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在黨國,玩個台灣女人算什麼?(管仁健)
新頭殼newtalk 文/
政治經濟

2014年12月23日,已宣布投入苗栗立委補選的學運領袖陳為廷,卻在獲得民進黨禮讓名額(放棄提名)後,擔心《壹周刊》隔日將刊出他的性騷擾前科, 竟提前自爆過往的兩段「腥聞」,引發鄉民們在「誠實癡漢」與「變態色胚」這兩大陣營前纏鬥廝殺。有鄉民以道德瑕疵為由,要他退出立委補選;還修改「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的口號為「今天摸胸脯,明天摸屁股」,並改編《島嶼天光》為「島嶼春光」。但也有死忠粉絲認為不以一眚掩大德,繼續挺他參選到底。

起初前柯辦與學運核心成員,不管是為了江湖道義也好,基於利害權衡也罷,都還力挺他繼續參選,前柯辦發言人潘建志說:「和他雙親早逝有關」,前柯辦青年部主任陳宣諭說:「他眼神有溫度」,中研院副研究員黃國昌說:「選擇自己坦白是正確的態度」,戰友林飛帆也低調的說:「我們不是完人」;而王奕凱不但誇讚他是「誠實的癡漢」,洪崇晏甚至誇張的叫囂:「罵陳為廷的閉嘴」。不料25日峰迴路轉,這些媒體寵兒與陳為廷一樣,瞬間全都雞嘴變鴨嘴。

原來在PTT女版上已有鄉民發文,陳為廷曾有5次以上性騷學運女志工的惡行。到了25日早上,八卦版又有網友kay242433發文「我昨晚做了一個夢」,陳述自己的好姊妹在高中時,曾在捷運被一男子抓胸部,當下甩了他一巴掌,並留下他的學生證當證據才沒上警局。最近在整理房間時,才發現這張建中學生證上的人好眼熟,原來竟是陳為廷。為了確認真有其事,還貼了當年陳為廷的建中學生證。之後媒體採訪到了受害女學生,證實確有其事;當晚陳為廷召開記者會,道歉並宣布退選。

鄉民們應該認清一個事實,政黨也好,學運也罷,甚至宗教團體,只要是組織,必然就會有權力運作。在權力運作的過程中,利益永遠是大過於是非善惡的。我們不用懷疑學運,也不用質疑大多數默默參與者的動機,但是對於檯面上那幾個,尤其是被媒體封為領袖的少數頭頭,就絕對要適用檢核政客的同樣標準。因為陳為廷在公開場合多次性騷擾陌生女性,以及在學運期間公器私用的性騷擾女志工,問題核心還不在媒體渲染關注的桃色糾紛,而是權力的濫用。

例如昔日中國學運領袖,現任清大客座助理教授王丹就說:「如果陳為廷犯過錯就沒有資格選立委的話,那麼大家就應當要吳育昇立即辭職,否則,這不就是雙重標準的偽善嗎?」這就是典型的混淆是非。已經成年的吳育昇與孫仲瑜相約去薇閣上體育課,這是你情我願的桃色風暴,除了他老婆劉娟娟以法可以提告妨害家庭,其他人都只能用道德苛責。但陳為廷多次性騷擾陌生女性,是會讓受害女性造成心理陰影。這不僅是道德瑕疵,這在世界各國也都是犯法啊!

三十年前我的一個身高可當模特兒的女同學,只因在車上被癡漢襲胸,嚇得她始終駝背,如今已脊椎病變。因此性騷擾累犯的陳為廷一定要退選的理由,不是太過旺盛的性慾,而是他不知節制的權力癖。所以即使在大多學運核心成員一味護短下,沃草發起人之一柳林瑋就說:「如果性別議題沒辦法在這次的事件深入討論,這個事件就失去他最重要的價值了。」而思路清晰的學運活躍份子張之豪,在臉書上的潑文更顯得是空谷絕音。他說:

「會連續犯下性騷擾這樣的事情,代表著這個人對權力的宰制一事,對於強迫他人做他不想做的事(Steven Lukes 所謂的權力第一面向),沒有自覺,沒有意識,沒有自制。這事第一次發生時,也許在兩造都同意和解的情況下情有可原。但當它還被再犯時,我想,這孩子真的需要幫助了。我還是能同情因為特殊的背景,所成長出來的那樣的為廷,就像我過去每次一樣。不過我確實覺得,他現在需要煩惱的,應該是就醫治療,而不是競選 了。」

張之豪突破了盲點,陳為廷的退選,不該只是媒體習慣渲染的桃色新聞,而是整個社會應該檢討的兩性與權力癖議題啊!很多被性侵與性騷擾的受害者,他們比家暴受害者還不幸的地方,就是在於社會大眾會質疑是不是她們衣著暴露?是不是言行放蕩?在現行的社會結構下,擁有權力的男性,往往就像吃了春藥一般。資深一點的的鄉民,對解嚴初期轟動一時的「功在黨國」案,應該還有些印象。

1993年3月,馬英九還擔任法務部長時,調查局發生了一個大醜聞。在民權東路與新生北路口開「喜華士」柏青哥的電玩商人陳金盈(綽號馬沙),去酒店招待調察局四位官員時,因為擔心自己酒量不濟,就找了他的李姓女秘書來擋酒。李女向來有四五瓶洋酒的海量,不料被調查局官員帶來的朋友方姓商人下了藥,三杯後就神智不清。

陳金盈想帶自己的女秘書離開,卻被調查局官員王任謙勸阻,陳金盈一走,方姓商人在包廂裡直接對李女「就地正法」,酒店服務生看見了忙要勸阻,已有醉態的王任謙卻把服務生趕走,還說:「給我三分鐘,我來處理。」

本案爆發後一開始,調查局在壓力下移送本案到地檢署,卻不提方姓商人的名字,也不境管。陳金盈一怒,由民進黨立委顏錦福與黃昭輝在立院開記者會,說王任謙比方姓商人更早一步強姦李女,而且事後還警告陳金盈:「他(方姓商人)的父親功在黨國,玩個台灣女人算什麼?」

「功在黨國」這句話一出,解嚴初期已無法強壓的省籍情結,立刻因此引爆,立委葉菊蘭甚至公開點名說方姓男子是蔣孝勇的妻舅,但也有媒體說方母否認他兒子涉案。群情激憤下,檢調開始追查,但方姓男子已順利前往加拿大了,王任謙被判一年七個月,法務部長馬英九與調查局長吳東明向全國女性道歉。但對媒體爆料, 影射「功在黨國」的外戚,玩個台灣女人算什麼的這位電玩商人,下場卻比他的女秘書還慘。三年後1996年二二八前夕,陳金盈橫死台北街頭。

如今21世紀也都過了十多年,但擁有權力者性侵與性騷擾的醜聞依然常見,新黨前立委馮滬祥、國民黨台南市議長李全教,之前也都有比陳為廷更嚴重的「腥 聞」,到底還要再等多少年,擁有權力者才能受到節制,讓當年調查局官員所說:「他父親功在黨國,玩個台灣女人算什麼?」成為真正的歷史,我們還要努力再努力。

作者:管仁健(文史工作者)

(喜歡這條新聞,給新頭殼按個讚!)


分享

 

網友回應
如何成為公民記者
只要具備關心公共事務熱情,願意提供真實新聞的公民,就可以成為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