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管仁健觀點》從螢橋潑酸到八仙塵爆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圖為6月27日晚間發生的八仙樂園的粉塵爆炸意外。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資料照片   
圖為6月27日晚間發生的八仙樂園的粉塵爆炸意外。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資料照片   

6月27日晚間八仙樂園的粉塵爆炸意外,當場導致498人受傷,2星期後已有5人不幸死亡。健保署副署長蔡淑鈴29日表示,八仙塵爆是921大地震以來受傷人數最多的意外。更悲慘的是很多傷者都是大面積燒傷,除了眼前與死神拔河的難關外,後續的復健更是難題。內政部也因此宣布,將遴選具有醫療、護理、復健與心理輔導專長的替代役役男200名,提供受傷患者復建期間的生活陪伴關懷及復健協助服務。

從這些因塵爆被灼傷毀容的年輕人,也讓我們回想起台灣戒嚴時代最轟動的螢橋國小潑酸案。1984年3月30日下午3時半的課後輔導時間,台北市螢橋國小2年1班教室,忽然闖入一名男子,拿著一個白色小帆布袋,一言不發的從裡面拿出一個裝滿硫酸的油漆罐,打開蓋子就潑向正在上課的42位學童與輔導老師張丹華,教室內立即傳出一片慘叫聲,暴徒得逞後,立即取出所帶的尖刀,猛刺自己5刀後身亡。

這時,隔壁班的沈信田老師聽到學生哀嚎,立即拉著工友張坤山趕往,看到兇手已躺在血泊中,學童則亂成一團,沈老師立即指揮學童趕快到水龍頭清洗,並報警與叫救護車。由於正值放學時間,校方將準備接送兒女的家長勸離學校,並把學校邊門、後門上鎖,僅留大門讓有關人員進出,實施全校大封鎖。42名學童及1位老師送往和平醫院急救後,5名輕傷學童已返家休養,而傷勢嚴重的學童官聲彥則轉送三軍總醫院,他已雙目失明,且尚未脫離險境;另有2名學童蔡淑暖與陳伯恩可能一眼失明。

另一方面,兇手的屍體被移到和平醫院太平間後,台北地檢署檢察官李尚澤在傍晚偕同法醫梅柱德前往相驗,發現死者左手腕1刀、右手腕2刀、左上腹及右上腹各1刀,刀傷與兇刀形狀相符,刀尖由於用力過猛已經彎曲,確認係自殺無誤。而警方也查出兇手是籍設新莊市福樂街62巷6之2號,但租屋在永和市中正路131號4樓的34歲桃園縣油漆工蔡心讓。

由於媒體報導蔡心讓2度離婚,與第2任前妻陳麗瑢生下1歲的蔡慎玉之前,與第1任前妻生有1子,當時應是7歲,按學齡為小學2年級的學生,雙方還為了離婚後的撫養權打了2年官司。媒體一開始報導蔡心讓會來螢橋國小潑酸,是為了報復前妻小孩在2年1班上課。

螢橋國小校方聞訊,趕緊動員全校老師,進行學生學籍資料清查,將該校59個班級裡的2,700位學生名冊一一核對,根本就沒發現學生家長有叫「蔡心讓」的。但受重傷的學生蔡淑暖,僅僅因為與兇手同姓,竟被誣指為兇手蔡心讓的女兒,後來雖經查證發現並非事實,但她在該案中受傷害的程度,其實也不遜於被毀容與雙目失明的官聲彥。

為了照顧受傷學童,台北市教育局緊急指派螢橋國小30餘位教師,再抽調北市27位學校護士,全天候輪值一對一看護;同時調派6所附近學校的老師到該校代課。教育局也還重申,受傷學童的醫藥費將全部由市政府負擔;該局並致贈每人慰問金3000元,同時每天送水果給學童食用。此外,螢橋國小學生家長會初步決定致贈20萬元慰問金,依學童受傷情況發給。

但當時台灣仍舊是威權社會,殘障福利的觀念也不足。無論是疑似罹患精神病的兇手,或是顏面傷殘的學童,都不在殘障保護的範圍內。尤其是受傷學童回校後,要戴面罩上課,但教室酷熱難熬,雖然各界為他們成立的「愛心專戶」裡捐款甚多,但學校基於「公平」,即使家長陳情盼設置冷氣教室,校方也「礙難照准」。

其實暴徒闖入小學教室潑酸的案例,螢橋國小並非首件。1970年4月8日,疑似精神失常的男子吳文苑,衝入彰化縣員林國小1年辛班教室,以強酸潑灑該班學生,造成4名學童重傷、7名輕傷。但兇手僅被關了3年,也未強制就醫;而小學設立警衛的制度,也是一拖再拖,14年後,果然又在台北市爆發了更嚴重的「螢橋事件」

警方調查潑毒嫌犯蔡心讓(34歲,桃園縣人),在家排行老6,有公共危險、竊佔及傷害等前科。他74歲的老父蔡仁貴與72歲的老母蔡許福來,住在台北市漳州街一間低矮陰暗的違章建築裡;距離螢橋國小只有5分鐘的路程。在老夫婦眼中,蔡心讓是6個子女中最不孝順的,從來沒有拿過錢或買點東西孝敬父母,而且顯得瞧不起這個家庭,每次回家都只顧看電視,父母親想和他聊點事,他就很不耐煩,甚至連椅子都還沒坐熱就走了。

蔡仁貴說:「蔡心讓從桃園龜山大崗國小畢業後,就到台北市東園街怡昌油漆行做學徒。3年出師後,四處替人做工,平日沒事很少與家人聯絡。1973年他服役回來,第2年在樹林站從火車上摔下來,曾在鐵路醫院治療了4、5個月。1975年底,有一天他回家跟老母『借』1萬元說要結婚,結果竟然沒有請任何家人參加。離婚後,又和一名有精神病的女子結婚,反正他2次結婚、離婚,家人事先都不知情,我們至今也都不知道他的2任太太和子女叫什麼名字,現又住在何處?」

蔡心讓離婚前住士林時的鄰居陳先生則說:「他們夫妻都患有精神病,經常吵架,搞得鄰居雞犬不寧,當他們搬走後,大家都額手稱慶。他與第2任前妻結婚前,岳父曾將女兒患有精神病的事告訴他,他卻很乾脆的說:『要用全部愛心去照顧,請你們放心。』結婚後,夫妻倆就住在士林區中山北路6段792巷26弄104號3樓他岳父的房屋。後來他要岳父把房屋由女兒的名義過戶到他名下,但被岳父拒絕,他就經常無理取鬧,藉故找太太吵架,1982年12月29日清晨還縱火焚屋,被台北地方法院依公共危險罪判處罰鍰500銀元。」

蔡心讓的3哥蔡秀穗則說:「他平日甚少與家人連絡,最後一次見到他是在農曆年前。去年初2度離婚後,因為在岳家縱火時反而燒傷自己,在新莊市民源市場賣豬肉的4哥蔡得利,好心將他接回家養傷。但他為人相當孤僻,與兄嫂格格不入,最後在6月底兄弟倆為了要蔡心讓搬走之事大打出手,因而鬧到頭前派出所。」

案發前有4個月他住在永和,據與他合住的葛姓房東說:「起初覺得他說話客氣,一副老實相,合租一段時間,他就原形畢露。如住處大門、房門不關,忘了關瓦斯、開浴室水龍頭,讓自來水白流一整天、電燈徹夜不關等。另外,他還常亂撥長途電話,弄壞收音機、電視,順手竊取房東的打火機,但事後均拒絕承認。我曾好心為他介紹一份送報工作,並答應借錢給他。他卻認為送報得早起太辛苦,反而天天大發奇想,妄想一夕致富。」

蔡心讓一心想成名,於是剪剪貼貼,從報章雜誌裡剽襲成一本《父母的心聲》。他也自鄭豐喜所著的《汪洋中的一條船》得到靈感,除了自費印書4000冊外,還特別將書中僅有的2篇文章,央人以毛筆正楷書於卷軸上,連同小冊寄給政府首長、大學校長及知名作家。結果只有5位知名人士回信給他,他便將這些信併列於小冊中。可惜《父母的心聲》銷路不佳,也沒為他帶來聲名,使他更加憤世嫉俗。

偵辦該案的檢察官李尚澤,傳訊兇嫌父兄到庭說明他生前交往狀況及行兇原因。初步認為,蔡心讓可能因「心態極度不平衡」而產生報復心理,但心神未達喪失程度。由於案發後,蔡心讓已自殺死亡,因此依刑法第252條第6款之規定,予以不起訴處分。轟動一時的螢橋國小潑酸案,雖然在法律上無法起訴兇手,卻促成了台北市政府不待中央撥款,就自行籌資聘僱學校警衛,在保障學童安全上,總算也是功德一件。

至於42名學童中傷勢最嚴重的是官聲彥,不但失明還被毀容,連走在路上都有人大叫他是ET或怪物,讓年幼的他一度封閉自己,每週都還要看心理醫生。幸而2年後他被送去美國動手術治療眼睛,雖然手術失敗,他卻覺得美國人對待殘障者更友善,官家因此決定移民美國。2004年官媽媽楊淑琴接受《蘋果日報》專訪時表示,「美國同學都可以接受他,剛開始他不會英語,每位孩子都會用中文問『聲彥,你好嗎』?」靠著盲用電腦的輔助,官聲彥以高中第1名成績進入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社會系,畢業後考取了微軟電腦執照,也是盲人門球的球員。

現在八仙塵爆案還是媒體關注的焦點,但可以預見的,1年後、2年後,再熱的議題終究也有冷卻的時候;但這群幸運跨過死亡的年輕傷者,又要怎麼面對社會大眾那種對顏面傷殘者歧視或畏懼的眼光?官聲彥很慶幸地30年前毅然決然地離開了台灣,但我們能把幾百個塵爆傷者都送去美國嗎?除了捐款、捐血之外,鄉民們到底還能做些什麼?考驗我們的良心,也考驗我們的智慧。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資料照片)

作者:管仁健(文史工作者)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