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日前審理旺中寬頻併購中嘉網路案時,決議將於9月6日召開聽證會。由於交易金額龐大,利益驚人,業者也連續2次拜託國民黨立委謝國樑、李鴻鈞分別要獨立機關NCC主秘帶領相關處長,到立法院委員辦公室向業者「說明審查進度」。雖然受託立委都強調這是「一般的選民服務」,受邀官員也表示,談話僅「蜻蜓點水」,不覺得被施壓。但立委、業者和獨立機關共處一室,赤裸裸要求加快審查時程,已引起學界強烈的質疑。

由旺旺中時集團於去年12月發動的旺中寬頻併購中嘉網路案,不僅規模龐大,交易金額超過7百億,被學者形容為近5年來亞洲最大的媒體併購案;且由於旺中寬頻還包括兩位大股東國泰金控前副董事長蔡鎮宇、東森國際董事長王令麟。如果合併案過關,根據學者陳炳宏計算,在有線電視系統訂戶數佔有率將達到26.69%,可掌控之頻道則佔可收視頻道總數20%左右。

其中,公平交易委員會已於今年4月底,以附加11項但書方式通過此併購案。剩下的就等NCC審議這關。只不過,麻煩的不僅是合併案可能導致壟斷、消費者選擇權減少等議題,還因為之前旺旺集團負責人蔡衍明在2年前NCC審核其購買中視、中天一案,透過媒體抨擊NCC違法濫權所引發的反彈。

NCC副主委陳正倉、委員翁曉玲及鍾起惠等3人,就在今年6月8日第419次委員會時表明,基於中天、中視刋登廣告對他們不實指控,為了維護個人職務尊嚴及避免當事人質疑審查偏頗,「在個人受損之名譽未回復前,將不參與本案之審查」。換句話說,7個委員有3個不參與審議。雖然還有4位委員可以以半數決方式通過旺中併購案,但所面臨的社會清議也將更直接。

不過,業者也不是省油的燈。光是立法院,就連續2次透過與東森媒體集團設於同一棟大樓的「台灣通訊傳播產業協進會」拜託謝國樑、李鴻鈞立委辦公室,邀請NCC主秘翁柏宗與主管的營運管理處處長陳國龍及法律事務處處長高福堯等人到委員辦公室說明。

第一次是今年3月初,由立委謝國樑親自出面主持會議,除了3位NCC官員外,還包括業界代表王令麟、通訊傳播產業協進會理事長、前立委劉文雄。據了解,這次開會前,由於只由立委辦公室口頭告知NCC官員與會;所以,當官員到場發現居然還有業界代表時,相當訝異。同時,在溝通過程時,業界代表還出示一份「NCC及公平會審議『大富案』與『旺中案』之時程比較」表。其中指出,大富媒體併購案上,NCC僅花了5個月又10天就通過。

對於為何會出面拜託立委邀請獨立機關官員出席會議,劉文雄指出,他是協進會理事長,受業者之託出面委託立委瞭解審查的進度。

而立委謝國樑則透過辦公室周主任指出,他們並沒有施壓,只是單純的協調會。如果真的要施壓,也應先針對當時要先審查此案的公平會施壓才對。他們只是希望能瞭解為什麼有的案子,如大富案,審查進度會比較快,而有的案子如旺中案會比較慢而已。整個過程很單純,「就像瞭解辦護照要準備哪些證件罷了」。

對於時任黨團幹部的謝國樑是否是以黨團名義邀請NCC官員?周主任強調,這是單純的選民陳情案,是以立委身份邀請的。會議也是在委員辦公室進行。

至於第二次會議,則是由立委李鴻鈞辦公室出面主持。辦公室時主任表示,她接到通訊傳播產業協進會陳情後,就把它當作是一般民眾陳情處理,並沒有告知立委。由於公文往來耗時,所以,她就以立委辦公室名義發函請NCC官員前來跟業者說明。並由她主持這次的說明會,李鴻鈞委員並沒有出席。

比較特別的是,這次出席的業界代表,則是由蔡衍明的長子、旺旺中時集團實際經營者蔡紹中親自出馬,帶領著法務代表與會。

對於出席這2次會議有沒有感覺到被施壓,NCC 主秘翁柏宗表示,他們是告訴立委及業者,NCC是獨立機關、合議制,決策都是由委員會決定的,他們這些事務官是沒有辦法給予承諾的。

法律事務處處長高福堯也表示,立委只是表達案件處理有點久,希望能瞭解審理的進度,並加快審理而已。他說,大家都很聰明,談話都是點到為止,「蜻蜓點水」,不會有施壓的情形。之前也有些個案有邀請NCC到立委辦公室說明民眾的陳情,所以,這不是特例。

至於主管業務最密切的營運管理處處長陳國龍,則是以「不記得」回答媒體對於這兩次會議的詢問。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2年前NCC通過中視、中天負責人變更案時,曾附帶條件規定旺旺中時需在2年內(即今年6月28日前)設獨立董事,但旺旺中時卻置之不理。因此,NCC則對旺旺開罰30萬元。不過,旺旺中時還是不繳,並準備跟NCC打起行政訴訟官司。

對此,高福堯表示,NCC的態度就是堅持原先決議立場,跟業者打官司打到底,並將結果交由法院來審理。

國民黨立委謝國樑介入NCC審核旺旺集團併購中嘉網路案,引人注目。圖為謝國樑8月12日前往中天電視台上節目時所攝。圖片來源:林佳慧攝   

國民黨立委謝國樑介入NCC審核旺旺集團併購中嘉網路案,引人注目。圖為謝國樑8月12日前往中天電視台上節目時所攝。圖片來源:林佳慧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