,沒有引起太多爭議。而日本社會雖然對百年夏普依依不捨,可是一想到官方基金「產業革新機構」(INCJ)來自人民的納稅錢,大家就回歸理性了!這段期間,日本民眾的心情總在理性與感性之間徘徊,也凝聚不少向心力。而此時日本媒體的批判火力仍集中在夏普,並未對外資有深刻探討。

5天後的24日,夏普召開記者會,公布上一個季度(2015年第3季度)財報。針對記者提問,社長高橋興三表示:「目前協商對象集中在台灣鴻海和日本官方基金『產業革新機構』(INCJ)。依目前進展,鴻海挹注較多心力,自2012年入股以來,雙方也累積了信賴。不過夏普仍未決定簽約對象。」高橋社長的表情穩定和語氣溫和,完全遵循日本一流企業家的談話公式,守口如瓶,密不透風。可是當晚媒體已發揮各種管道,解讀完畢!

隔天的25日,日本五大報,頭版標題如下。

朝日新聞:夏普優先考慮鴻海,同時和官方基金「產業革新機構」繼續協商。

讀賣新聞:夏普以鴻海為重要協商對象。

產經新聞:夏普以鴻海為重點。

每日新聞:夏普將納入鴻海傘下。

日本經濟新聞:出價高於官方基金,鴻海將收購夏普。

此外,相當於國家新聞社的日本《共同通信社》也發布了「鴻海與夏普正式協商」的重大訊息。

難得整齊劃一的新聞版面,真是震驚了日本!因為如夏普規模,且被列為「八社」的大型電機業被外資收購的事例,在日本,這是第一次。

2016040202.jpg

晴天霹靂的201625

這天(25)正當大家還議論紛紛時,中午時刻,日本再度播報即時新聞:「鴻海郭會長來日,上午9點半已到訪夏普總社,預計下午兩點簽約。」

這個畫面,讓日本各界從早上的震驚轉為錯愕:「這麼快?」、「私人專機來去自如!」、「一周來兩次?」等驚嘆聲,此起彼落。郭董接受採訪表示:「昨天接到夏普告知協商,所以特地趕來!」可是這個打鐵趁熱的行程,反而凝聚了日本國內的危機意識,使得輿論焦點從夏普轉向鴻海。這時各界開始打聽:「郭會長,何許人?」筆者在國際電話中也被問倒了:「現在全日本都想知道,為何郭會長每次來日本,脖子都會掛一條黃色圍巾?那是甚麼?」這個問題,真是不容易回答。因為在台灣常有民代穿著印有自己名字的背心,像一片履歷表披在身上。相較下,那條黃色圍巾不足為奇。所僅能依當事人的年齡推測:「那應該是貓王(Elvis Aron Presley)的造型!」可是很快地日本媒體公佈了正確答案;「基於信仰緣故,郭會長每到重要場合,總會披戴著關公加持過的圍巾。」這麼細微的問題都要追究清楚,可見日本輿論對於鴻海可能成為「自家人」的預測或報導,充滿信心。

而當天(25)下午,鑒於自家企業的命運造成社會的衝擊,夏普社長於是發表聲明:「尚未決定與鴻海簽約!」這下使得忽冷忽熱的「鴻夏戀」再度回到原點。

鴻夏已成定局,只是在緩和社會情緒

日本媒體一向嚴謹,新聞剪報都可留作史料保存。然而,25日這天,竟不約而同地以鴻夏為頭版頭條,且都沒有加註「?」或疑問句,這是非常有自信的表達方式。換言之,這時鴻夏已成定局。只是夏普是日本文明史的重要一頁,日本社會也都體諒夏普逐漸衰老,可是情感上又無法立即割捨。所以夏普總社的謹言慎行,應該就是為了避免造成社會更大衝擊吧!

果然兩週後,夏普再宣布:「高層將從220日進行決策討論,最終由日本官方基金「產業革新機構」(INCJ)接手?或鴻海取得?答案訂在225日揭曉。」

這期間,雖然官方基金(INCJ)也出面協調銀行團。但值得注意的是,219日晚,日本電視新聞報導:「郭會長18日晚來日秘密會見孫正義社長!」而這回,郭董沒有再披黃色圍巾了,西裝下搭配著淡紅色背心,神情愉悅地和「軟銀」(SoftBank)創辦人孫正義一同出現大廳,輕鬆地接受採訪。而這次日本社會對「鴻海郭會長」的雜音似乎也比較不刺耳了。也許孫正義的個人魅力,不一定可惠及收購之後的夏普經營管理,但此時請出孫正義幫忙協調夏普,我認為是上策。根據219日晚日本電視新聞報導:「郭會長、孫社長兩人是密會。」既然是密會,為何還要連袂現身在媒體鏡頭前?如果我是夏普高層,看到這兩人聯手的畫面,應該更不敢輕忽鴻海,也不敢再對官方基金(INCJ)東張西望了。

2016218日,孫正義的出面,預告官方基金將出局!

眾所周知,孫正義是出生於日本佐賀縣的韓裔第三代。雖然苦讀出身,但身段柔軟,教養深厚。他所創辦的通訊媒體王國「軟體銀行」(SoftBank),正是夏普產品的重要銷售通路之一。換言之,如果夏普賣給官方基金(INCJ),卻得罪了鴻海和軟銀這兩大顧客,想必日後還得承擔銷售通路的緊縮危機。所以當孫正義出面時,似乎也預告了官方基金(INCJ)即將出局。

如前言所述,早在2012年,鴻海就已是夏普10%的股東,且在今年24日的公開場合,還受到高橋社長肯定為「有信賴基礎」的對象。郭董手上似乎收到許多王牌,但為何夏普還要為出資比例懸殊的官方基金(INCJ)或鴻海,而陷入兩難的抉擇呢?24日夏普社長在公開場合以誠懇的語言表達對鴻海的信賴,可是卻不放棄另尋夥伴的不乾脆,其實已透露了真正的隱憂。這就是夏普決策高層在理性與感性之間的拔河吧。為此筆者仍要提醒,請勿低估「文化差異」所影響的力量。即使取得夏普之後,仍不可輕忽這個不容易用資金解決的課題。

回顧夏普戀過程,文化差異之例

一、根據《週刊東洋經濟》(2014621日出刊,616日上架)專訪郭董,標題為:「我被夏普騙了!」這句話在台灣是一句真誠的肺腑之言,不足為奇。可是在日本,對於管理階層都賦予「一國一城主」的榮譽責任,所以這句話只會引來更多質疑:「城主,怎可以被誆?」自古日本人深信往來皆於緣分,日本文化特有的「一期一會」之道即強調珍惜相處時刻。此外,日本戰國武將們絕不輕易承認受傷,至今甲子園的高中生亦如是。因為日本社會堅信,想要高人一等必先涵養強者的心志。這就是日本企業家、政治人物喜歡引用戰國名言的道理所在。此外企業主管更擅長以古語抒發情緒,藉由聽者的領悟時間,而降低白話文的衝擊。

二、在公開場合,應謹慎宗教言論。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以美國為主的「駐日盟軍總司令」(GHQ)接管日本。盟軍最高統帥麥克阿瑟指示修改日本憲法,除了最有名的憲法第9條之外,還是第20條:「政教分離」原則。這是為防止戰前的神國主義影響和平理念,而制定:「保障宗教自由,但不得以公權力影響宗教活動。」換言之,在日本,法律嚴禁政治人物參與宗教活動,甚至有民眾會到法院控告政府違反「政教分離」的憲法精神。這些人有的基於理念,也有親人赴戰犧牲,所以對於可能引發戰爭的言論都是極為敏感的。不僅日本社會,歐美對於「宗教、思想、種族」等話題仍視為公共場合的禁忌。

三、夏普創辦人早川社長經常勉勵員工:「盡量發明可以讓別人模仿的作品!」百年來夏普創造了20幾項世界級的發明。「夏普擁有不凡的研發技術,只是缺乏現金周轉…。」這份榮譽感混雜著現實的苦惱,就是多年來夏普不願輕易鬆手的原因之一。

四、今年(2016)25日郭董在大阪表示:「將確保夏普40歲以下員工的權益。我主要是投資夏普的年輕人。」對夏普高層而言,百年老店毀在自己任內,已十分不堪,若再讓40歲以上的資深員工流離失所,更是愧疚不已。然而根據報導:「鴻海有意購回夏普出售的土地為員工興建新型智慧住宅。」這項計畫籌備前,有必要好好理解日本生活型態的變遷。根據筆者調查,相較10年或20年前,日本已不再興盛員工旅遊,而公司內部舉辦集團式的大型活動也逐漸沒落。換言之,注重個人隱私和休閒權益的今日,員工住宅是否能感動人心,值得觀察。若要興建員工住宅,不如延續早川社長的發明理念,建立一座「培育青年研究開發中心」較有意義。而官方基金「產業革新機構」(INCJ)礙於納稅人的關注眼光,凡事都節省。因此對年輕人的培育計畫,私人企業較有能力朝理想目標而行。如此一來,也可減少高層對於「間接解雇」資深員工的良心苛責。以及讓資深員工體認:「雖然自己被解雇,但新主總算為公司做了一件好事」,也可提升企業的社會價值。

在日本,有錢和有地位,是兩回事!

一切好事,都經得起多磨。夏普已正式納入鴻海傘下了。今後「郭會長」進入大阪夏普總社時,已無需像之前只能拜會特定高層,而是一家之主的身分直接面對4萬多名夏普員工。

筆者仍要提醒,當今日本社會對於「宗教、思想、種族」等話題仍視為公共場合的禁忌。而日本民眾的信仰,並不侷限於宗教,還有傳統文化的修行。例如茶道、花道、書道、俳句、相撲、能樂、歌舞伎、儒學、漢詩、日本近代史、日本戰國史、西方古典樂等,皆為許多企業主管的修身領域。例如孫正義先生愛讀司馬遼太郎的作品。

然而4年來,對於鴻夏劇情的心得,筆者深刻領悟,顯然沒有人告訴郭台銘:「在日本,有錢和有地位,是兩回事!」平時捐款做公益的手筆都是幾億起跳的大企業家,買下日本「八社」之一,這是很不容易的成就。但接下來唯有好好下功夫理解日本社會的深層結構,才能緩和文化的差異。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