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雪隧塞車 看蘇花高之開通
新頭殼newtalk | 台北報導

如果礁溪的警察和交通單位所有公務人員的薪水,在發薪前一天才告訴他「本月薪水將延遲二十天發放」,他們一定會說,「夭壽!怎麼不早點通知我。」他們就會懂,標誌錯置所造成開車族的塞車痛苦了!

17日下午從礁溪回台北,14:25從礁溪路和中山路交叉路口開始一路堵車,15:15,總計五十分鐘才到達相距1.8公里的礁溪交流道入口(如圖)。到了接近交流道處,才看見右邊柱子上一個大大的警示標牌:『交通壅塞時由此到雪隧約45分鐘』。這就是公務人員的腦袋、思維、和效率。

塞車五十分到交流道口,還要花四十五分才到雪山隧道口,總計一個小時又三十五分。如果這個警示牌是標示在車流開始回賭的中山路口,一定有很多車輛會放棄雪隧,改道台九線或改走濱海公路,標示牌才能發揮交通疏導以及便民服務功能。

如果礁溪的警察和交通單位所有公務人員的薪水,在發薪前一天才告訴他『本月薪水將延遲二十天發放』,他們一定會說,夭壽!怎麼不早點通知我。這你就懂了!

這一因緣際會,讓人體驗了、也領悟到東台灣民眾為何強烈要求一條『平安回家的路』。

當年雪隧的興建,除了政治的好大喜功之外,不也是為了縮短行車時間,免除台九線九彎十八拐的危險路段以及濱海公路雖然美麗卻很漫長的車程?快速道路解決距離卻帶來車潮,後者對交通的危害更大於前者。

花東民眾希望有一條平安回家的路可以瞭解,也應該同情和支持。問題是難道除了開新路,沒有其他改善之道?交通部有個運輸研究所,針對花東交通的改善和安全需求,運研所到底研究些什麼?

平安回家的路,是一句很高明的政治口號,它隱藏了所有其他目的,只凸顯關心居民的安全。交通有兩個面向,讓居民出去以及讓遊客進來。台灣唯利是圖、以及永遠向錢看的政府和民代,他們所想的大多是如何有更多遊客、如何賺更多錢,當然工程背後所隱含的龐大利益以及所謂的政績更是政治訴求的主因。

如果將蘇花高(或蘇花替、蘇花改)的驚人預算分成幾個部分:

一) 改善東線鐵路運輸的速度、例假日增加列車班次和加掛車廂,一定可以達到縮短時間和提高運量的需求。鐵路是相對節能而且安全的交通工具。

二) 因應加掛車廂,東線鐵路幾個大站月台作配合改建和延長,如有必要,增加一處花蓮南站和台東北站,減少花蓮台東兩站壓力並可方便遊花東縱谷的旅客。

三) 兩大站普設免費公車轉乘服務,並強制要求民宿業者或旅館協會在車站成立轉乘服務中心,配合火車班表,以合理收費接送住宿旅客。

四) 高額補助民間購買『電動』陽春經濟型汽車和機車,鼓勵並普及電動汽機車的出租點,大幅降低租車費用、政府補助差額。電動高爾夫球車也是漫遊景點周邊鄰近區域的舒適車種。(高爾夫球車可搭載兩人或五個人,充滿電可使用五個小時、巡行七到八公里),無論是縱谷或海岸,都不是以速度為目的,漫遊才能體會這兩條路線之美。

唯有提高公共交通運量和服務品質與方便性,才有機會減少自用車輛的數目,交通部毛部長看似聰明認真的人,如果你在蘇花公路兩端作個問卷,只要有便捷的火車和以上各項接駁服務,絕大部分人不願自己漫長、勞累、危險的開車,花蓮、台東兩站必是遊客首選。

台十一線海岸路線平坦、海景迷人,雖然沒有火車路線的服務,大型低底盤連結公車應該是個可行的替代工具,一票到底、遊客可到處上下車。只要在台東、成功、長濱、豐濱、花蓮之間分成三個路段或路權,分配給地分勢力、樁腳、財團、或民代去經營,加上政府省下蘇花高建設經費,以及環保署的補助(有點像各地焚化爐污染補助)政府圖利財團以及滿足地方勢力利益分配的重大目的也可以圓滿達成,不必去破壞美麗的後山環境闢建一條未可知的蘇花新路。

旅客的路也是居民回家和出門的路。

光看蘇花高、蘇花替、蘇花改等等名稱一再變更,就知道當政者心虛,還有良心,不敢堅持。希望馬英九和吳敦義用腦筋和愛心好好想想。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