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滄海一聲笑》澎湖反博弈公投雜談



【圖】反賭聯盟成員在澎湖進行選舉觀察,左起:何宗勳、林長興、王萱茹。

今年1月12日立法院通過的離島建設條例增訂第12條之2博弈公投特別法(賭博合法化),只要公投有效票中超過1/2同意即算成立,不受公投法必須投票率超過1/2的限制。這項法令的通過,到9月26日公投日,短短不到九個月,其結果將影響台灣未來發展,在有限的時間,反賭團體反敗為勝所掀起的高潮與感人故事,已經寫入台灣人民奮鬥歷史裡了。

澎湖博弈公投事件雖然落幕一段日子,有時回想社運團體投入澎湖反博弈公投運動,不禁讓我想到中古世紀草莽俠客行走江湖專門對付不公不義,並為弱勢仗義執言。然而,江湖險惡,有時候敵人也藏在自己週遭,稍微一不小心,不但會功敗垂成,也會命喪黃泉。當然21世紀民主社會,要命喪黃泉可能有點危言聳聽,但要功敗垂成,絕對是不誇張。

邪惡的黑暗力量

這場澎湖博弈公投,從一開始就是一場不對稱戰爭。怎說呢?依照民主精神,「賭博合法化」那麼重要公共政策,是會衝擊整個國家政治、經濟與社會發展,在民主國家一定要經過充分討論,而且要高度共識。但在台灣,卻由少數立委推動,並結合官商勾結編織一個不切實際烏托邦夢想,期顛倒社會價值與正義,摧毀善良人心,圖惡質財團與政客一己之利。計畫從一開始就為違反民主社會程序正義,並不顧廣大民眾的疑慮,同時濫用選民賦予立法權,還違反公投法母法,另立特別法。一旦公投過關計謀得逞,台灣社會就會如慢水煮青蛙,透過賭博合法機制,慢慢腐化民心,讓黑暗力量全面控制,這是何等可怕之陰謀。

草莽俠客行俠仗義

然而,實踐民主社會台灣,數十年來厚植累積的社會基礎,在關鍵時刻,還是有有志之士發聲與抗議,如同中古世紀行俠仗義草莽英雄,不畏懼權勢,於是雙方展開一場民主時代不流血戰爭。社運團體透過策略聯盟、戰略,結合一群有良心學者專家跟媒體,加上當地草根努力,最後用政客們被自己設計的遊戲規則打敗,草莽英雄以壓倒性勝利一舉瀐滅黑暗勢力,讓政客與財團投資十多年的努力功虧一簣。

而立場一直嚴重傾協與不中立的國民黨籍澎湖縣長王乾發,在12月5日縣長選舉居然是低空飛過驚險過關,得票率大幅下降,這也說明草根群眾用選票重重懲罰支持賭博合法化的國民黨。

我積極投入長達九個月反賭行動中,有非常多感觸,但工作繁忙,一役接著一役,往往還沒細心品嚐與反省成果,心思就又被牽引到另一個方向。此次反賭靈魂人物釋昭慧法師所創辦弘誓學院,在這段時間,每期刊物都精彩與詳實介紹反賭運動過程,其文筆流暢、精彩圖片,跳脫我對傳統宗教刊物刻板印象。師父們跟我邀稿多次,但因我文筆拙劣,外加工作繁重。但盛情邀約下,想想也因該為運動記錄自己一些心情,於是撰寫此雜文,跟大家分享參與反賭運動的心情。

我心中所景仰宗教領袖

宗教的存在,是為撫慰人心,補政府之不足,幫助社會與需要被照顧的人。宗教取之社會捐款,也應該回饋到社會,這是我認定最消極作法。而更積極作法,是當政府錯誤政策出現時,也能扮演積極正面角色,透過宗教高社會聲望,來引領與改變。然而台灣宗教非常發達,每年吸納民間社會捐款好幾百億。如果只做因為錯誤政策所產生社會問題補救,不但救也救不完,當社會惡化到某個階段時,老百姓窮了捐款也沒了,宗教也跟著沒。因此,我心中認為宗教對社會公義應該扮演積與進步角色。

台灣宗教界扮演積極改革者,並超越政治,我認為以釋昭慧法師的弘誓學院為首。我去參觀過,弘誓學院規模不大,但設計簡樸高雅,不流俗,並積極參與公共事務,尤其在搶救流浪狗、反對賭議題上在台灣社會可取得很大成就與公信。傳奇人物釋昭慧法師在一九九四年為搶救台北市大安公園觀音像曾經絕食抗議,雖然積極入世鮮明,引發很高爭議,但法師所做所為為眾生、社會與國家,這絕對是一些自命清高的宗教人士所不及。我在師父號召下投入反賭,近距離互動,發現法師慈悲平易近人,沒架子,還可以開玩笑,但動怒時,威力震人,令惡人聞風喪膽。

在昭慧法師串聯下,基督教、道教與回教組織都用各種方式積極投入。這當中最特別就是天主教總主教洪山川。天主教的規矩與教義是非常嚴謹,台灣天主教最高精神負責人就是總主教,直接受梵蒂崗指揮。因為總主教地位非常崇高,而洪總主教跟釋昭慧法師私交非常好,常常有熱線交換宗教理念,當洪山川當上總主教後,這樣關係依然沒變。

今年年初,博弈條款立院闖關之際,宗教與社運團體會師立院抗議。當時總主教師知道昭慧法師在立法院時,特別前往致意,沒想到我不清楚總主教地位,也沒人告訴我,我們居然以為他要參與抗議遊行,而他也沒拒絕,當記者在拍照時,我還請總主教脫帽。由於總主教很低調,現場社運界也不清楚總主教地位。事後,消息居然傳到梵蒂崗跟總統府,居然引起很高震驚。梵諦崗方面經過充份調查,非常肯定總主教的行為。而馬總統知道之後,據說也非常緊張,因為他也是天主教徒。事後立刻派當時內政府長廖了乙前來拜會總主教,當面告之馬英九說他任內絕不會通過台灣本島賭博合法化。而事後,我們去拜會國民黨團林益世,他也當面承諾黨中央決定。

總主教這次驚人之舉,照理在台灣應該很轟動,然而台灣媒體可能有些利益與壓力吧!民間團體反賭運動很難有大版面報導,但也基於這樣不利因素,後來讓社運團體背水一戰,致死地而後生。

在反賭運動成功前後共有兩次,社運團體在昭慧法師帶領下去拜會總主教,兩次會面,才讓我了解到總主教的地位與影響力,更貼身的認識,讓我驚訝總主教一點架子也沒有,很親近隨和,當我對他身上十字架與手上代表權利的戒子產生好奇時,他居然拿下來讓我們欣賞,交談中幽默帶哲理,很發人省思。

我從事社會運動最大收穫就是認識很多有理想與改變世界的人,透過跟他們接觸與互動,體認對事情的堅持與執著,同時從中學習到他們待人處理精神。我發現這些被尊敬的人,社會地位越高,越謙卑虛心。有機會跟這些崇高人格者接觸,也讓自己面對困難挫折時有一個學習得典範,這對自己的人生有很大啟發。

理想而瘋狂的社運人士

在威權治理而民主剛起步的年代,懷抱理想的政治與社會運動工作者宛如混世中的一股清流,召喚被壓迫的人民團結起來對抗不公不義的事。那是夢想實踐的浪漫年代,一切靠夢想、熱情與行動引領。隨著民主化成熟、政黨二次輪替,資本主義與官商勾越來越盤根交錯,商業控制媒體,多元而複雜社會面貌,社會運動所面臨的艱困處境,不下於二十多年前。但是時代變了、社會也變了,人也跟著變了。期待過去的經驗模式與浪漫理想已經無法召喚現在的人們,人變得更多元與複雜,搞社會運動更需要大策略與專業才能重新引領時代。

釋昭慧法師在今年初重新號召反賭團體時,也就面臨新時代考驗。社運團體重新集結,老中青三代合作反映當前特殊局勢。很幸運,我們這群烏合之眾組合的很妙也很有創意,每次在台北開會,除了澎湖代表因為距離每次來不同的人,造成會議一些溝通困擾外,大體上大家目標與理想都是一致,行動與工作也充滿默契。每次行動都能在冥冥之中祝福下順利完成,而一波接著一波,扣住脈絡與節奏,彼此交互影響,為未來反賭打下厚實基礎。

我熱情於運動,不在乎成果,而是過程,更重要是能跟一群有理想的好朋友一起做事,感覺真棒。而且當結果能夠改變未來,那真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由於自己對事情也無所求,當看穿事件本質就明白不拐彎抹角明講,往往很多時候會讓懷有心機的人不滿,自己也就毀譽參半。但我就是「銅豌豆」,就是高興這些人恨的癢癢的。

生命無所求 理想會堅持

我發現我們很多社運團體人士都太善良,往往被騙被罵還跟人說謝謝,太誇張。這次博弈公投雖然在澎湖,關係可是台灣未來。居然被抹黑這是澎湖人的事,外面的人不要介入,這話還是出自自己人說的,我都很不客氣跟他們說,有膽就要臺灣人都不要去澎湖觀光,澎湖的預算還是臺灣人納稅給的,搞運動還自我分化,還好都是一些少數有心份子,並沒構成威脅。在我們到澎湖串連,進行選舉觀察,發現這都是少數又少數人的狹隘觀點,絕大多數的澎湖人跟台灣人都是非常善良,不然反賭不會獲得壓倒性勝利。

在地力量的覺醒與行動

這次澎湖反賭成功,釋昭慧法師已經有相關文章分析,在這裡就略了。但我個人認為最重要,是有一群非常愛澎湖的在地人以吳雙澤為首,不斷重複在澎湖各離島間遊說感動鄉親。在投票前一天,我發現雙澤皮膚黑的像從非洲回來,他為反賭已經半年沒工作。

雙澤也感動昭慧法師,還有一些名人如:侯孝賢、李家同、嚴長壽。但他的善良與耳根軟,也差點讓運動功虧一潰,例如;投票前一晚,大家將隔天去選舉觀察工作分配好,都去睡了。他被煽動到要找我要隔天計畫喊停,差點讓我氣瘋。而這種情況在投票前夕一直層出不窮,讓我懷疑謀後黑手動機,還好最後都是昭慧法師力挺,行動得以持續。

而公投最後一週,妙雲講堂德律、德行師父與義工苦行感動善良澎湖人,其中一位師父還抱病苦行,感動天地。最讓我感動,講堂志工隊長傅靜凡在苦行好幾天,沒主持經驗卻被臨危受命主持晚會,當天我看他身心已經疲憊不堪,但我卻看的非常感動,因為當下他是在超越身體極限為保衛故鄉做最後奮鬥,情義感人。

人民做主 重創官商勾結

澎湖地檢署檢察官吳巡龍,他的家庭因為賭博而分裂,他深受其害,深知賭博弊害,為了搶救澎湖,他不顧自己可能沒工作而勇敢現身說法,自我血淋淋解剖兒時受賭之害,更讓人為之動容。

林長興老師夫婦,在沒人願意情況下,參與三十多場縣政府所舉辦說明會,自費走遍所有離島,在會中被支持賭場的人羞辱欺負,但他忍辱負重。在澎湖這樣單純善良地方,老師地位是很崇高,他的義舉默默感動善良澎湖人。而另一個被忽略的人,我特別敬佩聯合報肇瑩如記者,據說她在地方是很特立獨行,深愛澎湖,在其它媒體消極下報導,她卻不斷努力,讓澎湖地方新聞不斷上全國版,帶動相關媒體積極報導,這在澎湖這樣地方,她的無冕王表現絕對要肯定。

因為反賭,我幾次到澎湖,投票前夕與投票當天我走訪澎湖各地,跟當地群眾聊天,聽聽他們想法,所有結果與官方、媒體甚至當地政黨給的訊息完全呈現很大落差。這讓我體認,從事社會運動一定要深入基層,緊緊了解人民真正想法。這絕對是一場不對稱戰爭,對財團與官方而言,通過賭場合法化已經是囊中之物,但他們忘記,政府要是為人民服務,商人賺錢是不能取不易之財。最後結果讓人民教訓政客與財團,真是大快人心,展現人民當家作主力量。

社運與政治是雙軌

離開博弈公投結束至今也兩個多月,記憶也日益模糊,但我還猶記當時投票後隔天,我接受媒體訪問說的一句話,我說:澎湖博弈公投是澎湖選民智慧自主的決定,但有政黨企圖將這項反賭勢力的成果做為他們政治的成果,以為能影響年底選舉,我呼籲人民唾棄這種行為,並認為政黨若操作公投反賭議題,年底選舉會大敗。

我也記得當時博弈勝利之後,社運團體好多次語重心長告訴澎湖反賭朋友,利用好機會組織超越政黨公共事務團體,結合台灣社團力量提出澎湖民間版美好願景,搭配12月5日縣市長選舉遊說民意代表候選人支持,成為政見。待選舉結束之後,可以成為壓力團體來監督縣府與民意代表。這樣反賭力量就可以延續,也可以讓同意賭場與反對賭場人士知道反賭團體有站在澎湖人未來提出願景與展望。很遺憾,後來林長興老師代表綠黨投入縣議員選舉,以八百多票敗北。

我是反對民間團體投入選舉,因為民間團體與政黨屬性與體質本來就不一樣。兩者需要的框架、資源與策略是完全不同,而且最忌諱突然跨領域。如同企業在經營產品與品牌,例如,當你知道蘋果是賣電腦,突然改賣冰箱那是會很錯愕。何況民間團體資源非常有限,除非有一流策略,面對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選舉,怎可能戰勝了。就算選贏,反賭在縣議會只占一席,能影響面反而變小。縣議員選舉是很在地性,是要一票一票服務出來,而支持反賭的團體與民眾,並不一定能有效轉化支持從政資源。在意識還沒有效覺醒,傳統地域性很強選舉,還是取決人脈、服務與資源。

重大政策 公民參與
 
在撰寫本文前幾天,12月5日舉行縣市長選舉,才執政不到兩年到國民黨,居然讓兩黨得票率逼進不到3百分點,嚴重倒退,選民用選票教訓國民黨執政與快速腐敗。猶記得一年多以前,國民黨還在痛批民進黨貪污無能腐敗,怎才不到兩年間,自己卻完全復辟,腐化速度真快。

我們必須認真思考一件事,難道民主社會只能在選舉時發揮功能嗎?博弈公投提供一個很重要借鏡,我們需要一套更好制度來進行重要公民參與和公共政策討論。我們也需要一個好的公投法來讓人民決定自己的未來。

澎湖博弈公投期間,歐盟創制與公投協會執行長布魯蹃考夫曼來台灣考察,在一場會議中,他說,臺灣從2003年開始有公投至今,人民參與各種公投所投的票約五千萬張,但都沒有成功有效票過,澎湖這次才三萬多張票,就成功,可見公投一開始推動與策略就是錯誤。

人民作主 公投補正

台灣公投被操作成政治議題,以致公投法門檻在政治力介入被曲扭,台灣公投應該從民生議題開始。他說,目前歐盟有34國家約五億人口,只要有9個國家100萬人民提案,就可進行公投。

他以瑞士為例,瑞士從1848年就有公投,至今已經舉辦公投550次,其中250次,是在最近二十年內舉辦。瑞士最近幾年公投議題前三名依序是:環保能源、社會福利、民主等。唯有透過公投進行,才能將政府的政策深入討論與辯論,人民在這過程,可以參與了解議題內涵,讓民主深化,最後投票結果由全民承擔。臺灣很遺憾,公投變成政治工具,違背人民作主、為人民服務精神。臺灣民主如果要深化,修改補正公投法可是當務之急。

文:何宗勳(公民監督國會聯盟執行長)
本文登於佛教弘誓學院刊物102期2009.12

【圖】2009年2月7日反賭團體拜會天主教總主教洪山川,會後何宗勳跟總主教合影。


【圖】這次反賭運動有多項創意,其中以「游擊藝術」方式成立了,「賭博共和國」,來暗示對現實國家的不滿。將代表國家統治權力的符號改造,而選在中山堂演出,更是充滿政治、歷史意義,對打擊國家統治權力的具有重大象徵意義。


【圖】3月15日到總統府前舉辦「反賭博․救台灣」倒退嚕大遊行,這是有史以來第一次用倒者走方式舉辦遊行,隱喻道德倒退嚕。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