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擊》搶相機、圍毆、狂踹 回顧反年改如何戕害新聞自由
新頭殼newtalk 文/
政治經濟
民報記者鍾孟軒25日下午被反年改團體圍毆,搶奪相機。
民報記者鍾孟軒25日下午被反年改團體圍毆,搶奪相機。   圖:黃韋銓/攝
編者按:在民報記者鍾孟軒被反年改抗爭的八百壯士圍毆的當下,新頭殼記者黃韋銓進行採訪拍照,也一樣被群眾圍毆踹踢,經過24小時後,仍舊餘悸猶存。鍾孟軒與黃韋銓均是懷抱伸張公義的信念,加入工時長又危險的新聞工作行列近一年,參與多場反年改等群眾運動的採訪工作,身陷失控的群眾運動之中,還是敬業地完成採訪任務。

在八百壯士副指揮官吳斯懷今(26)天下午宣布停止遊行後,反年改團體已漸漸從立法院散去,但回想起自己昨天被反年改人士群起圍毆狂踹,除了當下的恐懼外,仍感到莫名而氣憤不已。

回顧昨天早上的年改公聽會,民進黨為緩解八百壯士激動情緒,將部份名額讓給八百壯士發言,國民黨則為了固守票源,除了讓出名額外也裡應外合,強力要求延長發言到下午開會時間結束。接著,黨團總召林德福下午帶著數名八百壯士成員到立院,試圖救出被捕的抗議民眾,晚間更陪著副指揮官吳斯懷向為毆打媒體道歉。

但讓外界印象最深刻且氣憤的,無疑是反年改團體對多家媒體記者殺紅眼的暴力畫面。

反年改團體自下午3點半開始爬上拒馬越過立法院,到4點拆掉半個立院大門這段期間,幾乎只要看到攝影、文字記者拍照,就開始圍起來狂譙、狂打,若說成是把退休金被砍的氣都出在媒體身上,一點也不為過。

若要形容八百壯士毆打記者的場面,大概像「急著想掩蓋證據的犯罪者」。下午3點半左右,反年改團體爬上拒馬,本報記者先是被一群退伍軍人阻擋拍照,作勢要看記者證,但記者不理會並走向別處拍照,遠遠就看見民報記者被反年改人士包圍、拉扯相機、扭打頭部,然後推倒在地猛踹。

本報記者見狀隨即前往支援,第一時間拍照存證,卻被圍起來威脅「不要再拍照」、「快滾,不然被打更慘!」但民報同業在圍毆時被噴胡椒水,眼睛張不開也站不起來,手也在拉扯中受傷流血,兩人待在安全島上只能被反年改人士的腳不停亂踹,最後被趕到馬路上,這些人才結束暴行。

與一般陳抗遊行組成成員不同,這些退伍軍人大多是官校同學,或是軍中的學長學弟,基於深厚的情感基礎和軍人尊嚴走上街頭,無論是衝撞立院、槓上警察、打記者也是沒在怕,簡直視死如歸。

軍人的長年訓練強調上對下的服從,對比反勞基法遊行時深夜亂竄的學生,這些退伍軍人在面對指揮官的指令,是一個口令一個動作,憑藉人數眾多,當警方從台大醫院、中山南路口試圖包圍人群時,很快就被這些情緒激動的軍人們反制成功。

記者也注意到,當警方試圖從台大兒童醫院包圍群眾時,反年改指揮官號召眾人包圍上去,並大喊「不要坐在安全島上面,否則你就是沒貢獻!」對於反年改高層將「貢獻度」與「軍人榮耀」畫上等號,並運用在抗爭中凝聚士氣的做法,某程度上也不禁讓人佩服。

可理解退伍軍人面對國家失信於民,為了被砍的年金走上街頭,「但訴諸的對象應是民進黨政府,而非無辜、堅守崗位的媒體從業人員」,反年改人士毫無理智且意圖明確的毆打記者,公然暴力對待媒體到如此地步,令人無法接受,外界也應該強烈譴責。

不過,反年改的暴力行徑也凸顯出,這群人深受威權時期教育所影響,沒有民主法治觀念以及與社會觀感脫節的事實,缺乏服人論述只能訴諸暴力的抗爭,只會使運動的正當性下降,如此行為也應作為社運人士的借鏡。此外,部分不理性人士以暴力替民進黨「助攻」,恐怕是反年改運動始料未及的反效果。

延伸閱讀:

驚悚》反年改血腥襲警毆記者 30年社運影像工作者邱萬興都不忍睹(影)

良影一二》年輕員警激動落下男兒淚 同袍手套護頭令人動容

民報記者鍾孟軒25日下午被反年改團體圍毆,搶奪相機。
民報記者鍾孟軒25日下午被反年改團體搶奪相機時流血受傷。   圖:黃韋銓/攝
民報記者鍾孟軒25日下午被反年改團體圍毆,搶奪相機。
反年改一行人拉住民報記者鍾孟軒,試圖搶奪相機。   圖:黃韋銓/攝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