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彥斌觀點》染缸立院太可怕?今昔「阿忠」--蘇震清

新頭殼newtalk 文/陳彥斌
1970-01-01T00:00:00Z
立法委員蘇震清裁定收押禁見。   圖:張良一/攝影(資料照片)
立法委員蘇震清裁定收押禁見。   圖:張良一/攝影(資料照片)

蘇震清被收押禁見,讓我不禁憶起對他的印象。這位出身肉販家庭的國會議員,我曾見到他青澀、樸實模樣,很難想像他變成如今爭議四起的政治人物。

首次見到蘇震清,是1996年彭明敏競選總統。總幹事是葉菊蘭,兩位副總幹事當時都是立委,蘇嘉全負責組織,彭百顯負責財務。我是中台灣執行總幹事。有次,蘇嘉全在立院借了一處空間召開、主持組織會議。但見一位身材魁梧的年輕人滿頭大汗,用跑的速度忙進忙出。只要不在場,蘇嘉全就會大聲吆喝:「阿忠呢?」、「阿忠呢?」…

很快的,那位叫「阿忠」的年輕人就又跑進來,恭敬聆聽蘇嘉全指示後,才退到後面去。

會議要結束前,蘇嘉全又大聲呼喚:「阿忠,到前面來,發你的名片給每一位朋友」。然後說:「大家如找不到我,就找阿忠,什麼事都可以叫他做…,他正在歷練」,又說:「阿忠是我侄兒」。

我看名片,上面寫著「蘇震清(阿忠)」,頭銜是「蘇嘉全特別助理」。那時對他印象,就是屏東鄉下的樸實青年,耐操、耐勞的南部子弟。

再次見到阿忠,是蘇嘉全2010年被黨徵召參選台中市長,那時阿忠已非吳下阿蒙,而是國會議員了。他幾次到台中關心選情,和我們談話都很客氣,也一直謙稱叫他「阿忠」,不要稱他「立委」。在他叔叔蘇嘉全面前更是謙卑,唯唯諾諾。當時,我覺得這位年青人似乎還沒沾染國會議員的身段、習氣。

此後,逢年過節,我手機就會收到阿忠祝賀的訊息。心想,我又不是屏東人,可見他基層經營很用心。應該是收到的每一張名片上只要有手機號碼,他就鍵進他的群組,發年節祝賀簡訊時,每一位都收到。

所以去年爆發誠美材掏空案時,我很難把阿忠和弊案聯想在一起。而他此次未獲提名不分區,臨時以無黨籍投入屏南選區立委選舉,竟能擊敗屏東議長周典論女兒,也讓人刮目相看。不料,他連任後,爭議接二連三,直到這次兩千萬元受賄案,終於被收押禁見,蘇嘉全也因而丟掉了總統府秘書長。

阿忠,從一位樸實、謙虛,努力做事的年輕人,變成如今媒體交相批判的焦點人物。是他把持不住嗎?還是立法院這處大染缸太可怕了?

蘇震清被收押禁見,讓我不禁憶起對他的印象

阿忠,變成如今媒體交相批判的焦點人物。是他把持不住嗎?還是立法院這處大染缸太可怕了?

蘇震清遭聲押   圖:謝孟華/攝(資料照片)
蘇震清遭聲押   圖:謝孟華/攝(資料照片)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