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奇璋:教授有藍綠衝突 學生沒有
新頭殼newtalk | 台南報導
成功大學今(15)天決定廣場不予命名。而原本票選第一名的南榕名稱,係以爭取言論自由百分百而自焚的鄭南榕為名,同時因為成功大學位於南部,又有一顆大榕樹而聞名,經全校師生票選獲得第一高票。圖為南榕廣場。圖:林良齊/攝
成功大學今(15)天決定廣場不予命名。而原本票選第一名的南榕名稱,係以爭取言論自由百分百而自焚的鄭南榕為名,同時因為成功大學位於南部,又有一顆大榕樹而聞名,經全校師生票選獲得第一高票。圖為南榕廣場。圖:林良齊/攝   

國立成功大學今(15)日校務會議決議取消廣場命名,並以70比21票表決通過。儘管票數懸殊,仍有少數幾位教授在會議中表示支持「南榕」。成大醫學院教授謝奇璋表示,其他教授一開口就講到政治衝突、藍綠衝突或統獨衝突,但是他在與學生溝通過程中,從沒有看到這些衝突,他只看到老師和學生之間的世代衝突。他表示,大家聽到「南榕」,都會想到成大有個百年大榕樹,作為學校象徵不是很好嗎?

工科系教授李輝煌認為,如果票選活動不被尊重,這將會是一次嚴重的反教育,學生將不再相信學校,未來更會對社會上的公共事務漠不關心,「就像我們這一代一樣」。

李輝煌表示,大家要討論的不應該是名稱,而是要決定是否尊重票選票結果。他提到,自己這個世代的人過去遭到壓抑,對學校事務不關心,現在對政治避之唯恐不及,放任政客和政黨亂搞,結果整個社會充斥不公不義。反之,若票選活動被尊重,他們體會到自己能夠決定學校事務,畢業後也會相信自己能夠決定公共事務,能夠成為社會改革的動力。他更反問在場代表,這難道不是一流大學的教育目標嗎?

歷史系教授王建文則指出,雖然校長一再否認,但學校處理程序上確實有很大問題。他認為,命名往往是一種權力的遊戲,意味著對解釋權的爭奪或掌握,然而一個空間的意義價值是非常個人的,並非權力能夠宰制,因此過去他並不重視官方的命名。然而在經過一個多月的爭執後,他改變態度支持學生的命名。

王建文強調,鄭南榕逝世25年,經常被拿來與獨立運動和民進黨做連結,然而依照鄭南榕的性格、理念,我們很難說他還活著的話,不會成為民進黨的一個強烈反對者。他也指出,學生命名理念裡的「警方火攻雜誌社」說法確有錯誤,也希望能公開糾正。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