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市市長補選
高雄市市長補選 高雄市市長補選

陳士魁自爆:我也是228受害者家屬

新頭殼newtalk | 李雲深 台北報導
1970-01-01T00:00:00Z
今年八月才剛接任二二八國家基金會董事長的僑委會主委陳士魁表示,他們家族這數十年來的共識,就是不提和二二八事件有關的話題,所以他從來沒對外透露過他家也是受害者家屬這件事。圖:李雲深/攝   
今年八月才剛接任二二八國家基金會董事長的僑委會主委陳士魁表示,他們家族這數十年來的共識,就是不提和二二八事件有關的話題,所以他從來沒對外透露過他家也是受害者家屬這件事。圖:李雲深/攝   

新任228基金會董事長陳士魁,今(20)天在出席「1947年消失的新聞界菁英」展覽時表示,他住在宜蘭的大伯,就是在二二八事件中遭到槍決,約8、9天後才找到浮屍。他說,這是他三十年來首次公開對外透露這件事,他也是第一位接任228基金會董事長的受害者家屬。

二二八事件中受害的台灣新生報總編輯阮朝日女兒阮美姝,今天舉辦「1947年消失的新聞界菁英」展,展覽中記錄了許多在1947年消失的台灣新聞界菁英的事蹟。多位新聞界受害者的後代也來到現場,他們的人生在二二八事件之後,劇烈改變。

今年八月才剛接任二二八國家基金會董事長的僑委會主委陳士魁表示,他們家族這數十年來的共識,就是不提和二二八事件有關的話題,所以他從來沒對外透露過他家也是受害者家屬這件事;但自從接下二二八基金會的職務後,他覺得有必要說出來,他也會以同是受害者家屬的同理心,來服務二二八受害者家屬。

阮美姝說,她曾經形容自己的家庭,在二二八事件後像跌入地獄的乞丐,但有些人比他們更慘,比乞丐還乞丐。

一位和阮美姝同一教室練習瑜珈的女士今天也出席這場開幕記者會。阮美姝說,她們平常只是在練習瑜珈時碰面,有一天,這位女士輕拍她的肩膀,告訴她,她家人也是二二八事件的受害者,但是因為資料早就散佚,無法提出證明,根本領不到補償費用。後來經阮美姝的指點,這位女士每周坐車回故鄉南投竹山找資料,一戶一戶的找,終於找到兩位認識她父親的證人,才獲得補償。

這位女士感慨的說,她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小時候連54元的學費都繳不出來,由於家境不好,她被送給人家作養女,她身處的環境,是父親連數1到10都數不出來的家庭。

阮美姝說,她曾經找到一份資料,該份資料是當年許多台灣籍菁英,手寫連署感謝蔣介石在二二八事件中圓滿處理的文章,其中連署的人中,有許多竟然是他父親的朋友,還包括吳三連等人。她看了以後因痛心而痛哭不已。後來有一天,剛好蘇貞昌來訪,她拿資料給蘇看,蘇一看就說,「這是假的嘛」,因為筆跡都是同樣一個人。阮美姝笑說,所以,「有許多文章都是假的。」

「1947年消失的新聞界菁英」展覽同時也出版了「二二八事件中媒體關係人事件紀要」小冊子,展覽期間從今天起到明年3月2日為止。展出時間為下午1點到6點。每逢周一休館。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